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杜拉的故事》(弗洛伊德)

   《少女杜拉的故事:一个癔症案例分析的片断》的内容虽然是对一个癔症病例的片断分析,但书中的情节描述真实感人,分析详尽透彻。不仅专业人士会从中获得积极的学术启迪,而且普通读者也能从本书的字里行间体味到精神分析的无穷魅力。

少女杜拉的故事

     这是弗洛伊德一生中惟一写下的一本非学术性长篇作品。

  “我绝不会犹疑与人,甚至是与女孩子谈论这问题在这本病历中,性的问题将被公开而坦白地讨论,性器官与性功能有适当的、科学的名称。”这部作品是弗洛伊德学说从假说走向科学的代表作,它不仅是一份严谨的科学报告,还是一个充满悬念、文笔优美和引人入胜的文学故事。”

  本书目录:

  序言

  前言

  第一章 临床图像1

  第一章 临床图像2

  第一章 临床图像3

  第一章 临床图像4

  第一章 临床图像5

  第一章 临床图像6

  第二章 第一个梦1

  第二章 第一个梦2

  第二章 第一个梦3

  第二章 第一个梦4

  第二章 第一个梦5

  第三章 第二个梦1

  第三章 第二个梦2

  第四章 后记

  本书序言:英文版编者序言

  现在翻译的是1925年出版的修订版本。

  虽然这个案例病史一直到1905年10月和11月才出版,但它的大部分是在1901年元月写成的。弗洛伊德给威廉•弗里斯信件的出现,给了我们关于这个主题大量当时的证据。

  在1900年10月14日,弗洛伊德告诉弗里斯他最近开始了和一位新病患的工作,“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这位女孩明显是“朵拉”,而且,正如我们从案例病史本身得知的,她的治疗在三个月左右后的12月31日结束。当时整个秋天,弗洛伊德都投入他的《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学》和《梦和歇斯底里,一个分析的片段》(Dreams and Hysteria, a Fragment of an Analysis)之中,正如弗洛伊德在前言中告诉我们的,后者正是现在这篇论文原始的名称。

       在1月25日,他写道:“《梦和歇斯底里》昨天已经完成了。它是一个歇斯底里案例的分析片段,在其中,两组的解释分别围绕着两个梦。所以它实际上是梦书〔《梦的解析》(1900a)已经在前一年出版〕的一个延续。它进一步包含了歇斯底里症状的解决之道,并且考虑整体状况的性——器质(sexual-organic)基础。无论如何,它是我至今写过的最精细的东西,而且将产生一种比以往更加令人战栗的效果。然而,一个人尽自己的义务做事,他所写的不是为了过去。

       这个作品已经被里翰(Ziehen)所接受。”后者是威尼克(Wernicke)的共同编辑,和他一起编《精神病学和神经病学月刊》,这是最后刊出这篇论文的地方。几天之后,1月30日,弗洛伊德继续说:“我希望你不会对《梦和歇斯底里》失望。它主要关注的还是心理学——梦的重要性之评量,以及潜意识思想特异处的某些说明,器质这方面只是匆匆几瞥——色欲带和双性特质。但是它(器质这方面)也被明确地提及和确认,这是为以后对它更详尽的讨论铺路。

       这个案例是伴有神经质咳嗽(tussis nervosa)和失声的歇斯底里症患者,这些症状可以追溯到一个拇指吸吮者的特征;而扮演处于冲突心智历程的主要部分,介于一种被男性吸引和被女性吸引的对立之间。”这些摘要显示这篇论文如何在《梦的解析》和《性学三论》之间形成联结。它回顾前者,前瞻后者。

  在2月15日,他对弗里斯宣称,《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学》在几天内将会完成,然后这两部作品将准备修稿,送到出版者那里。但实际上它们的经历非常不同。在5月8日,他已经修改了《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学》的第一次校稿(顺利地在7月和8月的《月刊》刊出);但是现在,他说自己还没有下定决心出版这个案例病史。然而,在6月9日,他报告说“《梦和歇斯底里》已经送出去了,在秋天会看到震惊的大众瞪视着”。弗洛伊德再次改变心意并且延迟四年才出版,关于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我们没有数据可考。

  弗洛伊德在论文最后于1905年出版时,修订幅度为何无从决定?然而,所有内部的证据都推测:他改变得很少。最后的段落“后记”确定是增加的,如同至少在“前言”有一些句子和某些脚注一样。除了这些小小的增补之外,紧接着《梦的解析》出版后的时期,将这篇论文视为弗洛伊德技术的方法和理论观点的呈现,这是恰当的。

       似乎令人惊讶的是,《性学三论》( 1905d)出版前这么多年,他的性特质理论就已经达到如此的高度,《性学三论》实际上几乎和这篇论文同时出版,但是原文第51页的脚注明确地声明了这件事。更甚者,弗里斯书信集的读者将会知道,这个理论的大部分在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存在了。举一个例子,弗洛伊德称精神神经症(psychoneuroses)是性错乱的“负面”(negative),几乎同样的字句,出现在1897年1月24日给弗里斯的信中。

       甚至比这更早,在一封1986年12月12日的信中,就有了这个观点的暗示,介绍“色欲带”的观念和描绘“部分本能”(component instincts)的轮廊。令人好奇的是,在弗洛伊德后来的作品中,他有三次将“朵拉”的治疗年份写错——写成了 1899年,而不是1900年。错误出现在他的《精神分析运动史》(History of the Psycho-Analytic Movement)(1914d)的第一段落和他1923年加入案例病史的两处脚注中。毫无疑问地,1900年秋天是正确的日期,虽然如此,除了上述引用的外在证据外,论文本身结尾的日期则绝对固定于“1902”年。

  此事件的编年整理是根据案例病史所提供的数据,这也许可以使读者更容易跟随叙述的事件:

  1882 朵拉出生。

  1888 (6岁)朵拉父亲因肺结核生病。家人搬到B地。

  1889 (7岁)朵拉尿床。

  1890 (8岁)朵拉呼吸困难。

  1892 (10岁)朵拉父亲视网膜剥离。

  1894 (12岁)朵拉父亲意识混乱发作。朵拉父亲拜访弗洛伊德。

  1896 朵拉出现偏头痛和神经质咳嗽(tussis nervosa)。

  1896 (14岁)亲吻的场景。

  1898 (16岁)(早夏)朵拉第一次拜访弗洛伊德。(6月底)湖畔的场景。(冬天)姑妈过世。朵拉在维也纳。

  1899 (17岁)(3月)朵拉患盲肠炎。(秋天)家人离开B地,搬到工业城。

  1900 (18岁)家人搬到维也纳。朵拉自杀威胁。(10-12月)朵拉接受弗洛伊德治疗。

  1901 (1月)弗洛伊德写成案例病史。

  1902 (4月)朵拉最后一次拜访弗洛伊德。

  1905案例病史出版。

上一篇:中国心宇心理网:《梦的解析》(弗洛伊德)
下一篇:《精神分析引论》(弗洛伊德)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