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岁月:0~6岁孩子的精神世界》(塞尔玛·弗雷伯格)

  《魔法岁月:0~6岁孩子的精神世界》作者把刚出生的小婴儿比喻成魔法师,他们就像拥有魔法一样驱使着父母去满足他们的一切需要。童年早期分为三个发展阶段,本书将每个发展阶段作为一个单独的部分,每部分先用一两章介绍孩子的人格发展状况,接着再探讨养育孩子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实际问题。

 
 
  一、内容简介:
 
  《魔法岁月:0~6岁孩子的精神世界》作者把刚出生的小婴儿比喻成魔法师,他们就像拥有魔法一样驱使着父母去满足他们的一切需要。
 
  童年早期分为三个发展阶段,本书将每个发展阶段作为一个单独的部分,每部分先用一两章介绍孩子的人格发展状况,接着再探讨养育孩子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实际问题。
 
  《魔法岁月:0~6岁孩子的精神世界》畅销美国50年,最初发表于1959年,深受读者欢迎,被誉为关于0~6岁儿童发展的书籍中最好的一本。它还被译成丹麦语、希伯来语、瑞典语、法语、挪威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德语、西班牙语和日语,获得1959年美国儿童研究协会的年度图书大奖。
 
  《魔法岁月:0~6岁孩子的精神世界》可以帮你了解0~6岁孩子的生理与心理变化,放下对孩子的过度保护,帮助孩子解决焦虑、排便、自律等问题。尤其是对如何管教孩子还存有疑虑的家长,这本书详细分析了对孩子进行管教的必要性。
 
  二、作者简介:
 
  塞尔玛·弗雷伯格
 
  美国幼儿心理健康和发展精神卫生治疗领域创始人之一,著名儿童精神分析专家。
 
  美国加州大学附属旧金山总医院亲子项目负责人,密歇根大学医学院荣誉教授,曾为患有情绪障碍的儿童创立多个儿童发展项目。
 
  出版了多部专著,并在众多顶级学术期刊和知名媒体上发表多篇文章。
 
  塞尔玛·弗雷伯格是美国幼儿心理健康和发展精神卫生治疗领域创始人之一,著名儿童精神分析专家,《魔法岁月》是她最重要的著作之一。
 
  三、目录:
 
  推荐序 父母们,请控制你的保护欲/ Ⅰ
 
  前 言 洞察“魔法师”的精神生活/ Ⅴ
 
  第一幕 魔法岁月里的秘密:养育一个身心健康的孩子/
 
  第1章 寻找女巫和食人魔/
 
  养育孩子前值得学习的心理学知识
 
  孩子能对危险进行自我抵御
 
  想象、智力和心理健康
 
  第二幕 “魔法师”上场了:最初的18 个月/
 
  第2章 “魔法师”的真爱/
 
  新生儿的内心世界
 
  宝宝为什么会微笑
 
  区分自己与外部世界
 
  世界是一块巨大的拼图
 
  违拗期来了
 
  第3章 与文明格格不入/
 
  宝宝哭了,抱还是不抱
 
  按需喂养还是按时喂养
 
  理解宝宝的分离焦虑
 
  父母是规则的制定者
 
  开始排便训练
 
  第三幕 奇妙的咒语:18 个月到3 岁/
 
  第4章 语言是控制冲动的咒语/
 
  魔法师即将失去魔法
 
  控制冲动的咒语诞生
 
  向大人国启航
 
  我和“我”的较量
 
  第5章 认识现实世界/
 
  良知形成
 
  孩子自控力的弱点
 
  帮助孩子克服恐惧
 
  第四幕 最后的魔力:3 岁到6 岁/
 
  第6章 原来“我”不是宇宙中心/
 
  理性思考脱胎于魔法思维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爱上”爸爸或妈妈
 
  第7章 性教育的内容不仅仅是性/
 
  性教育的意义
 
  应该满足孩子对性的多少好奇心
 
  孩子的性别认同
 
  第8章 孩子的是非观形成/
 
  良知并非与生俱来
 
  管教的含义
 
  实施有效的惩罚
 
  孩子有感受痛苦与表达愤怒的权利
 
  第五幕 很久很久以后:孩子未来的人格发展/
 
  第9章 父母的爱无可替代/
 
  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
 
  模范托儿所的经验教训
 
  译者后记/
 
  四、精彩内容:
 
  第六章原来“我”不是宇宙中心 1
 
  第四幕 最后的魔力3岁到6岁
 
  第六章原来“我”不是宇宙中心
 
  理性思考脱胎于魔法思维
 
  “以我的经验……”罗杰在表达自己的看法时总是这么说。他6岁了,对化学、天文、政府公共事务、冰川期的人类行为和生活都有自己的见解。他的观点有些正确,有些不正确。他喜欢用一句深思熟虑的“以我的经验”作为开场白,有一次他发现我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忍着笑,于是他用责备的眼神看着我,令我深感羞愧。
 
  是啊,为什么不呢?随后我对自己说。毕竟,这有什么好笑的?以他的经验,他在过去的6年里对客观世界的了解和所掌握的物理定律,在许多方面都超过了一个世纪以前的普通人。他对科学的认识有一部分是不足为道的、不确定的和歪曲的,但这一点需要客观证据来证明,与一个世纪前普通人的头脑相比,在许多方面他都更少地受到魔法思想的影响。
 
  他不相信女巫或魔鬼。为什么呢?“因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解释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曾经认为他们是存在的,但我之所以这样想,可能是因为我在故事书里看到过,或者我梦见过。”“梦是从哪里来的,罗杰?”我有一次问他。“哦他以一贯谨慎的语气说,“如果你在几年前,我还很小的时候问我,我会说梦来自另一个地方。但我现在知道它们来自这儿。”他拍着自己的前额。“罗杰,假如有个小孩问你梦是什么,你怎么向他解释呢?”“呃,呃,我会告诉他,梦就像在睡眠中还在进行思考,但用的是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半个世纪以前,没几个人知道这一点。
 
