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启团:最实在的善事就是让身边的家人少因你受苦

    诗人HanielLong说,"我们心底所有美好的感情都凝结在我们对家人的爱里,这份爱留住属于我们的安定,因为也正是这份爱衡量着我们内心的忠诚。"我相信,只有善待你的家人,你才能真正善待天下!
 
       01
 
  一次婚姻课中,有位学员倾诉了自己的苦恼:最近几年她花了很多时间做善事,她也希望先生和她一起行善积德,但先生却对此不理解、不支持,更不参与,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婚姻变得岌岌可危。
 
  这让我想起了过往的一段不愉快经历。2010年我要装修房子,一位热心的朋友帮我介绍了一家装修公司。
 
  "这个老板是狮子会的会员,你知道的,狮子会是国际著名的慈善组织,会员都是热心社会公益服务的企业家,这样的人心地善良,信得过。"
 
  朋友的理由很有力地说服了我,第一次见面我们就签了装修合同。然而,好的开始并没有成为成功的一半。
 
  我一向不爱跟细节,签的是包工包料的合同。原本想当个甩手掌柜的,没想到问题频发,最常见的就是不定期停工。当我有空去看工地时,发现经常没人干活,打电话问负责工程的经理,说老板做善事去了,没钱买材料……
 
  整个装修过程可谓是一言难尽,我希望能早点入住,可是工程进度却一拖再拖。
 
  我焦躁难耐,不断催促,而负责的经理也是满肚子委屈,说老板自从加入狮子会,对公司的经营越来越不上心了,公司业务一落千丈,经营得很困难,很多员工都心生去意。
 
  显然装修公司的老板把很多热情给了做善事,给了帮助别人。但这却让公司经营受到影响,客户满腹牢骚、同事收入减少、公司业务萎缩。
 
  还有那位学员。她热衷做善事却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她对先生的要求遭到了先生的反抗,让本来恩爱的夫妻渐行渐远。
 
  而且,这类事情不仅发生在我们这些小人物身上。
 
  卢梭,法国著名的思想家,他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这是多么智慧的人啊。但也是这个人,遗弃了自己的五个亲生儿女。
 
  季羡林先生,他是我非常尊敬的国学大师。但他的儿子季承却对媒体说:"我的父亲是属于社会的,对于国家来说他是个伟人,但对于家庭来说,他就是一个灾难。"
 
  季老与他儿子的这段公案,且不论是非,只谈情感,终究是一个遗憾。季羡林先生自己也承认,自己这辈子对不起的人不多,儿子就是一个。
 
  不是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吗?为什么做善事却给身边人带来这么多困扰呢?为什么心怀善意的人,与身边的人关系却日渐紧张呢?
 
  02
 
  我不禁要问,什么是善?
 
  我想99%以上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心地善良。可是,为什么两个自认为善良的人在一起时,总是出现各种问题呢?其实也不难理解。
 
  比如一个广东人和一个四川人在一起吃饭,广东人觉得粤菜养生,川菜太油,对身体不好;而四川人则觉得广东菜太清淡,食之无味,广东人不会享受生活。
 
  如果这两个人都带着强烈的善意,都想为对方好的话,就会出现这样一种场景:广东人拼命劝四川人吃粤菜,而四川人也在倔强地要求广东人吃川菜。这顿饭还能吃吗?如果这两个人不幸结为夫妻,可能每天的餐桌就变成了修罗场了。
 
  这就好比中药的配伍。乌头可以用作镇痉剂,可以治疗风湿神经痛。贝母能止咳化痰,有清热散结的功效。但它们一起用的话,就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毒副作用,也就是"乌头反贝母"。两味都是好药,可是放在一起却变成了害人的东西。
 
  佛家称人生有八苦:生苦、病苦、死苦、怨憎恨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以及五阴炽盛苦。佛法博大精深,而且禅宗讲求不立文字,无以言说。
 
  所以我想从心理学的角度跟大家探讨一下人生最常见的苦,就是人与人相处时所产生的苦,因关系中的冲突而生出的苦。
 
  比如那位学员,她做善事帮助别人,绝对是一件好事。可当她要求先生跟她一起参与的时候,她的痛苦就出现了。
 
  因为他先生并没有把做义工排在"必须做的事"之列。也许对先生来说,做好企业,为更多的人提供就业机会,为社会创造财富更有价值。而谁又能说这不是"善"呢?
 
  孟子说,人性本善。所以,理论上来说,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可是每个人对善良的表达方式是不同的。当一个人要求别人用自己认为的善良方式行事时,善意很可能就会变成恶行,因为这样的善意不仅让别人难受,自己也会受苦。
 
  你看看身边某些老人家就知道了。有一些老人,随着年纪的增大,他们的思想也固化了。
 
  他一辈子只吃某几个菜,只穿同一类的衣服,甚至只睡家里那张吱呀作响的床;一旦这些东西发生改变,他吃不下,睡不好,坐立难安。他们当然也看不惯别人。
 
  孙子头发过了耳朵,他就忍不住唠叨,甚至想拿起剪刀;孙女裙子没有盖住膝盖,他就拿着衣服追上去……他们习惯于用自己的标准强行要求别人,而且打着"这是为你好"的旗号!
 
  你难道能说他们不善良吗?可是,这种善良,为什么会让人苦不堪言呢?
 
