人格分裂题材电影《捉迷藏》影评 豆瓣评分7.4

  《捉迷藏》一部人格分裂题材心理学悬疑电影,影片讲述了在妻子自杀后,丈夫大卫发现女儿开始有了一个只存在于她意识里的“朋友”查理,而且查理渐渐开始侵入他们现实生活的故事。
 
  一、电影简介:
 
  《捉迷藏》一部人格分裂题材心理学悬疑电影,影片讲述了在妻子自杀后,丈夫大卫发现女儿开始有了一个只存在于她意识里的“朋友”查理,而且查理渐渐开始侵入他们现实生活的故事。
 
  《捉迷藏》用一种缓慢而稳步的恐惧给观众带来了的来自心底的惊吓和恐惧,至始至终都氤氲在让人阴冷的氛围之中。
 
  二、剧情简介:
 
  纽约市的心理学家大卫·查拉维(罗伯特·德尼罗饰)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他的妻子在新年前夕突然自杀,11岁的女儿艾米莉(达科塔·范宁饰)在这一打击下几乎失语。
 
  为了帮助女儿治疗心理创伤,大卫将家从纽约市区搬到僻静的郊外。大卫原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过去,与女儿过上平静的生活。但他没想到女儿的行为变得更怪异,她与一个想象中的朋友“查理”交上了朋友,甚至整天玩捉迷藏的游戏。慢慢地这个虚幻的“查理”深深地介入大卫一家的生活;随后一连串奇异的死亡事件先后发生,令人毛骨悚然,而女儿都说是“查理”干的。于是,大卫决心找出答案。
 
  艾米丽(达科塔·范宁)的妈妈死在满是血泊的浴缸里,小女孩深受打击,陷入了孤僻。为了让女儿尽快走出阴霾,大卫(罗伯特·德尼罗)带着女儿搬到了乡村。在这里,艾米丽结识了她的新朋友——查理,他们一直在玩捉迷藏。可是除了艾米丽谁也不知道查理是谁,他似乎活在女儿的假象中,又似乎就游走在他们周围。
 
  恐怖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艾米丽变得愈加神情恍惚,大卫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开始潜心记录女儿的言行,希望阻止查理接近女儿。可是,查理究竟是谁?他藏在哪?
 
  三、社会评价:
 
  该片老少配的演员阵容给整部影片带来了新意。导演约翰·波尔森在这部处女惊悚片中,用一种缓慢而稳步的恐惧给观众带来了的来自心底的惊吓和恐惧。影片至始至终都氤氲在让人阴冷的氛围之中。导演并没有运用流行的特技来渲染影片中的恐怖气氛,而是大量使用节奏变换多样的音乐,不断闪回的镜头和一些莫名其妙人物的突然出现来慢慢营造气氛以烘托最后迷局揭开的那一刻。
 
  此外,再加上两位演员的精彩演绎,使得该片呈现出一种让人“琢磨不定”的气息。老戏骨罗伯特·德尼罗的表现一如既往的稳定,但似乎剧本并没有给他多少发挥的余地,角色本身既没有跌宕起伏的心理变化,也没有大喜大悲的人生境遇以供他挥洒,他需要做得仅仅是面无表情即可。倒是小演员达科塔·范宁有着超乎寻常的优异表现,她恰如其分的表演赋予了角色一种悲情并让人怜惜的特质。(新浪网评)
 
  四、《捉迷藏》精彩影评:
 
  看到很多人都说猜到了结局,即父亲是人格分裂,杀了母亲,杀了伊丽莎白,还有猫,甚至还要杀害警察和女同事。但我认为,这只能算是结局的一部分。
 
  而这部片子真正的亮点在于小女孩的人格分裂,如果这点猜到了,你才算猜中了导演和编剧精心设下的骗局。
 
  不觉得有关父亲的人格分裂的提示出现的很早吗。就在大家埋怨剧情老套,顺理成章地以为人格分裂的父亲犯下了所有的罪行时,结尾的那幅画带来了逆转。
 
  画中的小女孩,即艾米丽,肩膀上有两个头,而且两张脸一模一样。这实际上是在暗示艾米丽同样拥有双重人格。
 
  这么一来,为什么影片前半部分沉默寡言,行为举止怪异的艾米丽到后半部分会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并且一个劲地嚷着不要再看见“查理”,诸如此类的行为就可以得到解释了。
 
  而且影片也因此显得比较独特。因为在之前烂大街的人格分裂题材电影里,拥有双重或者多重人格的往往只有一个角色,而这部电影却通过捉迷藏这种游戏巧妙地制造出了两个人格分裂的主角。
 
  仔细想想看,既然是捉迷藏,如果要玩得好,必然得要求两个人相互配合地一起玩。影片里艾米丽有这样的一句台词:“他让我帮他(查理),是他逼我的”。这是小女孩在正常人格下说的话,自然要为自己所做的作出辩护。其实当她处于扭曲的人格时,应该是心甘情愿的帮助“查理”杀了伊丽莎白吧。
 
  另外听说影片的结局共有5个版本,特意去查了一下,结果不出所料,结局大都暗示着艾米丽也拥有双重人格。
 
  5个结局:
 
  1、画画(画中小女孩有两个头);
 
  2、如1,只是画也正常;
 
  3、Katherine家,Emily睡觉要求关门,开始数数;
 
  4、医院,门留缝,Emily开始数数;
 
  5、医院,关门,Katherine表示要治好Emily。
 
  影片中所有问题所指向的共同结果就是双重人格的父亲和双重人格的女儿。
 
  设定:
 
  父亲的双重人格为A和B
 
  女儿的双重人格为C和D
 
  那么,在这座房子里发生的是,就是A、B与C、D任意配对的过程。
 
  若是把正常人格作为第一层人格,即A、C,把病态人格作为第二层人格,即B、D的话,在电影中,能看到的结果是:
 
  A与D的相遇,较常见。
 
  B与C的相遇,集中在影片末尾。
 
  A与C的相遇,作为最表层的情况。
 
  而最后一种B与D的相遇,在电影中仅仅是暗示:
 
  即B(查理)与D女孩的另一人格一起捉迷藏时所进行的事情。
 
  这应该就是电影的结构了。
 
上一篇:恋爱心理学电影《和莎莫的500天》影评 豆瓣评分8.0
下一篇:教育心理学电影:《庸人哈尔》影评 豆瓣评分7.0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