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会伤人:自我重生的新契机》(约翰·布雷萧)

     《家庭会伤人:自我重生的新契机》谈的是家庭——我们一生的起点和最深的梦乡。家,可以是温馨的避风港,也可以是折磨人的伤心处!本书让你看清整个家庭背后的来龙去脉,同时学会如何走出家庭阴影,不再自伤、伤人。
 
 
  一、本书简介:
 
  家,可以是温馨的避风港,也可以是折磨人的伤心处!本书让你看清整个家庭背后的来龙去脉,同时学会如何走出家庭阴影,不再自伤、伤人。
 
  《家庭会伤人:自我重生的新契机》谈的是家庭——我们一生的起点和最深的梦乡。出人意料的是,本书既不温馨也不甜美,而是充满了真实的痛楚。作者道尽了家庭带给人们负面影响的可能性,详细叙述了人格在家庭系统中扭伤的心理历程,邀请读者用真实的勇气去阅读,以便发现自己身上可能携有的伤痕和偏差的来源,从而找回健康的自我。
 
  书中严正的指出父母可能给孩子的伤害,却无意对父母的善意亲心作任何的指控与批判,因为他们已经穷半生精力,给了孩子在他们所知范围内最好的对待,而父母也曾经是家庭中的孩子,许多不妥当做法也只是家庭系统当中本能的代代相传而已,伤人的父母往往也是曾经受伤的孩子,在看清整个家庭系统的来龙去脉之後,会使我们对曾度过辛苦童年的父母,增谅解和亲近。
 
  在我们本土化的工作中,更见到许多属於中国社会中独特现象而於家中引发的特殊主题,例如:四十年前因战乱而引起的家庭分离;传统重男轻女观念分别给男孩和女孩带来的不同压力;养女,指腹为婚及童养媳制度,曾经给我们上一代带来怎样的苦难而间接影响到我们这一代的成长。
 
  这许许多多的经验使我相信:家庭真的会伤人,而人的康复也绝非不可能,当见到一个人由来自出身家庭的羞耻感而逐渐走向自尊和自爱时;当我见到一个幼时曾被打得遍体鳞伤,而现在长为一位慈爱的父母亲时,我相信人具有强韧的生命力,才使我们这些从事心理复健工作的人沈醉其中,乐此不疲。
 
  二、作者简介:
 
  约翰.布雷萧,他是一个传奇人物,出身於酗酒的家庭,神学院毕业後进入修会,立志传教,却因毒瘾被强制送入戒毒中心,现为心理辅导及著名的公共电视制作主持人,他透过大众传播媒体讲述家庭理论并以自身的经验印证人会受伤亦会康复的信念。
 
  中国台湾师范大学心理辅导研究所硕士,现为东吴大学社工系讲师, “返璞归真”工作室负责人。专长婚姻咨询、家庭重塑、心理演剧。著有《爱与管束》《夫妻对话》,译有《家庭重塑》《面对孤独》。
 
  美围南加州大学咨询心理学博士。
 
  三、本书目录:
 
  译序
 
  楔子悲剧中的悲剧
 
  第一章 绪论
 
  ——危机潜藏的家庭
 
  羞愧感:灵魂之病
 
  羞愧感与健康的羞愧
 
  遗弃导致羞愧
 
  假我出现——
 
  家庭规则
 
  强迫性/上瘾行为
 
  害人的毒性教条
 
  孩子的信念
 
  假我的发展
 
  由社会学看毒性教育
 
  难以察觉的“乖顺”
 
  本章摘要
 
  第二章 家庭是一个系统
 
  生命的形成
 
  家庭系统理论
 
  整体论
 
  家人关系
 
  新的信念
 
  家庭规则
 
  满足家庭的需求
 
  不同排行的孩子的特征
 
  家庭催眠状态.
 
  家庭催眠状态之循环作用
 
  第三章 健全家庭之素描
 
  何谓成熟
 
  情绪——行动之下的能量
 
  何谓功能良好的婚姻
 
  谁是健康尽责的父母
 
  五种自由
 
  有效的沟通
 
  功能良好的家庭规则
 
  公平的争吵
 
  良好及有效的家规
 
  家庭责任
 
  第四章 不健全家庭之素描
 
  五代家庭图探讨
 
  一个简单的算术
 
  在权力斗争中力求完整
 
  不准自我陶醉
 
  丧失自由
 
  意志残障
 
  家庭角色
 
  文化及次文化的界限
 
  第五章 上瘾的父母
 
  ——家庭中的强迫行为
 
  遗弃
 
  强迫性家庭概说
 
  强迫性/上瘾行为
 
  情绪上瘾
 
  思想偏差
 
  酒瘾(参见图5一1)
 
