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网: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批判者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批判者,双向情感障碍患者更饱受其苦。
 
  本文作者Melody Moezzi是教授、作家、律师、演说家和获奖作家,最近出版了《哈尔多和风信子: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生活》。
 
 
  你太懒了!你没用!你最好放弃!我内心的批判者会不停的指责我。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述过这些。当然,这件事,只有我自己知道。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就这样,一遍遍的和自己过不去。
 
  事实上,很多时候,那些直言不讳的心理健康倡导者也会用同样的声音敲打我们的内心,尽管他们自己也做不到——他们自己也经常被内在的批判者批判。
 
  是的,我是心理健康专栏的记者,正在敲打着键盘,写这篇心理科普,当我开始接受“我是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时,我不再对此遮遮掩掩,并着手撰写回忆录。
 
  但我昨天,我一点事情都没做,盯着一个空白的屏幕,光标无情地在屏幕上闪烁,眨着眼睛进入我内心,变成了白色的空虚——很快,那些我想要做的事情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本能地诅咒自己,我的脑海反复唠叨着同样令人沮丧的熟悉的话:“你懒惰、你没用、你最好放弃。”
 
 
  胡适的内在评判者
 
  当理性出现,识别出自动化的思维和批判、并且可以平衡这些内在批评。甚至让这个小人重新回到他应该待着的角落之前;在我开始用“假如……那么……”建构一个虚拟的内在平衡之前;在多年的认知行为疗法的父性法则提出抗议之前,我完全同意自己的观点,任由自我批判持续的虐待自己。
 
  不过,我还是决定合上笔记本,并且发狠誓,再也不写这些伤心往事了。
 
  结果就是,这一天我的心情很好,之前我会认为什么也不做是一种奢侈的行为,现在知道这是一种误解,现在我也能意识到——这是一种必要的行为,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耐心和仁慈地对待自己,是克服挫折最快和最负责任的方式。
 
  结果,不到24小时后,我回到了笔记本电脑前,奇迹般的事实是,光标不再诅咒我。相反,它和我一起共舞——如果我精神劲足够好的话,就总会这样称心如意。不是因为我是个伟大的作家,而是因为我一直在努力写作。
 
  即便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即使在我发誓永不回来之后,我还是会回到自传的写作之中。这是我的事情:我理解这个貌似毫无意义的世界,我理解自己和他人的链接方式、应对的方式,以及发愿的方式。
 
  尽管如此,在我的写作、应对和发愿之时,内心之中的那些讨厌的方式依旧存在,并且告诉我,我肯定会失败。那声音顽固的认为,我甚至无法完成我最擅长的一件小事。我知道,不是我的双相情感障碍让我变成这样;这是人性的的一部分,每个人都会有自我批判。
 
  我的双相障碍已经让我的自我怀疑变得越来越厉害——不只是因为身体的状况,而是因为我们社会对待双相障碍患者的方式,他们不知道我们只是不巧得了这种疾病。
 
  毕竟,这是我——在课堂上,我是嗓门最大的女生——那是我在告诉别人,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我必须训练自己,以便停止自说自话地不停评判自己,必须训练自己从这个陷阱中走出来。
 
  简言之,尽管历史上有很多双相情感障碍的名人,但是,这个世界依然没有很好的重视我们这些人的思维方式。因此,我们会觉得在这个世界上透不过气,因为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人比没有精神病的人的寿命要短得多。
 
  这次的重新开始,让我知道如何重新填补每一次的内心空白。
 
  面对如此严峻的状况,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首先,我们可以认识到,只要敢于生存,我们就能够改变现状。因此,无论我们何时康复,我们永远都是有用的、有价值的,而且我们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虽然我知道这些都是真的,但也会经常忘记。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学会了赞扬自己,通过取得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成就而赞扬自己:醒来、刷牙、洗澡、自己吃饭、接电话、服用药物、散步,哦,对了,还有呼吸。
 
  我今天重新回到昨天停止的地方;今天的重新开始,让我知道如何重新填补每一次的内心空白。最重要的是,尽管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我依然能够成功地过上充实的生活。不会为无数的混乱挫折和直接的失败而自责,而是从我最微小的成功建构我自己。
 
  应对内心的批评者的策略
 
  认识到内心的批评者确实有一些积极的功能。
 
  观察负面想法而不参与其中。
 
  通过给予他们自己的身份,让自己远离批判性思维。
 
  想象一下,你的内心批评者是为了生活得更好,而不是开成乱闯。
 
上一篇:利维坦:减肥难和意志力无关
下一篇:武志红:真正厉害的人,从来不“忍”(学习催眠心得体会)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