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银芳:我们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其实无能为力

  下班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半,两个会议连着开。最近有些累,还没有从法考的疯狂备战期恢复过来。
 
  接到一个电话,一个非常焦虑的母亲打过来的。小孩待在家里玩手机不肯上学。母亲恳请我,能不能上门给孩子做个心理咨询。上门做咨询,这在心理咨询上,是被排斥的。但凡做心理咨询的,都希望遇到主动上门,自己需要咨询的。我的内心其实非常抗拒。这种咨询,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果然,小孩听说母亲约了人,当即拒绝。这母亲也是聪明人,只说是自己的朋友,没有告知我的真实身份,甚至连我是一个教师都没有敢说。若是在往日,既然小孩不愿意,我也不会多这个心。女人很辛苦,小孩处在迷惘期,老公本身工作压力大,又遇到孩子不肯读书的事,有时会脆弱。
 
  我打定了主意,权当去给孩子的父母做个心理咨询。孩子的问题,恰恰反映的就是家庭的问题。
 
  女人买了一摞烧饼带回家。邀请我一起吃,我正好在換食期,便拒绝了。
 
  租的房子,一年2万多,女人的工资并不高,去掉五险一金,拿到手的不足2000元。好在男人的薪水不低,对于一个三口之家,还能凑合。房间收拾得整齐,家里摆设也有条理,地面干净。我假装好奇,查看了房间,顺便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小孩。小孩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很生气地叫嚷关上门。女人有点尴尬。我说,没事。况且,人家都已经明确表示,不要带陌生人回家。
 
  待在家里不肯读书的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怕见生人。即使是熟悉的人,也懒得见。这其实属于一种社交上的退缩行为。
 
  我们坐着聊天,我故意讲了自己育儿的辛苦,女人听了不免唏嘘。做父母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轻松,尤其是孩子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讲到过去的艰难之处,我已经不想再说下去。毕竟,剖开过去的伤口,也需要有自愈的能力。我们都曾经竭尽全力地爱着自己的小孩,只不过是以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孩子需要的方式。在父母这里,自然是巴望孩子能够有个光明的前途。
 
  学生时期,都会遇到父母的逼迫。很少有淡定的父母,根本不去介意孩子的成绩。我们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其实无能为力。我读中学的时候,是不允许交朋友的。我的父母看的很紧。初中时,有几个男同学路过,据说是被我父亲拿扫帚扫出院门的。他们说得有些夸张,但不受欢迎是肯定的。
 
  唯一的闺蜜是阿兰,我们几乎形影不离。但父亲总认为阿兰会影响我的学习。后来,阿兰读了小中专,而我去县城读了高中。阿兰写给我的信,无一例外地都被父亲没收了。那时候,我觉得父亲就是一个非常残暴的阴险小人。我甚至在写给阿兰的书信里,流露过对父亲的怨愤。
 
  父亲竟然知道了我对他的愤怒,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以后你就会明白我们做父母的苦心。养儿才知父母恩。等我做了达微的母亲,等我的达微晃到了16岁,等我面对青春期的达微,束手无策的时候,我终于懂得为人父母的艰难。
 
  怕自己的小孩错过了最佳的读书时期,怕唯一的孩子未来没有好的前程。于是掏心掏肺,殚精竭虑,想尽了一切办法,给他提供最好的读书环境。只是巴望他,即使成不了龙,至少也能做个展翅高飞的大鹏鸟。
 
  所以,当我面对这一对辛苦彷徨的父母,我仿佛看到了七八年前的自己。几乎是一夜之间急白了头发。我们都曾经巴望自己的小孩,能够不要我们操太多的心,就可以做到一路顺利成长。现在想来,一切都不过是我们的奢望。
 
  做父母,哪有不操心的?做人家的父母,哪有这么容易?一辈子省吃俭用,劳心劳力,也就是巴望自己的小孩,不必像自己过得这么辛苦。女人说,有时候想想,确实觉得自己活得太憋屈。做父母的,甚至做到低声下气,在自己的家里,都不敢高声语。深怕惹恼了孩子!
 
  我们都没有错,孩子当然也没有错。但是,辛苦挣命的父母,却实实在在地遇到了不愿意读书的孩子。
 
  异乎寻常的背后,当然会有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
 
  男人回来的时候,有点晚。晚饭吃得有些潦草。孩子的事,像一块巨石压在这一对辛苦生活的父母身上。现在,已经不再巴望他回校读书了,只要他能健健康康的就好。不要整天待在房间里不出来,我就怕他这样下去,身体会毁了。
 
  夜里不睡觉,大白天的睡大觉。不读书,玩手机。吃喝拉撒都很正常,只是不愿意见人。我相信,孩子其实也很痛苦。没有一个花季少年,宁愿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心甘情愿地与这个现实的世界分离。原本应该有活力的,富有青春的小孩,怎么舍得将自己圈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这,昼夜颠倒玩手机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真相?
 
  晚八点半,我才回了家。困扰着孩子父母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有些问题本身就无解。
 
  从未经历过培训的父母,偏偏遇到的是独二代!
 
上一篇:星辰念雨:学会与自己对话
下一篇:杨素晖:有一种抑郁,“真心忏悔”就能得释放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