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疗椅上的谎言》(欧文·亚隆)

  《诊疗椅上的谎言》以精心设计、巧妙连贯的编剧手法,探讨心理治疗的训练及其过程中最深奥的“改变机制”。书中大量以角色互换的手法在主客易位中的复澄清心理医生如何看“自己”、“个案”、“自己及个案”。
 
  一、本书简介:
 
  《诊疗椅上的谎言》以精心设计、巧妙连贯的编剧手法,探讨心理治疗的训练及其过程中最深奥的“改变机制”。亚隆在书中以“心理治疗偷守则”为经,“揭露与领悟”为纬交互穿插情节。书中大量以角色互换的手法在主客易位中的复澄清心理医生如何看“自己”、“个案”、“自己及个案”。
 
  《诊疗椅上的谎言》以相当有趣的性欲、赌博、幼时经验的故事,叙述说明心理治疗中的素材如何在认知——情感上具有揭露意义。结局的高潮在重量级的马歇尔医师居然被诈骗,且依赖律师做心理治疗甚至能领悟人格弱点。在轻松阅读中却了解了最艰涩的移情作用、反移情作用。除此之外,本书还有一个重点伏笑:如何督导心理治疗师的训练,治疗师需对人生发展过程有足够领悟及判断,就是所谓的临床智慧。
 
  心理专家一向被认为是最善于观察人性的,谁能想到,他们也会轻易上当受骗?
 
  心理咨询师也会有普通人的情感与人格弱点,当他们陷入困境时,该如何医治自己,又该如何负责任地引领来访者?
 
  亚隆在书中以精心设计、巧妙连贯的编剧手法,探讨心理治疗过程中的移情与反移情、幼年经验、心理治疗的原则、如何促成来访者最重要的改变、如何督导心理治疗师的训练等,堪称最实用的心理咨询临床实战书,情节构思精巧严密,机关连环,跌宕起伏,极富戏剧性。
 
  《诊疗椅上的谎言》具有亚隆所有小说的共同点:强悍的专业背景,充满妙喻和幽默的文笔,以及意想不到的结局,而以辛辣讽刺来论。
 
  二、作者简介:
 
  欧文·亚隆(Irvin D. Yalom),当今世界上最著名、著作流传最广、最有影响力的心理治疗大师之一,被评为美国至今健在的三位最重要的心理治疗学家之一,是美国团体心理治疗的权威、精神医学大师、存在主义治疗三大代表人物之一。
 
  欧文·亚隆,美国知名心理治疗大师,目前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除撰写重要之专业教科书,如《团体治疗的理论与实践》(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GroupPsychotherapy)、《存在心理治疗》(Existential Psychotherapy),与《住院病人之团体治疗》(Inpatient GroupPsychotherapy),也擅长写心理治疗故事,包括《爱情刽子手》(Love’s Executionerand Other Tales of Psychotherapy)、《每天更亲近》(Every Day Gets a LittleCloser)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心理治疗畅销书。
 
  他的许多著作不仅给心理治疗师带来启发,也深得普通读者的喜爱,在世界范围内成功发行。其作品多次荣获欧美小说和非小说类奖项,其中《当尼采哭泣》就曾荣获包括1992年“The Commonwealth Club”小说类金牌奖在内的多项奖项,被翻译成24种语言,出现在许多最佳畅销书榜单上,销量超过200万册,并在2007年被拍成同名电影。
 
  三、本书目录:
 
  导读
 
  序曲
 
  1-29
 
  四、精彩内容:
 
  第四章
 
  病人在最后一刻临时取消诊疗,给了马歇尔•施特莱德医生一个小时的空当。接下来是他与欧内斯特•拉许的例行星期辅导。他对病人取消治疗感觉错综复杂,对病人的抗拒感到困扰:他根本不相信商务旅行这种低能的借口,但他又乐于接受空当时间。反正一样要收费,他当然不理会病人的借口,还是记下了这个小时的诊疗费。
 
  回复了几通电话及信件之后,马歇尔走到外面的小阳台,为他窗外木架上的四盆小盆栽浇水:一盆雪玫瑰奇迹般髙雅外露的根(某位一丝不苟的园丁把它种在石头上,四年后又小心翼翼地把树根下的石头凿去);一株多瘤的五针松,树龄至少60年了;一丛漆树和一株杜松。他老婆雪莉上个星期天帮他修剪过杜松,样子看起来全变了,很像个四岁大的孩子第一次好好剪过头发;她把两根相对的树枝下方的新芽都剪了,将树修成利落的不等边三角形。
 
  然后马歇尔沉浸在他最大的快乐之中,他翻开《华尔街日报》股价表,从皮包里取出两样计算获利的装备:一个读股价小字的放大镜和一个太阳能计算器。昨天市场成交量很低。一切没什么动静,除了他持股最多的硅谷银行,听从一位前病患的建议买进,涨了1.8美元,500股几乎赚了1700美元。他从股价表上抬起头微笑着。生活很美好。
 
