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父性与秩序

  成长是一个不断分离的过程,从出生到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至少需要三次分离。前两次都和妈妈有关,一次是出生,与妈妈身体分离;一次是三岁时形成自己个性的雏形,与妈妈在心理上分离。之后,就是和家庭的分离。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正常是持续到18岁,但现代社会严重拉长了一个人的成长阶段,所以这个分离过程也被拉长了。

父性与秩序

  分离中父亲的作用:

  在第二和第三次分离中,父亲是关键。

  首先,父亲会和母亲与孩子构建一个三角关系,这会撑开母子关系,使这个关系不坍塌成一元的共生关系。

  其次,孩子会将母亲感知为自己的内部空间,而父亲不同,父亲是自己世界之外的第一个“他人”,所以父亲象征着外部世界,因此父亲与孩子的关系,是孩子与外部世界关系的雏形。因此,父亲要有意识地把孩子带向外部世界,帮助孩子与外部世界建立关系,同时又敢于在外部世界中竞争。

  第三,因为有父亲在,并且父母关系好的话,孩子就可以放心地走向外部世界,而不必太担心妈妈。如果妈妈自我太弱,父母关系又差,孩子在走向外部世界时,就会觉得像是要严重地背叛妈妈一样,甚至会担心妈妈的安危,这时孩子走向外部世界就会很困难。

  我分享一下我的一个观察。我现在在全国各地有几家心理工作室,这些工作室体系一共有近百名心理咨询师,基本都经过我的面试。面试中我发现,我作为男性权威,经常会让一些年轻的咨询师对我产生各种投射,例如很容易把我当做父亲来投射。

  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位年轻的女咨询师说,她在和我面试的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一个悬崖边,悬崖下是一条宽广的河流,河流就要通向大海,河上有一座长长的大桥,桥上云雾缭绕。她对桥那边的世界有很强的好奇,同时又有些胆怯,但她身边坐着一个面目不清的男人,这个男人好像是一位年长的男性,有他的陪伴,让这位年轻的咨询师感觉好了一些。

  我们试着理解这个梦时,这位咨询师很自然地说:“武老师,这个年长的男性应该是您,您像一位父亲一样坐在我身边,好像要给我讲桥那边的世界是怎样的,并且要送我去跨越这座桥。”

  她还有一个联想,这位年长的男性不能和她一起去走这座桥,因为他还要回去陪妈妈,这样她就不用太担心妈妈,而可以一往直前。

  类似这样的故事很多,女性咨询师会对我有这种投射,男性咨询师也会,在这种投射中,作为男性权威,我兼具两种功能:带他们走向外部世界;留在家里陪妈妈。

  提供规则和秩序的父亲

  除了这样的两个功能外,父亲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功能:提供规则和秩序。

  我们此前介绍过,心理学家荣格认为父亲和母亲不同,母性指向融合,父性指向分离;母性指向容纳,父性指向秩序。

  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同?在我看来这是因为母亲与父亲有不同的隐喻。母亲被孩子感知为自己的内部世界,最初孩子也的确是在妈妈的肚子里;父亲被孩子感知为自己的外部世界,这就引出了一个重要问题——规则。

  我们这一章的主题是空间,我一直在强调,要守住你自己的空间,要创造你的生活空间和工作空间。可是,我们有时候会进入别人的空间,有时候会与别人共享一个空间,这个时候该怎么办?也要力争自己说了算吗?

  当然不是,虽然大多数人可能想这么做,也的确在这么做,但这样的话就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每个人要守住自己的空间,而在我们共同的空间里,就需要建立并尊重规则。

  母亲被孩子感知为内部世界,母性也追求融合,而女性的感性与重视情绪一样也是指向关系,这时规则就变得不那么重要,或者这时的规则也是不够清晰的。相反,父亲被孩子感知为外部世界,父性指向分离,而男性的理性与逻辑化也是指向秩序,这时规则就变得很重要,而男性也容易去建立各种规则。

  建立怎样的规则?

  那么,该如何建立规则呢?

