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式治疗实践指南》(杰弗里·E·杨等)

  《图式治疗实践指南》讲述了从认知治疗到图式治疗的演变及图式治疗的发展等知识,它充分扩展了传统认知行为的治疗方法和概念。
 
 
  一、内容简介:
 
  《图式治疗:实践指南》是杰弗里·E·杨(Jeffrey E.Young)及其同事创立的整合性理论,它充分扩展了传统认知行为的治疗方法和概念。图式治疗融合了认知行为、依恋、格式塔、客体关系、建构主义和心理动力学等理论,形成了丰富统一的治疗模型。
 
  《图式治疗:实践指南》概述了图式模型与图式评估的基本原理以及图式治疗的要点,详细介绍18种早期适应不良的图式,并加入丰富的临床案例,反映了作者多年的临床经验与理论功底。图式治疗不仅用于治疗人格障碍患者,而且对于治疗慢性抑郁、焦虑、进食障碍、夫妻关系等问题均有显著的疗效。
 
  全书的语言简洁流畅,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图式治疗:实践指南》不仅适合做心理学系本科生或研究生的心理治疗辅助教材,也可作为初级治疗师与资深治疗师进行图式治疗的操作指南。
 
  二、作者简介:
 
  杰弗里·E·杨博士(Jeffrey E.Young),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系,是纽约和康涅狄格认知治疗中心和图式治疗中心的创始人,同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
 
  珍妮特·S·克洛斯科博士(Janet S.Klosko),是纽约州大颈镇长岛认知治疗中心的副主任,还是曼哈顿图式治疗中心和伍德斯托克妇女健康中心的资深治疗师。
 
  马乔里·E·韦夏博士(Marjorie E.Weishaar),是布朗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和人类行为系的临床教授,给精神病学住院医生、心理学实习生以及博士后教授认知疗法。
 
  译者简介:
 
  崔丽霞,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北京市学校心理卫生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注册心理咨询师,《中国教育报》心理导航栏目特聘心理咨询专家。
 
  三、本书目录:
 
  第一章 图式治疗:概念模型
 
  从认知治疗到图式治疗的演变
 
  图式治疗的发展
 
  早期适应不良图式
 
  早期适应不良图式的特点
 
  图式的起源
 
  图式类别和早期适应不良图式
 
  早期适应不良图式的实证支持
 
  早期适应不良图式的生物学机制
 
  图式运行机制
 
  适应不良的应对风格和应对反应
 
  图式模式
 
  图式的评估和改变
 
  图式治疗和其他治疗模型的比较
 
  小结
 
  第二章 图式的评估与教育
 
  聚焦图式的案例概念化
 
  评估与教育的详细过程
 
  图式问卷
 
  意象评估
 
  评估情绪气质
 
  其他评估方法
 
  对患者进行有关图式的教育
 
  聚焦图式案例概念化的完成
 
  小结
 
  第三章 认知策略
 
  认知策略综述
 
  治疗风格
 
  认知技术
 
  小结
 
  第四章 体验策略
 
  关于评估阶段的意象和对话
 
  针对改变的体验策略
 
  克服体验工作中的障碍:图式逃避
 
  小结
 
  第五章 行为模式击溃
 
  应对风格
 
  行为模式击溃的准备
 
  把具体行为定义为可能的改变目标
 
  模式击溃中的优先处理行为
 
  建立行为改变的动机
 
  建立应对卡
 
  在想象和角色扮演中练习健康行为
 
  在家庭作业上达成共识
 
  回顾家庭作业
 
  行为模式击溃的案例分析
 
  克服行为改变的障碍
 
  实现重大的生活转变
 
  小结
 
  第六章 治疗关系
 
  在评估和教育阶段的治疗关系
 
  改变阶段的治疗关系
 
  小结
 
  第七章 图式治疗策略
 
  分离和拒绝维度
 
  自主性和能力不足
 
  限制不足
 
  他人导向
 
  过于警惕和抑制
 
  第八章 图式模式工作
 
  采用模式取向的时机
 
  基本图式模式
 
  图式模式工作的七个基本步骤
 
  案例说明:ANNETTE
 
  小结
 
  第九章 边缘性人格障碍的图式疗法
 
  边缘性人格障碍的图式概念化
 
  BPD患者的治疗
 
  小结
 
  第十章 自恋型人格障碍的图式治疗
 
  自恋型人格障碍图式
 
  DSM-IV自恋型人格障碍诊断标准
 
  自恋型人格障碍对单一权利模式
 
  自恋的童年渊源
 
  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的亲密关系
 
  自恋的评估
 
  个案介绍
 
  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治疗
 
  治疗过程中遇到的困难
 
  小结
 
  参考文献
 
  四、精彩内容:
 