  饮食失调(参见图5—2)
 
  宗教狂(参见图5—3)
 
  工作狂(参见图5—4)
 
  第六章 家庭的黑暗死角
 
  ——性暴力与肢体暴力
 
  解离经验
 
  性侵犯者
 
  乱伦的家庭系统
 
  来自暴力家庭的孩子
 
  受虐者与暴力行为难以割舍
 
  习得的无助感
 
  虐待家庭为封闭系统
 
  第七章 我是坏孩子。
 
  ——家庭中的情绪虐待
 
  愤怒、性以及情绪能量
 
  循序渐进地发展
 
  第八章 共依存
 
  ——真正的家庭病根
 
  求生存的行为
 
  社会共识中的相互依存观点
 
  第九章 康复第一阶段:重振意志
 
  ——寻找一个温馨的家
 
  让残障的意志康复
 
  自我的形式
 
  我的投降和康复
 
  我的新家庭
 
  寻回自己
 
  复原的初期
 
  十二步骤复原计划
 
  第十章 康复第二阶段:寻回自我
 
  ——一粉碎原始的咒语
 
  解除咒语
 
  把羞愧具体化
 
  对于治疗的需求
 
  经验的修正
 
  离家
 
  治疗成果的维护
 
  第十一章 康复第三阶段:返璞归真
 
  ——走入真我
 
  内在旅程
 
  放松对自己的控制
 
  未完成的自我需求
 
  信念的力量
 
  内在的生命
 
  我的故事
 
  四、精彩内容:

       第九章 重振意志——寻找一个温馨的家
 
  生命成长到了某一个关键时刻,我们必须真的长大才能实现 真正的自我。诗人说:“我要成为我自己——我乃为此来到世间。” 这种成长的过渡始于青春期,这个阶段的发展特点是艾瑞克森所 谓的“认同危机”。“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会自然浮现,召唤我 们去寻找自己的价值,创造自己的命运,因此每个人都必须思考 这个问题。
 
  青春期是个尴尬而寂寞的时期,此时的我们体会、认识到许 多新的感受,特别是对于性的感受。我们也开始产生对未来的担 心,第一次想到:我将来要如何养活自己?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 这些都是青春期的重要问题。
 
  在青春期,我们挣扎着要离家,脱离父母的保护。离家包括 身体及情绪两方面与家的分离,也意味着一个孩子的独立,然而 离家永远是一件痛苦及困难的事。向父母道别及选择自己的价值 观,是我们漫长而艰辛的成长过程中的一小段,而这个过程通常 要到中年才能完成。
 
  人类的成长是由完全依赖他人到独立自主的过程。独立自主 的意思是做自己的主人——拥有自己生理、情绪、智能、精神及 性的界限。要达到这一步,离开父母乃先决条件。
 
  许多不健康家庭的子女年岁虽长,但心理发展却始终没有超 越青春期,甚至无法超过青春前期的成熟度。
 
  我们的灵魂之杯有些破洞,会指出我们的发展曾受阻碍之处。 倘若有某一项发展需求未在适当时机以适当程序予以满足,自我 能量就会在那个发展阶段被限制住。
 
  大多数人缺乏健康的羞耻心作为自治自律的平衡力量。我们内化了羞愧感,丧失了它让人了解自己限度的意义。当羞愧感进 入自我概念的核心部分而变得根深蒂固时,就不能再健康地利用 它来运作我们的意志。没有健康的羞耻心,我们会变得无耻而自 大,自以为随时可以轻易戒掉对某些事物的上瘾习惯,认为可以 随时停止酗酒、纵欲、过度工作和某些交际应酬,甚至相信我们 可以改变自己、配偶、孩子及父母的行为。我们似乎对自己的意 志力和能力上瘾,夸大了它们的功力。
 
  当我们具有这种夸大的妄想时,不可能自我成长及找到真我。 来自不健康家庭的我们,意志力运作出了问题。我们因意志力残 障而变得任性、失去真正自由做抉择的能力。我们必须由任性和 走极端的孩子,变成有自主意志的成人,让自己生活在有合理限 度及节制的状况下。任性的人生活在浮夸当中,不是自以为全能 伟大,就是觉得生命无望(这也是一种夸大,对自己弱点的夸 大)。
 
