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卡伦·霍妮)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系统阐述了霍尼对文化神经症理论的基本主张,详细论证了文化因素与神经症形成之间的关系,对神经症人格种种的精彩而透辟的分析,对一般读者说来更是十分有趣和引人入胜。
 
 
  一、本书简介: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作者卡伦·霍妮(1885-1952)是与阿德勒、荣格、兰克、弗洛姆等齐名的西方当代新精神分析学派的主要代表。霍妮对正统精神分析学的修正,主要表现在她以文化决定论取代了弗洛伊德的生物决定论。她认为产生神经症的个人内心冲突,虽然不排斥性压抑、遗传禀赋、童年经历等个人特征,但本质上却来源于一定社会的文化环境对个人施加的影响。人性、人的各种倾向和追求、人所受到的压抑和挫折、人的内心冲突和焦虑,乃至什么是正常人格、什么是病态人格的标准,所有这一切都因文化的不同、时代的不同而不同。这一思想在《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一书中已经形成。
 
  本书对神经症人格种种的精彩而透辟的分析,对一般读者说来更是十分有趣和引人入胜。
 
  在我们所处的当下,再来谈卡伦·霍尼的《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这本书,变得更具有实质性的意义。作为霍尼的第一本重要的心理学专著,书中系统阐述了霍尼对文化神经症理论的基本主张,详细论证了文化因素与神经症形成之间的关系,着重分析了焦虑、敌意、冷落、逃避等一系列神经症表征以及神经症病人对爱、财富、权力等病态追求后的文化基础和根本动力,强调了神经症病人在面对现实冲突时的反应,以及为化解冲突病人所承受的痛苦和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
 
  在书中,霍尼用尽量浅显的语言批判了正统精神分析的生物学理论,标志着其思想的形成,也标志着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派的形成。
 
  二、作者简介:
 
  卡伦·霍妮(Karen Danielsen Horney, 1885-1952),医学博士,德裔美国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精神分析学说中新弗洛伊德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霍妮是社会心理学的最早的倡导者之一,她相信用社会心理学说明人格的发展比弗洛伊德性的概念更适当,是精神分析学说的发展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著有《精神分析新法》、《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自我分析》、《我们内心的冲突》和《神经症与人的成长》等。
 
  霍妮的观点与社会心理学一致。她同意弗洛伊德关于无意识冲动决定人的行为的论点,但坚决反对弗洛伊德把无意识的冲动理解成是性本能的冲动、用原始性欲发展阶段的进展来解释人格的形成的观念。她认为,人类的精神冲突与社会环境的联系密切,从根本上来源于与基本焦虑相关的心理冲突,而与性有关的异常心理只是其表现之一,并非所有的心理问题都与性有关。
 
  霍妮对人的本性持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她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地发展着自己的独特潜能,但人格会受到文化因素的强烈影响,因此当我们积极成长的内在力量受到外界社会力量的阻碍时,病态的行为就有可能出现。
 
  三、本书目录:
 
  目录编辑
 
  译者序
 
  序言
 
  第一章 神经症的文化与心理内涵
 
  第二章 为何谈起“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第三章 焦虑
 
  第四章 焦虑与敌意
 
  第五章 神经症的基本结构
 
  第六章 对爱的病态需要
 
  第七章 再论对爱的病态需要
 
  第八章 获得爱的方式和对冷落的敏感
 
  第九章 性欲在爱的病态需要中的作用
 
  第十章 对权力、声望和财富的追求
 
  第十一章 病态竞争
 
  第十二章 逃避竞争
 
  第十三章 病态的犯罪感
 
  第十四章 病态受苦的意义──受虐狂问题
 
  第十五章 文化与神经症
 
  四、精彩内容:
 
  第十二章 逃避竞争
 
  顺便提一下,我们不应忽视这一点,即自卑感有可能事实上会削弱一个人的地位,因为自我贬低往往会导致自信心的受损。一定程度的自信心,乃是取得任何成就的先决条件,不管这成就是指不按标准食谱放色拉调味汁,是指推销商品,是指捍卫自己的观点,还是指给有可能成为亲戚的人留下好印象,都是如此。
 
