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理:温尼科特的临床思想(二)

       我们不一定要有了自己的孩子才能真正理解儿童。当我们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就能触碰到一些儿童的内在世界。温尼科特虽然没有孩子,但是他自己曾经是一个孩子,他也看了很多成人和儿童的来访者,他是能一直和自己内心的小孩一直有个联系的,这些都能帮助理解到儿童内在的丰富世界。

 
 
  温尼科特受弗洛伊德的影响很大,他的思维方式是很弗洛伊德式的。温尼科特发展自己的理论和工作的时候,和克莱因有很多的对话和交流。弗洛伊德在著作中很少提到母亲,温尼科特在著作中很少提到父亲。
 
  温尼科特和克莱因都谈到一个共同的论点,生命的第一年对婴儿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环境供应的失败更多是指母亲(母性功能)供应的失败,没有满足发展的需要,婴儿由此可能会奠定一些患精神病的基础。如果第一年出了很多问题,婴儿经历了很多糟糕的事情,心理结构可能会非常脆弱,不能整合很好,可能在自我发展上存在很多的缺陷。
 
  人类的婴儿生下来就有无助感,生命的一开始对于照料者是绝对依赖的,生命一开始婴儿对母亲是完全依赖和绝对依赖的状态。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在想到婴儿的时候只想到婴儿,而不去考虑背后的母亲和母性功能的角色。在妈妈孕期后期的发展一直到宝宝出生后的一段时期,会出现一种“原初母性贯注”的状态。这涉及到婴儿在妈妈怀中的退行,不是说婴儿的退行,而是这样的状态下妈妈退行到了一种婴儿的状态,这样妈妈才能理解婴儿的需求,并给予满足。
 
  温尼科特认为退行只能是在个体有了稳固的结构之后才能发生的;而且不认为退行是不可逆转的。有的妈妈会发现要发生这样的退行是很困难的,甚至会觉得这很害怕。比如有的妈妈想生完孩子之后非常快地回到工作岗位,她们内在非常恐惧,自己没办法成为一个独立的成人,很害怕自己像婴儿一样发展出依赖的部分。
 
  当我们在说母亲的时候,我们也是在说环境母亲,因为婴儿没有办法去意识到妈妈是一个人,只是感觉到一种促进发展的功能和环境,婴儿只是处在一个环境中,妈妈只是促成了一个条件,一个功能性的环境,这可以帮助婴儿从绝对依赖发展到一个相对依赖和迈向独立的过程。
 
  在最开始母亲是要完全适应婴儿所有的需要,比如婴儿饿了,刚开始必须即时满足需要。婴儿最开始是不存在一种等待延迟满足的能力的。但是也有的时候母亲不是完全能立马满足需要,所以婴儿不得不等待,这个时候婴儿可能就会大哭。那么这个没有立马满足就可能成为失败。我们要求一个足够好的妈妈,会做一些补偿和修复,但是如果这些事情反反复复发生的话,超出婴儿等待和承受的限度,可能这就是发展出一些糟糕事情的基础。
 
  弗洛伊德提到一个概念就叫做幻想中的满足。比如说婴儿饿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看到乳房,但是可以在脑海中想象乳房存在,婴儿会做一些口唇的活动,婴儿就可以在想象中去创造乳房,正是这种想象力让婴儿可以去等待。那这样的一种等待和这样一种想象正是我们梦,我们思考,我们幻想的起源。
 
  温尼科特谈到在婴儿的心理有一种全能的错觉或者幻想,他会认为是自己创造了乳房,自己创造了母亲。温尼科特认为重要的是,母亲也能让婴儿去维持这样的一种幻想,那温尼科特认为母亲当然也有一些挫败的时候,但是提到母亲的这种挫败最好不要超过婴儿能承受的程度。温尼科特认为母亲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功能是母亲的抱持功能,身体的抱持,从生理上让婴儿觉得安全。这个概念和比昂提到的容器概念很像,但是温尼科特是把这个作为一个生理上的出发点,实际的身体接触。母亲怀抱这孩子,与之相对的是妈妈丢下孩子。
 