  我酗酒的那段日子里常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是伟大及不平凡 的。我记得那时曾相信自己有远为人所不及的敏感度,并认为酗 酒是因为对人类的痛苦有一种罕有的敏锐体会——当我看到穷苦 的人时,可以精确地感受到他的痛苦(后来我了解这只是相互依 存的作用)。等到喝醉后,我的自我陶醉便一落千丈,开始觉得自 己是全天下最差劲的人,像蛆虫一样低贱、毫无价值。我就这样 不断地游走于两极之间——无可救药的自我陶醉以及极端自卑, 而这两极都是浮夸不实的。相互依存的无望感也是一种浮夸,那 种无望表示“我独特到天下找不出能让我复原的方法和希望”。其 实真正无望的人,是长年待在精神院慢性病房里,什么都不说也不做的人。
 
  这种浮夸是上瘾者处于不断控制,以及放纵自我的循环中之 原因。12年来,我经常在戒酒,试了几百次的节食秘方,曾先后 减肥共计2 500公斤,但至今仍是个胖子。当我抽烟时,试着限制 一天6根烟,但也只能维持一两个月。这种控制与放纵的循环, 是许多有沉溺癖好的人必经的过程。这种控制只是一种满足自己 的幻觉,一种让自己误以为能轻易戒除上瘾的夸大自信。
 
  让残障的意志康复
 
  要从相互依存中康复,第一步就是要复原我们残障的意志, 步骤包括放弃任何试图控制行为的念头。这就是为何在前一章我 要你们写下自己相互依存问题的例子,并提醒大家注意细节的原 因。因为具体的细节可帮助我们感受生活中的无力感及失控感。
 
  若不经历自己的无力和失控感,我们会持续停留在浮夸的幻 想中,妄想自己能使配偶戒酒,使孩子的功课变得优秀,停止父 母的虐待行为、工作狂、暴饮暴食等习惯。对来自病态家庭的人 来说,改变的第一步即是投降和不再试图控制。
 
  哈利•泰伯(Harry Tiebout)博士是“戒酒无名会”创办人 比尔(BillW.)的治疗者,他在分辨“屈从” (compliance)和 “投降”(surrender)两者上有极大的贡献。
 
  “屈从”的驱动力是罪恶感。在我就读神学院的最后一年,曾 因强烈的无望感而求助精神科医生。我告诉医生我有酒癮需要治
 
  疗,他花了许多时间分析和讨论我和母亲的关系,又开了一些安 眠药和镇静剂给我。我开始感到平静许多,甚至减少喝酒的次数, 我喜欢和他讨论问题,并对生活产生解脱感。3个月后我结束治 疗,但酗酒问题却日益严重;一年半后,我进了奥斯汀州立医院 的戒酒中心;1965年12月11日,我向自己投降。
 
  “投降”是由接纳羞愧感所驱动的。对于上瘾的人来说,投降 是远离所沉溺的某些癖好后,第一个真正的自由,对此我有深刻 的体认。
 
  泰伯博士明确指出,拥有罪恶感之后,否认和妄想仍会继续 进行。罪恶感甚至也能成为逃避问题的途径。例如,我们经常听 到抽烟者或暴饮暴食者埋怨自己的瘾头对健康造成威胁,这种埋 怨肯定比戒烟和节食来得容易。我酗酒时,也曾为自己的行为而 有罪恶感;承认酗酒有害健康,显然比承认我对自己的行为失控 来得容易。罪恶感使我得以逃避面对生活失控的事实,它也是持 续否定问题的有力工具。“屈从”和“罪恶感”乃是促使许多不机 警的治疗者遭到瘾君子欺骗的原因之一。
 
  有罪恶感的人害怕被处罚并试图逃避,羞愧的人却寻求或甘 心受到惩罚。我在加人“十二步骤治疗”团体前认识的两位治疗 者,都称赞我的诚实和力图改变的决心。他们说因为我承认喝酒 有害健康和生活,所以称得上是个负责的人。他们是精神科医生, 都开药给我吃。他们承认我的罪恶感,也相信我为自己的行为付 出了代价,所以我可以继续逃避我最害怕的事——戒酒,因为戒 酒会显示我的缺陷及不完美;而脱离强迫性或上瘾行为的唯一方 法就是接受自己的缺陷,这就是投降的意思。
 
