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心理:被曲解的社会心理服务

  严格说来。

  “社会心理服务”是由我国政府部门首先提出的一个“政策概念”。

  2015 年10 月29 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首次提到了“社会心理服务”一词,指出要“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疏导机制、危机干预机制”。

  2016 年12 月30 日国家卫计委等二十二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中指出: “加强心理健康服务、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是改善公众心理健康水平、促进社会心态稳定和人际和谐、提升公众幸福感的关键措施”。

  2017 年10 月18 日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的《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报告中指出,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进一步明确了建立“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任务和目标。

  随后,针对“社会心理服务”的具体内涵,诸多心理学界人士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院长辛自强教授认为:

  “社会心理服务(体系)”与“心理健康服务(体系)”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二者各有明确的含义,不能相互替代,不能混同使用。

  社会心理服务侧重社会宏观层面的社会心态问题的解决,是社会治理体系的一个方面,其核心不是个体心理健康与否的问题(虽然多少与此有点关系)。

  社会心理服务的责任主体是政府,由政府主责或牵头开展社会心理服务,进行社会层面的心理建设,改善社会心态,核心服务对象不是个体,而是面向公众群体、整个社会。

  社会心理服务侧重解决全社会面临的普遍性、群体性、涌现性的社会心理问题,而不是个体心理健康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博士生导师俞国良教授则认为:

  心理健康服务是社会心理服务的基础, 从心理健康服务的类型与途径看,心理健康服务是社会心理服务的具体化,是社会心理服务的“压舱石”

  从服务对象与范围看,社会心理服务包括个体层面上正确的社会态度和健康的社会情绪服务, 人际层面上客观的社会认知和健全的社会影响服务,群体层面上积极的社会行为和公平的公共服务。

  加强社会心理服务就是培育正确的社会态度和健康的社会情绪,客观的社会认知和健全的社会影响,积极的社会行为和公平的公共服务,充分发挥社会心理预警和疏导机制的作用。

  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印发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则对“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内容做了明确界定。

  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发展规划中,我国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包括:

  基层心理服务平台;

  教育系统心理服务网络;

  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心理服务网络;

  社会心理服务机构;

  医疗机构心理服务;

  心理援助服务平台;

  心理健康科普宣传网络;

  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服务机制。

  由此,我们能够看出,我国力图构建的“社会心理服务”的本质,是着眼于大众群体心理健康需求的满足,建立系统化的心理健康服务体系,以实现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目标。

  然而有趣的是,在政策的执行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科研院所、高校和协会组织,开始有意无意的误解“社会心理服务”的真正内涵。

  试图将“社会心理服务”曲解为“搞心理咨询师培训”。

  此前我们多次发文抨击某心理所继续教育学院滥发证书利欲熏心之时。

  相关人士义正言辞的反驳道:心理所作为国家级心理学单位有提供社会心理服务的责任和义务。随后以“扰乱其经营活动”的名义对我们的文章进行了投诉。

  其言语中表露出的思想恰恰就是这样。

  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搞心理咨询师培训就是在提供“社会心理服务”。

  不可否认的,待新的心理咨询师考核认证体系建立之后,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相关协会组织将会也应当承担起心理咨询师的继续教育任务。

  然而,这些掌握大量专业资源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相关协会组织并没有在“制度构建”上做出必要的努力,积极推动立法和考核认证制度的建立。

  反而在新的认证制度迟迟未能构建之时,纷纷高举“社会心理服务”的大旗迫不及待的做起了培训生意。

  嘴巴上说的都是主义,心里面想的却都是生意。

  试图在旧“证书体系”的尸体上抢一口残羹冷炙。

  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未免过于猴急了!

上一篇:心窝窝心理工作室:珍爱生命,请远离情绪暴力成瘾者
下一篇:利维坦:嫉妒心理学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