  母子共生是一元关系,在一元关系中,只有一个人说了算,而其他人没有话语权,就像是被吞没了;六个月到三岁的分离与个性化阶段,可以视为是二元关系,孩子已经知道母亲和自己是两个人,这个阶段的特点就是争夺控制权,但如果控制权彻底归于一个人,二元关系就会坍塌成一元关系。

  到了三岁后,父亲开始介入母子关系,由此就有了构建三元关系的机会,规则也将逐渐确立。

  这个规则应该是怎样的呢?

  规则有两种,一种是严重偏于某一方的,这时关系就会从复杂的三元关系再次坍塌成二元关系乃至一元关系。

  另一种规则是基本公平,甚至像是一个“神圣第三方”,约束关系中的所有人。这时,任何两个人之间的二元关系,再加上规则,就构成了一个三元关系。所以,当一个家庭构建规则时,最好有“神圣第三方”的含义,是用来约束每个人的,而不是只用来约束孩子。

  并且,无论怎么去构建规则,都需要有一个基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在这个独立空间内自己说了算。如果规则有“神圣第三方”的含义,就得保证这个基本点,不能保证这一点的规则,就不可能是“神圣第三方”。

  我最近了解到,有心理学者也在讲三元关系,认为只要有规则在,就是三元关系,例如中国传统的一些家庭规则。

  对这个说法我很难苟同,因为我认为有着威权主义和重男轻女特点的传统规则,缺乏“神圣第三方”的含义,真正实施起来容易极大地加重大家长的威权,伤害女性的权益。当规则严重失衡时,一个家庭就容易从三元关系坍塌成一元关系。

  当然,实际的情形总比理论要复杂很多。首先,一个家庭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是父母所创造的,作为创造者和心智相对成熟的人,父母自然也是规则的构建者。

  其次,孩子,特别是婴幼儿,需要照顾,需要成年人帮他们识别并避开危险,这个时候也需要父母给孩子立一些规则。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孩子总是要离开家庭进入社会的,父母需要帮助孩子理解并接受社会的一些基本规则。

  在孩子养育中,我支持要给孩子爱与自由,但不认为要给孩子绝对的爱与自由,家长向孩子传递一些规则,教孩子去尊重一些规则,是非常有必要的。有时候,这些规则就是父母个性的表现,缺乏合理性,但这仍然有一个基础存在——这是父母所创造的空间,作为这个空间的创造者,父母自然会给自己的这个空间赋予他们个人的特色。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色,不可避免地会对父母的空间以及一些规则不满,而这也会成为一个动力,推动着孩子离开父母的家,去在现实世界中赢取自己的一个空间。

  同时,对于父母而言,你们邀请了一个新生命来到你的空间,就需要尊重这个新生命,尊重他的个性,给予他的个性以展现的空间,同时让你们所在的空间像一个好容器那样,在孩子遭受挫败的时候支持他,在孩子成功的时候认可鼓励他,最终让他有力量进入到现实世界,去创造自己的世界,也会对原生家庭有所贡献。

  父母养育孩子的过程,就是与孩子不断分离的过程,孩子弱小的时候,与他联系紧密,孩子逐渐长大,父母就需要尊重孩子天然分离的动力。

  关于父性和母性,还有一个大家都熟知的说法:母爱是无条件的,父爱是有条件的。我个人认为这也是表达了不同的部分,母爱容易限制在家庭内部,无条件意味着融合;而父爱的重要功能是将孩子拉入到现实世界,去竞争去合作,这时就不可能是无条件的。合理的条件,也意味着秩序与规则。

  我必须要补充的是秩序与规则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这要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如果没有爱与融合,只有秩序、规则与分离,那生命就会像是荒漠。

  今日得到:

  父亲对于孩子来说具有三大功能,第一,带孩子走向外部世界,第二,留在家里陪妈妈,第三,提供规则和秩序。

  在共同空间里,需要建立并尊重规则。构建的规则最好有“神圣第三方”的含义,是用来约束每个人的;同时每个人都有自己说了算的独立空间。

  在孩子养育中,要给予爱与自由,也要向孩子传递一些规则,教孩子去尊重规则。

  秩序与规则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这要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如果没有爱与融合,只有秩序、规则与分离,那生命就会像是荒漠。

上一篇:武志红:心理断乳的谎言
下一篇:利维坦:多元宇宙的悲观意义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