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罗洛·梅文)

  存在: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是2012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罗洛·梅。本书主要介绍了欧洲心理学思想,主张存在主义是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被誉为美国存在心理学的“圣经”。
 
 
  一、本书简介:
 
  《存在: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是2012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罗洛·梅。本书主要介绍了欧洲心理学思想,主张存在主义是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被誉为美国存在心理学的“圣经”。
 
  《罗洛·梅文集:存在: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是由“美国存在心理学之父”罗洛·梅与另外两位存在心理学先驱者安杰尔和艾伦伯格合作主编的一本译文集。
 
  二、作者简介:
 
  罗洛·梅(PolloMay),(1909—1994),美国存在心理学家和人本主义心理学家。
 
  1930年获得奥柏林学院文学学士学位,1938年获得纽约联合神学院神学学士学位,1949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先后在怀特研究院和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长期工作。获得过美国心理学会的临床心理学科学和职业杰出贡献奖和美国心理学基金会的心理学终身成就奖章等奖励。出版了《咨询的艺术:如何给予和获得心理健康》、《焦虑的意义》、《人的自我寻求》、《爱与意志》、《权力与无知:寻求暴力的根源》、《创造的勇气》、《自由与命运》、《存在之发现》和《祈望神话》等20多部著作。
 
  三、本书目录:
 
  第一部分 导言
 
  第一章 心理学中的存在主义运动的起源与意义
 
  第二章 存在心理治疗的贡献
 
  第三章 精神病现象学和存在分析的临床导论
 
  第二部分 现象学
 
  第四章 在一例精神分裂性抑郁症病例中的发现
 
  第五章 感觉学与幻觉
 
  第六章 强迫症患者的世界
 
  第三部分 存在分析
 
  第七章 存在分析思想学派
 
  第八章 作为生活史现象和作为精神疾病的精神错乱:伊尔丝个案
 
  第九章 艾伦·韦斯特个案:一例人类学一临床研究
 
  第十章 企图谋杀一个妓女
 
  撰稿人生平简介
 
  索引
 
  参考资料
 
  四、精彩内容:
 
  第一章 心理学中的存在主义运动的起源与意义2
 
  二、什么是存在主义?
 
  现在,我们必须开始讨论一个主要的障碍物——围绕“存在主义”这个词所产生的混乱。这个词被人们左右摆布,用来意指很多东西——从巴黎左岸中先锋派一些成员装腔作势地发出挑战这样的浅薄涉猎,到一种提倡自杀的绝望哲学,再到一种用非常深奥的语言写出来的反对理性主义的德国思维体系,其目的在于激怒所有存有经验主义思想的读者。相反,存在主义是现代情绪特征和精神特征之深刻维度的一种表现形式,而且它几乎表现在我们文化的所有方面。它不仅表现在心理学和哲学中,在艺术领域中,参看梵•高、塞尚和毕加索,在文学领域中,参看陀思妥耶夫斯基、波德莱尔、卡夫卡以及里尔克,都可以发现这一点。实际上,在许多方面,这是对当代西方人心理困境的独特的、具体的描述。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这一文化运动与引起精神分析以及其他心理治疗形式的运动一样,根源于同样的历史情境、同样的心理危机。
 
  关于这一术语的混乱,甚至常常出现在具有很高文化水平的地方。《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针对萨特对苏联共产主义者在匈牙利镇压自由的行为进行谴责,并最终与他们脱离了关系作出评论,将萨特确定为是“存在主义,一种广泛意义上的思想的唯物主义形式”中的一位领导者。这篇报道中产生这种混乱的原因有两个。第一,随着萨特著作的广为流传,大众的心理对存在主义产生了认同。除去这一事实,即萨特在这里是由于他的戏剧、电影和小说而著名,而不是由于他主要的、深刻的心理学分析,我们必须强调,他代表了存在主义中引起了误解的主观主义的极端,而且他的见解也绝不是对这场运动最为有用的介绍。而《纽约时报》报道中第二个更为严重的混乱是,它将存在主义定义为“广泛意义上的唯物主义”。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不确切了——什么都不能,除非正好相反,即将它描述为一种唯心主义的思想。这种取向的本质是,它试图在一个削弱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间对立这个古老的两难困境的层面上,分析和描画人类——无论是在艺术中、文学中、哲学中,还是在心理学中。
 
  简而言之,存在主义是一种通过减轻主观与客观间的分裂以理解人的努力,这种主观与客观之间的分裂在文艺复兴之后不久便一直与西方的思想与科学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宾斯万格称这种分裂为“到目前为止所有心理学的肿瘤……关于世界的主观-客观分裂学说的肿瘤”。在西方历史上,有一些著名的先驱曾用存在主义的方法来理解人类,如苏格拉底在他的对话录中的观点,奥古斯丁在他对自我的深蕴心理学分析中的观点,以及帕斯卡尔(Pascal)在他为“理性并不知道的心的理性”找到一个位置而作的斗争等。但是,它正好出现于100多年之前那个理性主义占据统治地位的时代,用马利丹(Maritain)的话来说,是对黑格尔(Hegel)的“理性的极权主义”的强烈反对。克尔凯郭尔宣称,黑格尔将抽象的真理等同于现实,这是一种错觉,并且相当于是欺骗。克尔凯郭尔写道:“只有当个体自己在行动中创造真理的时候,真理才会存在。”他和那些追随他的存在主义者坚定地反对那些人看作一个主体——也就是说,将人看作人只有作为有思想的存在时才具有现实性——的理性主义者和唯心主义者。但是,除了他们强烈反对将人看作一种可以计算和操纵的物体这一倾向外,在西方世界还出现了一些几乎势不可挡的趋势,即使人类变成毫无个性特征的单元,像机器人一样符合我们这个时代大工业的和政治的集体主义。
 
