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华的眼泪》(欧文.亚隆)

      《叔本华的眼泪》是欧文.亚隆最新的小说作品,在虚构的情节之外,巧妙地将存在主义哲学家叔本华的一生和标准的团体治疗过程交错编织;一虚一实,相互呼应,一个关于生命、存在和死亡的动人故事,于焉展开。
 
 
  一、本书简介:
 
  当罹患癌症,只剩一年可活的心理治疗师朱利叶斯,见到多年没联络的老病人菲利普时,心里大吃一惊。二十三年前,菲利普有严重的性上瘾症,每天沉溺于猎艳行动,直到呕吐为止。而今,菲利普依然傲慢冷酷、目中无人,却取得“哲学咨商师”执照,全心推崇叔本华的悲观主义,认为它可以解答一切困惑。
 
  朱利叶斯不喜欢菲利普,却答应要督导他,条件是他必须先参与团体治疗。这个团体里,有遇见婚姻难题的小儿科医师、哀叹年华老去的美丽女律师、成天跟人打架的水电工、对前夫和情人满怀愤恨的文学教授、无法表达情绪的经理人、缺乏自信的图书馆员……。当疏离冷漠的菲利普走进团体治疗室,两眼瞪着天花板,不与人目光接触,口中却不断冒出犀利而绝望的哲学经典,他的加入,宛若一颗特殊的石子,在团体里激荡出一阵阵的不断扩大的涟漪,伴随着朱利叶斯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其中,出现了好几件冲突而棘手的场面。第一个冲突点是,在第一次聚会,菲利浦的妙语如珠就吸引了其他团体成员的目光,朱利斯感觉自己的领导地位被威胁;第二个冲突点是,菲利浦在第二次聚会率先透露朱利斯得了癌症,只剩一年寿命,朱利斯感觉自己不被尊重。然而最大的冲突点出现在潘蜜后来才加入的第五次聚会,原来潘蜜就是菲利浦年轻时玩弄过、又抛弃的女人。这颗震撼弹几乎使得这个朱利斯努力维持的治疗团体四分五裂。面对这些事件,朱利斯要如何处理?如何运用自己的心理学专业去排解呢?朱利斯所面对的这些难题,正是这本小说的绝妙精彩的地方!
 
  《叔本华的眼泪》是欧文.亚隆最新的小说作品,在虚构的情节之外,巧妙地将存在主义哲学家叔本华的一生和标准的团体治疗过程交错编织;一虚一实,相互呼应,一个关于生命、存在和死亡的动人故事,于焉展开。它最真实地展示了存在的主题,如死亡、孤独等,那是些惊心动魄的生存体验;检视了人本—存在主义的思想传承,书中点缀了许多思想家们的语录,承接了一个个不朽生命的思想和情感。
 
  二、作者简介:
 
  欧文.亚隆(Irvin D. Yalom)
 
  1931年6月13日生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父母是俄罗斯人,第一次大战后移民美国。
 
  亚隆是美国当代精神医学大师级人物,也是造诣最深的心理治疗思想家。早年师承新佛洛伊德学派大师苏利文(Harry S. Sullivan),将以人际关系为基础的心理治疗理论发扬光大,成为美国团体治疗的当代权威。他并将存在主义心理学融入心理治疗之中。曾任教于美国史丹佛大学,目前是该校荣誉退职教授,仍在加州派洛艾图与旧金山执业。亚隆出版数本心理治疗的经典作品,受到极大的重视,包括:《生命的礼物》、《日渐亲近》、《存在心理治疗》(张老师文化)、《团体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务》。
 
  除了学术上的成就,亚隆也是杰出的小说家,他最为人知的作品有:《爱情刽子手》、《诊疗椅上的谎言》、《当尼采哭泣》。
 
  三、精彩内容:
 
  第八章 早期童年的幸福时光
 
  宗教里面什么都有:启示、预言、政治保护、最显赫的地位和尊荣……不只于此,还有无价的特权,可以把它的教条烙印在儿童的柔弱心灵,而成为近乎与生俱来的观念。
 
  乔哈娜在日记中谈到,亚瑟在1788年2月出生之后,她就像所有年轻妈妈一样快乐地逗弄她的“新娃娃”。可是,新娃娃很快就变成旧娃娃,不出几个月,乔哈娜就厌倦了她的玩具,对但泽的无聊和孤独感到苦恼。乔哈娜浮现某种新的心境,模糊地觉得自己真正的命运并不是母亲的身份,未来有完全不同的前途等着她。她在叔本华庄园的夏季生活特别难熬,虽然海因利希和一位牧师会在周末来陪她,但其他日子只有亚瑟和仆役陪伴她。由于海因利希的强烈嫉妒心,所以禁止妻子以任何理由招待邻居或出门。
 
  亚瑟五岁时,家族面临极大的压力。普鲁士强占但泽,当年被海因利希羞辱的将军率兵抵达之前,整个叔本华家族就先逃到汉堡。乔哈娜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生下第二个小孩爱德莱,因此更觉得陷入绝望。
 
  海因利希、乔哈娜、亚瑟、爱德莱,父亲、母亲、儿子、女儿,这四个人是紧紧绑在一起,却毫无连结的人。
 
  海因利希认为亚瑟将来注定成为叔本华商业之家的领袖。海因利希是叔本华家族的传统父亲,全心投入商业,对儿子置之不理,打算在儿子脱离童年时才付诸行动、承担父亲的责任。
 
  海因利希对妻子有什么打算呢?她是叔本华家族的苗床和摇篮,她活跃而危险,必须加以控制、保护和约束。
 
  乔哈娜呢?她有什么感受呢?她觉得落入陷阱!她的丈夫和供养人海因利希是致命的错误、无趣的狱卒、无情剥夺她的生命活力的人。她的儿子亚瑟呢?他不也是陷阱的一部分、是棺材的封印吗?聪明绝顶的乔哈娜渴望表现自己、实现自我,这种渴望与日俱增,而亚瑟只不过是她舍弃自我之下的微薄补偿。
 
  她的小女儿呢?海因利希对爱德莱不闻不问,她在这场家庭剧中只是个小角色,余生注定会成为乔哈娜的文书助理。
 
  所以叔本华家庭里的人各自走上不同的路。
 
  父亲非常焦虑、绝望,缓缓走向死亡,他在亚瑟十六岁时从叔本华仓库的髙层窗户一跃而下,落入汉堡运河的冰冷河水中。
 
  海因利希死后,母亲跃出婚姻的陷阱,一脚踢开汉堡的污垢,像风一样飞奔到威玛,不久即成立德国最生气蓬勃的文艺沙龙。她在那里成为歌德和其他著名文学家的挚友,并写了许多畅销的浪漫小说,内容大都是女性被迫进入不快乐的婚姻,但拒绝生养小孩,继续追求爱情。
 
  年轻的亚瑟呢?亚瑟•叔本华日后成长为历代以来最有智慧的人,也是最绝望、最厌世的人,这个人在五十五岁时写下:
 
  我们是否能预见小孩有时就像无辜的囚犯,并不是被列死刑,而是无期徒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判决代表什么意义。然而,每一个人还是渴望活到老年……这种生命状态或许可以说是“今天很糟,每一天会越来越糟,直到发生最糟的事”。
 
上一篇:《厄勒克特拉VS俄狄浦斯:母女关系的悲剧》(伊基·弗洛伊德)
下一篇:《内心枷锁》(海因茨·彼得·勒尔)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