  具有强烈自我贬低倾向的人,有可能在梦中梦见他的竞争对手超过了自己,或者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上。由于毫无疑问,他在下意识中是希望自己战胜对手的,所以这些梦看起来可能与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愿望之满足的见解相矛盾。但是,我们不应该太过狭隘地理解弗洛伊德的见解。如果直接的愿望满足会带来太多的焦虑,那么,焦虑的缓解就会比直接的愿望满足更为重要一些。因此,当一个害怕自己野心的人梦见自己被人打败,这并不表示他希望失败,而只表示他宁可失败,因为相对来说,失败对他的危害更小。我有一个患者计划在接受治疗期间作一次演讲,那个时候,她正不顾一切地想要打败我。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正在作一次非常成功的演讲,而她却坐在听众席上,谦卑地对我怀着崇拜之情。同样,一个野心勃勃的教师会梦见他的学生成了老师,而自己却不会做他所布置的作业。
 
  下面这一事实也表明了自我贬低被用来控制野心的程度,即遭到贬低的能力通常情况下正是个人最希望超越他人的能力。如果他的野心具有一种智力的性质,那么,智力便是他实现这种野心的工具,因而受到贬低。如果他的野心具有一种爱欲的性质,那么,容貌和魅力便是实现这一野心的工具,因而会遭到贬低。这种联系非常常见,以至于我们根据自我贬低倾向的焦点,就可以猜出个体最大的野心是什么。
 
  迄今为止,这种自卑感与实际的自卑并无任何关系,我们仅仅是将其作为逃避竞争的倾向所产生的结果来加以讨论的。那么,它们真的与实际存在的缺点,以及对实际缺陷的认识毫无关系吗?事实上,这些自卑感是实际的不适当和想象的不适当两者共同导致的结果:自卑感是由焦虑所激发的贬低倾向与对于实际存在的缺陷的认识这两种因素的结合。正如我多次强调过的那样,我们最终是无法欺骗我们自己的,尽管我们可以成功地将某些冲动关闭在意识的大门之外。因此,一个具有我们所讨论过的这种性格特征的神经症患者,在内心深处知道,他具有必须加以隐藏的反社会倾向,他的态度一点都不真诚,他的伪装与隐藏在表面之下的暗流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对于所有这些差异的认识,乃是他产生自卑感的一个重要原因,尽管他从未明确地认识到这些差异产生的根源,因为它们来源于受到压抑的驱力。由于没有认识到这些自卑感的根源,因此他给自己的关于为什么会感觉自卑的解释,就不会是真实的原因,而只是一种合理化。
 
  他之所以感觉自己的自卑感是一种实际存在的缺陷的直接表现,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野心的基础上,他已经建构起了关于自身价值和重要性的种种幻想。他情不自禁地拿自己的实际成就,与那些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或一个完人的幻想作比较;而在这种比较中,他的实际行动和实际潜能显得低劣许多。
 
  所有这些逃避倾向所导致的全部结果在于,神经症患者会遭到真正的失败,或者至少不能发展到按他的机遇、天赋所应该达到的高度。那些与他同时起步的人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拥有了更好的职业,取得了更大的成功。这种落后的局面并不仅仅指外在的成功。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会越来越感觉到在自己的潜能和实际成就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差异。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天赋(不管是什么样的天赋)都将被白白地浪费掉,他感到自己的人格发展受到了阻碍,而且他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得成熟。①而他在认识到这种差异之后,所作出的反应是一种模糊不清的不满,这种不满并不具有受虐的性质,而是一种真实、恰当的不满。【①荣格曾明确地指出过,人在40岁左右其人格的发展出现障碍,但他并没有发现导致这一情形的种种条件,并因而未能找到任何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正如我已经指出过的那样,潜能和实际成就之间存在的差异,有可能是由外部环境导致的。但是,神经症患者身上所产生的这种差异(这是神经症的一种永恒特征)却是由他的内在冲突所致。他在现实中所遭受的失败,以及由此而导致的潜能和实际成就之间越来越大的差异,不可避免地会强化他已有的自卑感。因此,他不仅相信自己不如他可能成为的样子,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比他可能成为的样子差。由于将自卑感放在了一种现实的基础之上,这种发展所遭受的影响就更大了……
 
上一篇:《心理治疗师之路》(杰弗里·科特勒)
下一篇:《焦虑的意义》(罗洛•梅)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