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Yourself:生命充满谬误,我把它还给虚无

  最近大病了一场,到现在也没完全好,但总体来说过得很开心,大家不必挂心。变得显著地更快乐了是近年的事。小时候恐惧人生太长,现在却觉得幸亏人生足够长,长到总能把磨难变过客,让一些以为永不会改变的心境变得恍如隔世。
 
 
  因为身边人的关系,最近想了一些事。
 
  我总觉得,我们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都是俄罗斯套娃的模样,每个人都有一层一层的真相,每一层都是真实的,但每一层都不一样。一个个体的复杂程度,就好比是套娃的层数,复杂的人是那些有着更多层真相的人。
 
  有些人能激活、看见、理解我们更多层的自我真相。这些人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稀少珍贵的,因为在ta面前,我们有着更丰富和完整的存在体验。无论我们是否认为这种体验是必须的,它的确是特殊的——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舒服”的感受。
 
  我现在越来越贪恋这种感受,可能因为都已经不再是总想拼命向他人解释自己的少年时,也终于接受了那些不懂自己的人,纵使剖白了自己的心出来,也一样是不能或者不愿懂的。于是更加珍惜,那个总能在一抬眼间,就看懂你所有的不易的人。
 
  近日重温了我最爱的剧目《悲惨世界》。雨果是我在小学四年级读的,是第一次阅读长长的著作。后来去看了音乐剧。悲惨世界,特别让人质疑人们是为何要竭尽全力过好一生,到最后,高贵的也好、低俗的也好、牺牲也好、误解也好,都是一样化为乌有。沙威在自尽前,有一段独唱,其中有一句法语版的歌词被这样翻译成中文:“生命充满谬误,我把它还给虚无”。每次听都觉得直击心灵。
 
  但现在我却觉得,因为有一个这样深深懂得的人存在,和ta一起时,真的可以觉得世界是不重要的。虚无是不重要的,因为我们是携手面对着虚无。
 
  “他不愿再继续无止境的飞行,/苍白的月亮飘过他的身边,/关于这世界他已经知道的够多。”
 
  ——里尔克《时祷书》
 
上一篇:黄启团:你以为的洒脱可能是一种病
下一篇:许映凌:为什么出事的总是学霸?为什么学霸们心理问题如此高发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