  他会为一切寻找证据。罗杰说:“你要是没看到,怎么知道那个东西是真的呢?”还有一次,他问我:“你没见过的东西真的存在吗?比如细胞,你用眼睛看不到,那么细胞是真的吗?”我送给他一台小型显微镜作为圣诞礼物。他在显微镜下观察一块洋葱组织,第一次亲眼看到了细胞。他欣喜万分,跑过来紧紧地抱着我,然后用一种惊叹的语气说:“我现在用显微镜看到的洋葱皮比我只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更真实吗?”
 
  在罗杰4岁的时候,他很担心自己的“坏念头”。他想过杀人、抢劫、放火。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极其真实,以至于他害怕自己真的会去做一些可怕的事情,他也害怕会因此遭受可怕的惩罚。但是,听听5岁时的罗杰怎样说吧。有一天,他来找我并告诉我,两个男孩放火烧掉了他家街对面正在建造的一所新房子。他严肃地说:“你知道,我认为这两个男孩的问题比我的更严重!”他解释说:“因为,如果你只是想做那样的坏事,你不会伤害到任何人。但你如果真的做了,就会真的伤害到别人。”他至少已经明白,想法和行动不是一回事,他的想法不可能神奇地产生影响!
 
  但是,罗杰的思维中有一些模糊地带,在那里,他的旧观念和新想法以一种伪科学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人会从地球上掉下去吗?”他有一天这样问我。(他快6岁了,研究过地球仪,知道地球是个球体。)他接着说:“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走到地球的边缘,他会不会往下掉、一直掉下去啊?”显然,他原来认为“地球是平的”的想法,以及他原来对人会从平面世界掉下去的恐惧,已经被转移到他认为地球是一个球体的新观念之中。尽管我给他做了解释,他还是摆脱不了这个念头。然后,他说:“你知道,有时候我会梦见自己往下掉、一直掉啊掉,然后,我就醒了。”因此,现在我们可以明白,为什么尽管他掌握了更科学的知识,却还是坚持自己的旧想法。在梦中,就好像他正在“从地球上掉下去”,梦中的感觉对他而言是如此真实,以至于即使他了解了更多的知识,也还是摆脱不了原有的观念。
 
  他对其他一些特定领域的理解,也暴露了这个聪明的6岁孩子会犯糊涂。他的母亲给他提供了足够多的性知识,但他却很难记住某些关键的知识点,尽管母亲在他的追问之下,一再重复这些内容。他问:“宝宝是从妈妈的哪个地方出来的?我又忘了。”“你认为是从哪儿?”“噢,我一直认为是从头上出来的。但我知道这不对。”
 
  对于一个如此聪明的6岁孩子而言,这个错误太奇怪了。以他的经验,他能解决比这难得多的问题。任何年龄的科学家,都只能利用自己能得到的资料开展研究,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通过观察和实验来验证假设。罗杰通过性教育已经知道,女性有“一个特殊的通道”、“一个出口”,当宝宝准备好了的时候,就能从这个出口出来,而这个神秘的“特殊的通道”是看不到的。就小男孩或小女孩所能掌握的观察方法而言,他们无法证实有这样一个地方。罗杰看见过大人给女婴换尿布,但他没看到“一个特殊的通道”。至少有一次,他说服了一位小女孩,为了科学的进步允许他看一眼。但这次实验并没有给罗杰提供更多的信息,并且在羞辱中结束,因为恰好就在此时,小女孩的妈妈来了,她发出愤怒的尖叫,终止了罗杰的研究。罗杰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确实存在这个特殊的通道(他有时倾向于怀疑这一点),它肯定是一个装有暗门的秘密通道,就像阿里巴巴的藏宝洞一样,只有知道咒语的人才能打开。(当然,某种程度而言事实的确如此!)
 
  因此,罗杰的研究尚无定论。他无法证实这个“特殊的通道”,但又必须完全相信它的存在。因为这件事对罗杰没什么意义,他就记不住宝宝是从哪里生出来的。而且,由于小女孩的母亲对罗杰的好奇心非常愤怒,罗杰感到这个神秘的地方有些危险。对危险的焦虑也是罗杰忘记答案的另一个原因。因此,虽然母亲一再地回答他的问题,他却还是记不住宝宝是从妈妈的哪个地方出来的。“我一直以为是从头上出来的。可我知道这不对。”为什么是头呢,我们感到很奇怪。什么样的奇思妙想会让他认为宝宝是从妈妈的头上生出来的呢?从一个6岁孩子的观点来看,他的这个解释就像我们给他的解释一样有道理,而且罗杰的这个想法还有个好处,因为就身体结构而言,头离那个让小女孩的母亲强烈不满的部位比较远。
 
  罗杰这么大的孩子即便已经很超前地掌握了科学知识,但是,只要他遇到无法证实的事情,便会重新陷入原始思维模式。只要他的思维被强烈的情绪所支配,他就可能歪曲客观事实。但是,总的来说,他的魔法思维已经让位,不再是执政党,但它热衷于阻挠事情的发展,有时候会卷土重来。它几乎总是要屈服于力量更强大的理性思维,但永远不会被彻底打败。这自然会让我们开始比较魔法师的“我”与理性的“我”。
 
上一篇:《破译心理密码》(亨利•凯勒曼)
下一篇:《存在:精神病学和心理学的新方向》(罗洛·梅文)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