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同安:所谓“真相”,只不过是“我”眼中的世界

  我们经常会被压力,情绪困扰,虽然知道伤人伤己,
 
  但是临事时似乎总还是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这一生,会遇见很多人,经历很多事,
 
  或是让你欢喜,或是让你受伤,或是让你消沉,或是给你激励。
 
  其实真正让我们欢喜或者伤害我们的并不是事情本身,
 
  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有一个人,在下雨天搭乘公车,
 
  车上乘客挤得像沙丁鱼一般。
 
  在不耐中,他突然觉得某个人的雨伞尖碰到了他的脚踝。
 
  当车子摇晃时,那雨伞尖就刺得更重,
 
  他心中的怒火逐渐升高。
 
  终于有了回转余地,他愤怒地以皮鞋顶开那刺人的雨伞尖,并转身以最严厉的表情怒视那个「不长眼」的乘客。
 
  结果,他发现对方竟是一个盲人,刺到他脚踝的并非他想象的雨伞尖,而是她的拐杖!
 
  他心中原本难以扼抑的一股怒火突然消失无踪,而脚踝似乎也不再那么疼痛了。
 
  为什么整个感觉会突然转变呢?
 
  没错,是想法变了。
 
  当他发现对方是个盲人时,他的「想法」变了,随之「感觉」也就转变。
 
  所以,伤害自己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而已!
 
 
  问题是,人们对事件的看法是怎么产生的呢?
 
  从事件发生到看法形成,这中间又经历了什么?
 
  我们如何改变自己的想法呢?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到大相国寺拜访他的好友佛印和尚,恰值佛印外出,
 
  苏东坡无意间看到了禅房墙壁上留有一首佛印题的诗,其诗云:
 
  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面藏。
 
  谁能跳出圈外头,不活百岁寿也长。
 
  苏东坡看后,另有所思,就提起笔来在佛印的诗旁边附和了一首:
 
  饮酒不醉是英豪,恋色不迷最为高;
 
  不义之财不可取,有气不生气自消。
 
  又一日,宋神宗赵顼(xū)在王安石的陪同下,来到大相国寺游览,他们看到了佛印和苏东坡的题诗,感到颇有趣,神宗就对王安石说:“爱卿,你何不和一首?”王安石何等高才,他随即应命,挥毫泼墨,写道:
 
  无酒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
 
  无财民不奋发,无气国无生机。
 
  宋神宗也乘兴题写了一首:
 
  酒助礼乐社稷康,色育生灵重纲常;
 
  财足粮丰家国盛,气凝太极定阴阳。
 
  这是一组关于酒色财气的妙趣横生的组诗,
 
  由于作诗的人所处的立场和格局不同,
 
  对于同样的酒色财气四种事物也就产生了截然不同的评价。
 
  佛印和尚的诗从证悟佛家之空性来谈,提倡完全和酒色财气相绝缘,出离世间,是佛家的出世思路,是内圣之法门。
 
  苏东坡的诗强调对待酒色财气关键是把握一个度,中庸之道。是从儒家个人修身方面来谈,也属于内圣之法。
 
  王安石和宋神宗则从酒色财气对国家社稷的正面作用方面来谈,肯定了酒色财气中所蕴含的积极因素,一个是贤相的眼界,一个是王者的格局。
 
  认知不同,感受不同,
 
  故此一人一道,所以万事万物没有对错,只是我们的角度不同,结果不同!
 
  如果执着于自己的角度,
 
  将会落于一种二元对立,以己意强人意,伤人伤己。
 
  反之,如果转换一种认知模式,以一颗接纳赏识之心,
 
  你将会看到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品味更加精彩的人生。
 
  大家可能都听到过尼克的故事,
 
  他打出生时就没有四肢,只有躯干和头,双腿只剩一个“小鸡腿”,
 
  他不能走路,不能拿东西,连吃饭、上厕所这种事都要依赖别人。
 
  他的模样甚至连他的父母都无法接受,直到半年后,他的妈妈才敢抱他,逗他玩耍。
 
  绝望至极的他曾经把头沉在浴缸的水中,试图淹死自己。
 
  在最后一刻,他脑海中浮现出父母在他坟墓前哭泣的样子,
 
  于是他又翻过身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语道:“我办不到。”
 
  灵魂深处,他听到了耶稣的回应:
 
  “不是你父母做错了什么,也不是你犯了罪,只是要在你的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
 
  终于,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平静扫过他的心头,
 
  他如婴儿般慢慢地睁开双眼,重新去认识这个世界。
 
  如今,尼克不仅可以自理生活,学会了打字,游泳…还收获了爱情。
 
上一篇:一青舍:每一个情绪稳定的人背后,都是高情商和大格局
下一篇:许映凌:去看心理咨询的学生就比其他学生更有问题吗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