  这些思想家为了他们自身的缘故而寻求理智主义确切的对立面。他们可能比经典的精神分析者更为强烈地反对将思维当作一种对抗生动性的防御,或者将其当作即时体验的一种替代物。社会学领域一位早期存在主义者路德维希•费尔巴哈(Ludwig Feuerbach)给出了很有感染力的告诫:“不要单纯地希望成为一个哲学家,而要成为真实存在的一个人……不要像一个思想家那样来思考……要像一个活着的、真实的存在那样来思考。在存在中思考。
 
  “存在”这个术语源自ex-sistere这个词根,字面意思是突出、出现。这确切地指明了不管在艺术中、哲学中,还是在心理学中,这些文化表征所寻求的东西,即不是将人类描述为一种静态的物质、机制或模式的集合,而是将他们描述为出现的和生成的,也就是说,是存在的。因为不管我是由某某化学物质构成,或者我是根据某某机制或模式来作出行动的这个事实多么有趣,或者从理论上来讲多么正确,关键的问题一直都是,我碰巧在时空中的这个特定时刻存在,而且我的问题是,我将如何意识到这个事实,而且关于这个事实我将做些什么。正如我们在后面将要看到的,存在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并没有将关于人的精力、驱力和行为模式的研究排除在外。但是,他们坚持认为,在任何一个特定的个体身上,我们都无法理解这些,除非在这个贯穿其中的事实这一背景中来理解。即在这里,一个人碰巧存在,碰巧在这里,而如果我们不将这一点铭记于心,那我们所了解的关于这个人的所有其他东西都将失去其意义。因此,存在主义者的取向都是动态性的;存在指的是形成、生成。他们的努力是为了不要将这种生成当作一种情感上的人工制品来理解,而是将它作为人类存在的基本机构。读者们应该记住,我们在下文中所使用的“存在”(being)这个术语,不是一个静态的词语,而是一个动词的形式,是动词to be的分词形式。存在主义基本上是关注于本体论的,也就是关注存在的科学(ontos,来自希腊语的“存在”)。
 
  如果我们回想起,在传统的西方思维中,“存在”一直被设为“本质”的对立面,那我们就能更为清晰地看到这一术语的重要性。我们可以说,本质就好比一根树枝的绿色,以及赋予它实体的密度、质量及其他特征。总的来说,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思维一直关注于本质。传统的科学试图发现这些本质或实质;正如哈佛大学的怀尔德(Wild)教授所指出的,它假定了一种本质先于存在论的形而上学①。对本质的寻求可能真的会给科学带来具有重大意义的普遍规律,或者给逻辑学或哲学带来非常卓著的概念抽象化。但是它只能通过抽象化才能做到这一点。不然特定的个别事物的“存在”就不被考虑了。例如,我们能够证明三个苹果再加三个等于六个。如果我们用独角兽来代替苹果,也同样是正确的;不管苹果或独角兽是否真的存在,对于这个命题的数学真理来说没有任何影响。这就是说,一个命题可能是正确的,但无需是真实的。可能正是因为抽象的东西在某些科学领域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所以我们往往忘记了它必然会陷入一种分离的观点,同时这些活着的个体也会被忽略。②在真理与现实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别。而我们在心理学以及关于人的科学的其他方面中所面临的关键问题,恰恰是对于一个特定的活着的人来说,什么从抽象方面来讲是正确的,什么从存在方面来讲是真实的这两者之间的差别。【①由于海森堡(Heisenberg)、博尔(Bohr)的观点(参见笫26页),现代物理学以及与此相似的趋势都在这一点上发生了改变,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这与存在主义发展的一个方面是相平行的。在上文中,我们所谈论的是关于西方科学的传统观念。②现实对于这个拥有苹果的人——也就是这个存在的一方会产生一些影响,但是这与数学命题的真理是不相关的。再举一个更为严肃的例子,即所有人都会死,这是一条真理;而说在某个年龄上死亡的百分比是多少,为这个命题提供了一种统计学上的精确性。但是,这两种观点都没有说到任何实际上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最为紧要的事实,也就是说,你我都必须独自面对在将来某一个未知的时刻,我们都将会死这一事实。与本质先于存在论的命题相比,后面这些是存在的事实。】
 
上一篇:《魔法岁月:0~6岁孩子的精神世界》(塞尔玛·弗雷伯格)
下一篇:《杀死弗洛伊德:20世纪文化与精神分析的消亡》(托德·迪弗雷纳)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