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心理:心理咨询师的春天何时来

       当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居民率先跨过“温饱”走向“富裕”。人们才真正开始寻求精神世界的“满足”。心理咨询的受众也由此开始出现。所以,心理咨询行业的春天到来了吗?

  一、收入:
 
  此前看到两组数据。
 
  2016年壹心理《心理咨询行业洞察报告》中显示,目前国内的心理咨询需求主要集中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
 
  其中北京、上海、广州位列前三位。
 
 
  而简单心理发布的《2018年心理咨询行业人群洞察报告》中同样显示,在简单心理预约咨询的来访者城市分布上,57.07%来自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两组数据似乎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并不简单依赖于政策的驱动。
 
  更取决于经济发展的水平。
 
  当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居民率先跨过“温饱”走向“富裕”。
 
  人们才真正开始寻求精神世界的“满足”。
 
  心理咨询的受众也由此开始出现。
 
  所以,心理咨询行业的春天到来了吗?
 
  对一线城市的心理咨询师而言,似乎却是如此。
 
  而如果把这当做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我们需要做一个推算。
 
  目前,美国心理咨询(治疗)的收费多在80-120美元/次,我们大方一些算200美元。
 
  2016年,美国人均可支配月收入为3266美元。
 
  可以得出,在美国单次心理咨询(治疗)费用占人均可支配月收入的比例为6.12%,
 
  我们假设,月均可支配收入达到美国水平时,国人才真正开始心理咨询的需求敏感期。
 
  现在,国内的心理咨询收费为391.4±219.4元/次(基于1510位有效样本),我们谨慎一点算400元。
 
  当以美国单次心理咨询(治疗)费用占人均可支配月收入比例为标准,不考虑汇率问题。
 
  当国内的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需达到6535.9元。
 
  全年年可支配收入需达到7.8万元。
 
  才能达到目前美国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水平。
 
  这个数值似乎看起来并不高。
 
  然而。
 
  2016年中国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3821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61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363元。
 
  7.8万!
 
  是目前中国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3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3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3倍。
 
  截止2016年,国内突破全年可支配收入超过5万的地区仅有北京、上海两地,全年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的省份仅有6个。
 
  差距甚远。
 
  2017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3%。
 
  如按8%的年增长率计算。
 
  这个春天,城镇地区将在2027年达到,农村地区将在2040年达到,全中国将在2032年达到。
 
  当然,这只是理想情况!
 
  鉴于当前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这个“春天”将必然延迟。
 
  所以,制约国内心理健康行业发展的第一要素,是国民收入水平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收入水平太低,是制约心理咨询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
 
  二、设置:
 
  前文已论述。
 
  在弗洛伊德开创的经典精神分析体系中,高频设置对来访者而言是一种“动力学选择”。
 
  这种选择意味着,只有“富裕的病人”才能接受精神分析的系统治疗。
 
  由此,弗洛伊德试图通过高频设置为精神分析王国构建坚固的堡垒。
 
  并以自身的权威极力维护这一“体系”的正统与稳定。
 
  然而,当旧的世界经济格局被第一次世界大战陡然打破。
 
  美国逐渐成为世界经济新的中心之时。
 
  弗洛伊德所极力维护的“旧体制”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新兴经济”的猛烈冲击。
 
  当“旧体制”无法吸引更多的“富裕病人”以维持分析师群体的“精英”属性。
 
  甚至受社会主义思想的影响,有人企图故意打破这一属性时。
 
  那些曾被弗洛伊德极力赞赏甚至被“封禅”为储君的,纷纷逃离了。
 
  而此时的弗洛伊德,还在庆幸自己的收入因为“美国病人”的强力支援而没有“缩水”。
 
  于是我们惊讶的发现,不管是荣格还是兰克,其对弗洛伊德反叛的迹象似乎都是在访问美国后开始出现。
 
  阿德勒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光,也大都在美国度过。
 
  这些叛逃“门徒”所作的共同点,即是对于“正统精神分析”设置的打破。
 
  他们努力缩短分析的疗程,以适应新兴“中产阶级”的需求。
 
  考虑到精神分析设置中不容置疑的动力学(经济)属性。
 
  我们似乎能读懂这些“叛逃”背后所蕴含的动力学(经济)意味。
 
  当欧洲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被美国所取代。
 
  “设置”驱动弗洛伊德的门徒自发作出了反应。
 
  而伴随着“设置”的变化所发生,是:
 
  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咨询)的中心,由欧洲变为美国。
 
  以及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咨询)的受众,由“富裕阶层”变为中产家庭。
 
  一切,都是时代在召唤。
 
  当经典精神分析的“高频设置”无法适应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需求时。
 
  变革,是其顺应时代的自然选择。
 
  于是,一周一次成为新的设置。
 
  保险可以用于支付。
 
  精神分析也终于打破“阶层”的限制,真正走进“中产阶级”的家庭生活。
 
  三、信号:
 
  所以。
 
  当我们思考中国心理咨询行业的春天何时到来这一问题时。
 
  无法回避的即是,中国何时会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中心。
 
  当越来越多的美国心理学家以及IPA协会主席,开始频繁的来到中国讲学授课。
 
  甚至为了满足中国人民的需求。
 
  打破其设置。
 
  愿意进行网络督导与分析。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似乎再次嗅到了“设置”蠢蠢欲动的味道!
 
  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然对“设置”产生新的扰动。
 
  这似乎才是春天真正的信号。
 
  而在扰动背后所隐藏的,是中国本土心理咨询发展的秘密。
 
上一篇:利维坦:意识真的存在吗
下一篇:利维坦:改变记忆能否治疗上瘾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