  残障的意志代表不诚实及其终将带来的痛苦。当我们终于决 定要改变沉溺的生活方式时,我们的痛苦已经到了很强烈的地步。 惭愧的真我隐藏得越深,假我也就相对地越发长大。努力隐藏羞 愧,只会使我更加知道自己并非表面上伪装的样子,甚至可以说 我已经不再是我。托尔斯泰曾说:“人类经常表现得不像真正的自 己。”动物不能变成非动物,老虎也不能变成非老虎,但我们人类 却能被非人化——让自己受制于外物和使自己非人化的行为。
 
  对我来说,相互依存的病要等到解决它的表面问题——酗酒 之后,才能好好面对,这一点很重要。对某些物质上瘾的人来说, 瘾必须先彻底祛除才能对付更深层的相互依存(病态的病态)。酗 酒是一种明显及初步的问题,因此必须先行治疗,其他的药或化 学品上癒也一•样。
 
  对于犯了食物、性、工作及人群之瘾的人,则该有不同的做 法,因为人们不能完全停止吃喝、性关系、工作及社交,否则会 造成自己及种族的灭亡。每一种瘾都有其独特的解除和复原之道, 但它们的治疗方法有一些共通处,即对自己浮夸的意志投降。
 
  自我的形式
 
  不管你认识相互依存与否,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自我发掘和自 我康复的过程。对于来自健康家庭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自我完善 的过程。在正常的、未被病态阻挠的状况下,这个过程也需要40 年。古希腊圣贤说:“未经反省的生活不值得过。”莎士比亚说:
 
  “唯有属于你的自我,才是真实的。”对于来自不健康家庭的人来说,寻找自我的旅程和来自良好 正常家庭的人并无太大的差异,只是开始得较晚罢了。
 
  寻求完整自我的旅程是一个充满省悟和忧伤的过程。我们的 自我防卫必须一层层的打破,就像佛家所说的渐悟,那是一种逐 渐形成的觉悟。我们必须突破我们的妄想,图9 - 1显示出必须打 破的层层自我防卫。
 
  第一阶段复原计划的目标是解除最外层的防卫,包括自我放 纵的习性及用以逃避痛苦的上瘾行为,以及其他有害的防卫羞愧 感的策略。此阶段的目标是治疗我们的强迫性或上瘾行为以及强 烈的控制欲。
 
  我们可以用许多方法开始这个治疗过程,多数始于新的自我 觉察。我们浪费许多精力隐藏羞愧的自己,我们的思想受到情绪 压抑的限制,因此也减低了觉察的敏锐度。
 
  听一场演讲或读一本书都能让我们得到一些省悟,分享朋友 的经验也能让我们学到一些东西。我曾收到数千封收看我电视节 目的观众的来信,这些热烈反应是促成本书诞生的原因。
 
  我第一次画出自己的五代家庭图时,得到许多新的启示。那 是我生平第一次了解,家庭中有一些比我或任何家人更具影响力 的东西。我发现自己负担着许多代流传下来的病态。由此也可以 看到系统理论的优点~"它使人们无法把家庭问题归因于偶然或 某人的错误——家庭中的每个人都必须为问题负责,但没有人该 被埋怨。家庭系统论也教我向自己挑战的心态,因为我了解:一 旦我放弃在家庭系统中扮演的病态角色,这个系统也会受到影响而发生改变。事实上,系统理论将家庭问题的责任平等地放在每 位成员肩上。
 
  另一个瓦解自我防卫的方法是,借着“介人”(intervention) 的面对面接触过程,我们可以干预和接触他人的防卫,但需要详尽细心的计划和考虑。
 
  面对面接触可能有双重的危险:
 
  1.我们可能将一个人逼进更深的隐藏和防卫。
 
  2. 我们可能更进一步地羞辱一个人。
 
  考虑运用介人方法时,我们必须了解自己的动机,自问这么 做是帮助对方或只是把自身的羞愧传给对方,是真的愿意在旁支 持他们吗?有一些治疗者为上瘾的人发展出有效的介人方法,因 此我真心建议:如果你生活在不健康的家庭中,并想面对面接触 系统中的问题时,不妨先寻求一些专家的建议,亦即找寻熟悉治 疗方法的人士协助。
 
  要瓦解我们的羞愧、防卫的真正有力方法,乃是痛苦和磨结。 痛苦是一位我们无法与之争辩的老师,我们的防卫就是要将痛苦 掩盖以避免那种难受的感觉。一旦我们经历比试图逃避伤痛更巨 大的痛苦时,我们的心墙就会打开,因为不能再利用防卫对付深 层的内在痛楚,这种伤痛比任何事都能促使我们改变。
 
上一篇:《生命的觉察》(李永强)
下一篇:《心理学与读心术》(周广宇)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