  母亲及时抱持孩子,能够让孩子感受到一种存在的连续性(类似的,咨询师的抱持意味着给来访者提供一种感受的连续过程),母亲也会在互动中帮助孩子去抱持身体的各种不同部分,并整合不同的感受和感官。因为这个时候婴儿还没有形成对自身和自我整合的画面和感知。婴儿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臂膀,这个是一只腿,但是他没有办法整体地去看待自己。母亲会帮助婴儿去抱持这个部分,包括身体的各个部分,也有各个感觉和感官的部分,温尼科特把这个过程称为婴儿的个性化的过程。这样一个个性化的抱持的过程,让婴儿感觉到整体,这就是一个整合化的过程。
 
  当温尼科特谈到个体化这个词的时候,对应的精神病性的一个词就是去个体化,去个人化。这样一个个体化的过程,让婴儿感觉到被抱持,自己是个整体的感觉,让婴儿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否则的话婴儿就会在一个地方感觉到这是我的心智,这是我的身体,没有办法整合起来,有时候我们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正如弗洛伊德提到的自我和本我之间会有一些联系,因为弗洛伊德谈到人的自我最开始是一种躯体自我,我们的自我在生命的最开始安置在我们的身体之中。
 
  我们心灵mind的基础是我们的身体,温尼科特谈到我们的心灵精神生活,是我们身体的一种补充,甚至是一种更为丰富的产出。所以为了达成这样一种状态,母亲需要允许婴儿一些自发的动作和状态。但是有的时候这个过程会使得母亲失败,比如母亲有时会参与到其中,在婴儿饿之前就把乳房递到婴儿嘴里,她好像是在要求哺乳。这种某种程度是在干扰婴儿一些自发的动作。这样的干扰让婴儿没办法去感知自己现在的身体是一种什么状态,要传达出一种什么感觉。
 
  与此同时,婴儿会创造出一些主观的客体,比如婴儿会觉得自己创造了母亲,温尼科特把这个称为一个主观性的客体,这个主观客体会慢慢变成一个外部的客观的客体,但是这两者的转变其实是并不容易的,正是在这个不容易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个过渡性的客体。过渡性的客体不全然是一个主观的客体,也不完全是一个客观的客体,那也许是我们所有人的内心深处,身上的一些部分,有一些空间也许我们从来没有丢掉过,比如:母亲是我们创造出来的这个幻想。过渡性的过程也是象征化的开始。
 
  过渡性客体可以是一个小熊,也可以是一个玩具。这些东西能帮助婴儿去和妈妈分离,也让婴儿去等待,不去想象那个乳房,这让孩子觉得即使等待,这个过程这不会想象中那么长。那么这个泰迪小熊能帮助婴儿更能等待,妈妈离开之后,小熊也能起到一定的妈妈作用,但是我们知道泰迪熊不是那个妈妈。
 
  然后婴儿会感觉到是她把这个小熊创造出来的一样,但是某种程度上,我们有一种客观存在性,小熊就是在那里,它就是客观存在着的。这个时候通常不是婴儿最开始的时候,通常已经6-7个月了,在这个时候婴儿已经逐渐开始能感受到既有内部的部分,也有外部的部分,ta能逐渐感受到妈妈是独立于ta的另外一个人,妈妈不再只是一个乳房。
 
  同样重要的是,妈妈能放手,能让婴儿去离开她。这个时候泰迪熊替代了妈妈的位置,妈妈也要能够允许,然后也是在这个时候父亲的角色逐渐加进来了,婴儿能意识到父亲是一个人,父亲是父亲,母亲是母亲,他们是不同的人。温尼科特曾经提到,父亲是婴儿在完全能认识到母亲是一个完全的外部现实的人之前,第一个能意识到独立于自己之外的一个人。慢慢婴儿发展出超越了独立母亲之外的兴趣的能力,比如泰迪熊,比如父亲,从绝对依赖到相对依赖,从两元关系发展到三元关系。
 
上一篇:文心理:温尼科特的临床思想(一)
下一篇:文心理:温尼科特的临床思想(三)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