  第四章 体验策略3
 
  有关再抚育的意象工作
 
  对于具有分离和拒绝图式(包括遗弃、不信任/虐待、情感剥夺和缺陷)的多数患者来说,关于再抚育的意象工作是非常有帮助的。当这些患者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的交往能力、安全感、被爱和被滋养或价值感都在很大程度上被破坏了。通过在意象工作中进行再抚育,治疗师能够帮助患者回到童年模式,并且学会从治疗师和自己身上获得那些曾经丢失的东西。这种方法是一种“有限再抚育”的形式。
 
  和我们之前所描述的意象对话形式一样,我们所介绍的意象工作中的再抚育只是一种简化形式。同样还是使用三种模式:脆弱的儿童模式、适应不良的父母模式和健康的成人模式,但是现在我们要把健康成人模式纳入意象对话之中,帮助儿童与适应不良的成人模式对抗,并且滋养这些脆弱的儿童模式。
 
  这一过程包括如下三个步骤:(1)治疗师征得患者同意进入意象情境,并且直接与脆弱的儿童模式进行对话;(2)治疗师再抚育脆弱的儿童模式;(3)用治疗师示范的患者健康成人模式抚育脆弱的儿童。
 
  步骤1:治疗师征得患者同意进入意象情境,并且直接和脆弱儿童进行对话
 
  首先,治疗师必须经过允许,才能进入患者的脆弱儿童模式。为了做到这一点,治疗师首先要求患者闭上双眼,并且描绘出一幅有儿童模式出现的画面,或者是现在的,或者是过去的。治疗师要和患者的脆弱儿童模式进行对话,把患者当做是中介。这时候要让患者做传递信息的工作,而不是直接地和儿童模式对话。
 
  这是有关Hector的例子,该患者早先已经介绍过他是在自己妻子的坚持下才来治疗的,妻子威胁要和他离婚。Hector表现得很冷漠,在进行意象练习时有问题,甚至在几次意象练习之后,他还是不能集中负性的儿童期意象。
 
  Hector的母亲患有精神分裂症,在他的儿童时期,母亲基本上都是往返于医院。他和他的弟弟在寄养家庭中度过很多时间。这次意象练习表现出他的遗弃和不信任/虐待图式。
 
  治疗师:你能意象出你在寄养家庭中的一个情景吗?
 
  Hector:可以。
 
  治疗师:你看到了什么?
 
  Hector:我看到了我和我的弟弟在一间陌生的卧室里,坐在床上。
 
  治疗师:当你看到小Hector时,你想到了什么?
 
  Hector:他看起来很恐惧。
 
  治疗师这时候请患者允许自己和小Hector直接对话,即患者的脆弱儿童模式。
 
  治疗师:我能够和小Hector聊一聊吗?
 
  Hector:不行。他很害怕和你说话。他还不信任你。
 
  治疗师:那他正在干什么?
 
  Hecton他正在床罩下慢慢爬。他现在还很害怕,不能和你说话。
 
  患者正在保护脆弱的儿童模式不受伤害,对于有分离和拒绝核心图式的患者来说,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要远离与图式有关的情感,因为他们很难打开心扉,面对那些痛苦的事情。儿童时候曾经受到虐待的患者都很害怕面对治疗师。
 
  这时候,咨询师就要开始与患者一直想要逃避的那个部分(“分离保护者”模式)进行对话。治疗师努力向患者证明,治疗师与脆弱的儿童模式进行对话是安全的。
 
  治疗师:为什么小Hector不信任我呢?他害怕我要对他做什么呢?
 
  Hector:他认为你要伤害他。
 
  治疗师:他怎么会认为我要伤害他呢?
 
  Hector:他认为你会看不起他,并且耍弄他。
 
  治疗师:你也和他一样这么想吗?你认为我会怎么样对待他?我会看不起他并且耍弄他吗?
 
  Hector:(顿了一下)不会。
 
  治疗师:好的,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他我不会伤害他?告诉他我是一个好人,是一个不会伤害他的好人。
 
  治疗师要一直用这种方法和患者谈判,直到患者同意治疗师直接和脆弱的儿童模式进行对话。对于一个曾经受到过严重伤害的患者来说,要想获得允许,治疗师通常要进行好几次这样的面谈。
 
  步骤2:治疗师再抚育脆弱的儿童
 
  一旦治疗师得到患者的允许能够直接和他的脆弱儿童状态进行交谈,就可以进入意象对话,并且再抚育这个儿童了。
 
  治疗师:现在你能够从自己脑海的这个情景中看到我吗?你能够看到我正跪在床边上,以便我能和小Hector聊天吗?
 