  拿起最新一期的《美国精神分析》期刊,马歇尔浏览过目录,却很快地又合上。1700美元!老天,他为什么没多买一点呢?躺回他的真皮旋转椅,他仔细打量了办公室:百水先生和夏加尔的版画,18世纪的酒杯组亮丽的陈列在玫瑰木的橱柜里。他最钟爱的是三件马斯勒耀眼的玻璃雕塑。他起身用一支旧鸡毛掸清理它们,过去他父亲就用这支鸡毛掸来清理小杂货店橱柜。
 
  虽然他定期从家里带来大量收藏品替换画作,但是那些精致的雪莉酒杯和易碎的马斯勒雕塑是常设的办公室摆设。检查过玻璃雕塑的防震基座后,他爱怜地抚摩着最心爱的一件“时光的金边”,一个巨大的、闪闪发光的、薄得像饼一样的橘色大钵,边缘制成如同未来大城市的摩天大楼剪影。12年前买下它之后,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抚摩它。它完美的轮廓线条和凉爽带给人奇妙的镇静感。不只一次,他很想,当然仅止于幻想,鼓励心神错乱的病人抚摸它,浸淫在沁凉、平静的奥秘中。
 
  感谢老天,他不顾老婆的反对,买了这三件雕塑:它们是他买到最好的几件,可能也是最后几件。马斯勒的作品价钱水涨船高,再买一件得花他六个月的薪水。但如果他能再逮到一次期货大涨,像去年一样,也许那时候……但他的病人已经很不为他着想地结束了治疗。或者也许等到他的两个孩子念完大学和研究生,但那至少还有五年。
 
  11点3分。欧内斯特•拉许迟到了,一如往常。马歇尔辅导欧内斯特已经两年,虽然欧内斯特付费比一般病人少一成,马歇尔总是期待他们的会面。欧内斯特的会诊会带来一天临床案件中令人振奋的轻松时刻——他是完美的学生:探索者,聪明,能接受新观念。一个具有广大好奇心的学生,而他对心理治疗的无知更是广大。
 
  虽然欧内斯特现在还接受辅导,年纪是大了一点,都38岁了,但马歇尔认为这是长处,不是弱点。10年前,欧内斯特在心理医生实习期间,固执地拒绝学习精神分析,反而追随生物精神病学的号召,专注于心理疾病的药物治疗,实习过后花了数年时间在分子生物实验室研究。
 
  并不是只有欧内斯特如此,他的同辈大多采取同样的立场。10年前精神医学似乎到达了重大生物学突破的边缘,关于生化成因导致精神疾病、精神药物学、研究脑部解剖学与功能位置的新图像法、精神遗传学,以及对应重大精神失调的特定染色体位置都快要被发现了。
 
  但马歇尔并未被这些新发展动摇。63岁,他当心理医生已经够久,足以活过好几次这样的实证派摆荡。他记得一波接一波狂喜的乐观(结果都是失望)伴随着各种新药物与新疗法的出现,像是精神手术、迷幻药、锂盐、快乐丸与百忧解——当某些分子生物狂热开始式微,当许多陈义过髙的研究主张无法被具体证实时,人们最后终于承认,也许还没查出每个邪恶念头之后的邪恶染色体,他一点也不感到讶异。上周马歇尔参加了一个大学赞助的座谈会,重要的科学家向宗教人士说明他们最前卫的研究工作成果。马歇尔虽然不是非物质世界观的拥护者,他还是被宗教人士的反应逗得大笑。科学家给宗教人士看最新的原子照片,表达他们确信物质之外一切皆不存在。“那么时间呢?”宗教人士和蔼地问道:“时间的分子看得到吗?还有,请让我看看自我的照片,那永存不朽的自我?”
 
  研究精神遗传学多年之后,欧内斯特对研究和学院政治都感到失望,于是走入了私人执业的领域。有两年时间他纯粹当精神药物学家,为病人看诊20分钟,然后发药片给每个人。渐渐地——西摩•特罗特对此也有影响——欧内斯特了解以药丸治疗每位病人有其限制,甚至非常不妥。他牺牲了40%的收入,逐渐转入心理治疗业。
 
  马歇尔觉得这完全是欧内斯特个人的努力,使他决定寻求专家辅导,并计划申请精神分析学会的候选资格。马歇尔想到外头所有的心理医生就不寒而栗——还有所有的心理学家、社工人员、咨询师,这些人未经适当的精神分析训练就开业治疗病人。
 
上一篇:《101个有趣的哲学问题》(科恩)
下一篇:《人格障碍治疗指导计划》(博克安)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