  而且,不仅仅别人苦,他自己也同样苦。在家里,儿女孙子的生活习惯跟他不一样,他不舒服;出门,满眼看到的都是横冲直撞的车子,不懂礼让的"小年轻",他生气;看电视呢,电视里演的看不下去、说的唱的也无法入耳……
 
  总之,他们看不惯、听不惯、吃不惯,因为不符合他们的标准。在他们看来,所有不符合他们标准的事情,都是不好的、不对的,都应该纠正。
 
  于是,他们带着善良的心去要求别人,让身边的人受苦;当发现什么都改变不了时,则自己受苦。
 
  当然,这种苦并不仅仅在老人家身上才有,几乎每个人都在受这种苦,只是大多数人并没有觉察而已。我认为,这种苦是除了天灾人祸之外,人生之中最常见的苦。
 
  03
 
  离苦趋乐是人类祖祖辈辈的奋斗目标。既然这种苦如影随形,挥之不去,那我们应该怎样让自己少受苦?
 
  监狱是通过限制自由的方式对犯罪分子进行惩罚的一种方式,没有谁愿意待在牢笼里,因为失去自由的人生是痛苦的。
 
  其实,当你带着善意去要求别人时,何尝不是在为他人设置一所无形的监狱?当你要求他人只能按照你认为好的方式行事处世时,不也是把别人放进了你设置的牢笼中了吗?
 
  人们之所以会要求别人,让身边的人因为这些要求而受苦,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对自己也有同样的要求。
 
  因为他严于律己,所以才会严以律人。那么,要放过他人,最好先放过自己。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和伦理道德的前提下,让自己有更大的舒展空间。
 
  如何做?有三个方法:
 
  1)允许自己犯错:
 
  听起来,不犯错是一件很好的事。而一个人想要不犯错的话,最保险的就是踩着前人的足迹不越界。换一个说法,其实就是固守成规,这样必然不会去创新了。
 
  所以允许犯错,可能短期来说是个损失,但长期来看,一定是一个在错误中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能力的过程。能力越来越高,在不断的犯错中,这个人会活得轻松和自在,也会更有动力去大胆尝试。
 
  而突破性的创造,就出现在一次次大胆的尝试中。
 
  2)拓展思维的框架:
 
  在我的新书《圈层突破》中(点击蓝字购买),我花了很大的篇幅写这一点。一个人的生活现状由他的行为创造,而他做或者不做什么取决于自己的内在信念。
 
  所以很多时候,限制一个人的并不是外在的环境,而是其内在的思想框架。框架拓宽了,人生自然就无可限量,正所谓"世界无限,除非你设地自限"。
 
  人的思想、身体同属于一个系统,一端改变了必然影响另一端。所以,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行动去创拓内在的框架。
 
  比如刻意去吃一些自己从来不吃的食物,改变自己的穿衣的风格,或者听不喜欢听的音乐,看不喜欢看的电影,与不喜欢的人相处,等等。
 
  这些刻意、有意的练习会慢慢拓宽我们适应的广度。
 
  3)允许别人与自己不同:
 
  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当你的框架放宽了,你就会包容,就不会因为不同的意见与人发生冲突。
 
  孔子说"吾十有五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六十耳顺"的意思就是活的年龄越大,修炼越深,别人说什么他都能平心静气了。
 
  当然,这是因为孔子一生致力于修行,那些不修行的人,年龄越大思想越固化。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越老越受苦,因为不光耳不顺,眼、耳、鼻、舌、身、意统统都不顺。
 
  04
 
  什么是善?
 
  傅佩荣先生很智慧,他对善有一个很精妙的描述:"善是人与人之间适当关系的实现",而这些关系实现的途径是"恕"。
 
  什么是"恕"?"恕"是"心"上一个"如"字,也就是说,心宽了,人就自如了。你自如了,身边的人也就自在了。还有比让人活得自在更实在的善吗?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修炼好自己,不给身边人添麻烦,不让他因为自己的修养不够而受苦,这是善的起点。
 
  当一个人能够拓宽自己的框架,能够允许别人与自己不同,允许自己在犯错中学习,那不仅仅自己轻松,身边的人也会因此舒服。
 
  当然,我们并不是反对大家做各种形式的善事,我们当然鼓励大家心怀善意去行善。当我们有能力的时候,当然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有能力的人不断地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为社会尽自己的力量,社会才会变得更好,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将从中受益。
 
  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在你准备兼济天下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先"独善其身",从身边开始,善待身边的人。
 
  如果你认为的善事正给他人,尤其是身边的人带来痛苦,也许是时候问一下自己:这是真的善吗?
 
  检验你所做的是否是真善,可以先唤醒你的慈悲心。什么是"慈悲"?悲,就是能感受到别人的痛苦并愿意为其拔除痛苦;慈,就是给予他人快乐。
 
  如果你连身边人的痛苦都感受不到,又谈何给人快乐呢?所以,真正的善,是善待此刻在你身边的人!
 
  真正的修行,是在与身边人的互动中修行!如果连每天都面对的亲人、合作伙伴、客户等这些近距离接触的人你都无法善意对待,那么,刻意去做那些所谓的善事,或者那些刻苦的修行,真的有意义吗?
 
  就算你骗得过天上的神灵,相信也很难安抚自己的良知。
 
  诗人HanielLong说,
 
  "我们心底所有美好的感情都凝结在我们对家人的爱里,这份爱留住属于我们的安定,因为也正是这份爱衡量着我们内心的忠诚。"
 
  我相信,只有善待你的家人,你才能真正善待天下!
 
上一篇:许映凌:为什么出事的总是学霸?为什么学霸们心理问题如此高发
下一篇:武志红:未来20年,有能力对话世界的孩子,都有什么特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