  Hector:是的。
 
  治疗师:你能作为小Hector在这个情景中和我聊天吗?并且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
 
  Hector:我感到很害怕。我不喜欢在这里待着。我想要我妈妈,我想要回家。
 
  治疗师:你需要我做什么吗?
 
  Hector:我想让你在这里陪着我,可以支持我。
 
  治疗师:我挨着你坐下,并且用我的胳膊搂着你,好吗?
 
  Hector:好的,太好了。
 
  治疗师:(在意象中)我会坐下来陪着你。我会照頋你。我不会离开你的。
 
  治疗师可以对儿童说:“你需要我做什么吗?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来帮助你?”有时,患者会说:“我只是想让你陪我玩。你可以和我玩个游戏吗?”或者他们说:“我想让你支持我”或者“告诉我我是一个好孩子。”无论患者想要怎样(当然是父母与儿童间恰当的行为),我们都努力给他们。若患者想要我们和他们玩游戏,我们可以回答“你想要玩什么游戏?”如果患者想要得到支持,我们可以说:“我用手臂搂着你好吗?”就像健康成人一样,治疗师要给患者核心图式治疗提供了一剂良药。
 
  步骤3:模仿治疗师让患者的健康成人模式再抚育脆弱的儿童模式
 
  当再抚育患者脆弱的儿童模式之后,让患者模仿治疗师进入自我抚育阶段。通常这项工作要等到患者的健康方力量足够大时,再开始做。
 
  治疗师:现在我希望把自己作为一个成人带入到这个意象情景之中。意象一下,你现在是一个成年人,你正在看着小Hector,看见了你的卧室,你的小弟弟和你在一起。你现在看到了吗?
 
  Hector:啊哈。
 
  治疗师:你可以和小Hector对话吗?你可以帮助他,使他感到好过一些吗?
 
  Hector:(对小Hector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很难的。你现在非常害怕。你想谈谈这个吗?你为什么不过来和我在一起呢?我们可以在一起待一会儿。
 
  治疗师:当他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小Hector感觉怎么样?
 
  Hector:他感觉很好,他喜欢有人能在那里陪着他。
 
  这里患者的健康成人是为了满足脆弱儿童的情感需要。做这种练习能够帮助患者建立起自己的一个部分,以满足他们未曾满足的情感需要,与图式作斗争。
 
  再抚育意象工作还要达到另一个重要目的,这个目的以后会表现出来。一旦治疗师已经直接与患者的脆弱儿童模式对话,在以后的治疗中,无论何时,患者想以逃避或者补偿的模式中断治疗,治疗师都可以再次接近隐藏在逃避行为或者补偿行为背后的脆弱儿童模式,治疗师能够接触到患者的脆弱部分。下面的这个例子还是Hector的,他经常以冷漠的态度面对治疗。
 
  治疗师:今天你看起来很冷淡,好像还有一点伤心的样子。
 
  Hector:是的。
 
  治疗师:发生了什么吗?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Hector: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我会这样。
 
  治疗师:我们可以通过做练习寻找原因吗?你可以闭上眼睛然后意象小Hector吗?你能够意象一下他现在就在这里,并且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吗?
 
  Hector:我看到他正缩成一团。他非常害怕。
 
  治疗师:他害怕什么呢?
 
  Hector:他害怕Ashley将要离开他。
 
  通常当患者不知道他们的感受时,他们与脆弱儿童是脱离的。当治疗师要求他们闭上双眼意象自己的脆弱儿童模式时,患者就能忽然认识到他们的感受是什么。这样,治疗师就可以继续进行下面的工作,在片刻之前这还行不通。
 
  一旦治疗师与患者的脆弱儿童状态之间建立了联系,就可以随时用他深入探究患者的内心感受,这是他成人自我似乎都不知道的感受。无论何时当患者说“我不知道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或者“我感到害怕并且不知道为什么”或者“我很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时,治疗师可以回答“请闭上双眼意象一下你小时候的样子”。进入患者的脆弱儿童模式往往能获得有关患者的感受和原因的信息。……
 
上一篇:《正常人被镇压的疯狂》(梅莉恩‧糜尔纳)
下一篇:《简短心理治疗:临床应用的指引与艺术》(曼塔许.戴文、布瑞特.史丁巴格、 罗杰.格)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