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播客:必须面对自己并非全能,不能占有父母的事实|俄狄浦斯情结

  本篇为伦敦弗洛伊德博物馆“精神分析是什么(What is psychoanalysis)”系列视频之三:俄狄浦斯情结(The Oedipus Complex)。
 
 
  幼儿的情感世界并非太平世界。其中,幼儿经历强烈的欲望与焦虑。在那里,爱的关系首次浮上台面。有爱的关系,就有问题。
 
  在俄狄浦斯阶段,约3到5岁,你被要求做很多困难的事情,得放弃很多东西,要听话、不能坚持想要的东西,必须礼让他人等等。
 
  弗洛伊德日后谈到“婴儿陛下”,也就是小孩视自己为全世界的中心的看法。
 
  对弗洛伊德而言,俄狄浦斯情结所代表的,是必须面对自己并非全能,不能占有父母的事实。他认为这对幼儿时期带来巨大无比,激烈暴力的冲击,而且每个人都是如此。
 
  每个来到地球的新生命都得面对一个任务:掌控俄狄浦斯情结。
 
  ——1905年弗洛伊德《性学三论》
 
  俄狄浦斯情结确确实实是很复杂的,一点也不单纯。以被简化、被误解俄狄浦斯情结而言,俄狄浦斯情结指的是:小孩爱双亲中与自己性别相异的那个人;而憎恨双亲中与自己性别相同的那位,并且将之视为竞争对手。
 
  精神分析早期有个既存的观念:男生爱妈妈,女生爱爸爸。迄今还是有些人认同这观念。然而弗洛伊德已经指出,事情其实更为复杂。
 
  弗洛伊德修正了简化的看法,认为无论小男孩或是小女孩,都会先爱妈妈。因为母亲 (或任何担任母亲角色的人),是提供婴儿一切所需的人。
 
  我看不出引进“恋父情结”这个词汇所代表的进步与好处,因此不鼓励这词汇的使用。
 
  ——1920年弗洛伊德《一位女同性恋个案的心理成因》
 
  无论是男是女,母亲都是最原初的客体。
 
  ——1925年弗洛伊德《两性解剖学差异所造成的心理影响Some Psychical Consequences of the Anatomical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Sexes》
 
  弗洛伊德毫不迟疑与保留地认为,这和”性”有关连。
 
  但是,“幼年时想与父母发生性关系”并不是那么直接明白的,因为这牵涉到“想要有性关系”,究竟是指要有什么?
 
  我不认为弗洛伊德曾说过,儿童想与父母发生性关系。在俄狄浦斯阶段,儿童想要的是,以某种方式占有母亲,与母亲融为一体。
 
  孩子大概模糊地知道,生殖器在这当中有一定的角色,但他们并不全然地明白,成人所谓的经由生殖器官的性交到底是什么。
 
  所以,举例来说,一个23岁的人说“我想跟那个人发生性关系”,意思当然很明确;但对一个3岁小孩,想从母亲那里得到满足,而母亲也一直是给他满足的人,这种对母体的渴望,代表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所以,儿童可能想用性器官摩擦母亲,吸吮母亲的某个部分,跟母亲做各种事情,之后再也不想承认自己曾经想对母亲做这些事。到了10岁、12岁,儿童可能会觉得这类渴望非常的恶心。
 
  有些儿童非常害怕伤到双眼或者失去它们。
 
  谚语说道:我们要珍惜某物,如同眼中的苹果。(注:眼中的苹果 语出圣经申命记 珍贵的事物 掌上明珠)
 
  ——1919年弗洛伊德《难以思议The Uncanny》
 
  弗洛伊德认为,儿童本身希望被爱。不只是儿童爱谁而已,他也需要被爱。可是母亲还有别的活儿要做,她还对其他事情有兴趣。
 
  这是一场竞争、角力,有个对手。因此俄狄浦斯三角关系,讲的是爱与嫉羡、爱与排除他者,以及交织其中的恨。其中包含了对母亲强烈的爱,对任何竞争对手的恨,包括手足、父亲。对同一个人又爱又恨,冲突从中而生。
 
  还有,如果针对对手的敌意若被发现,他们会对自己如何的焦虑。
 
  儿童会自然而然地黏着母亲不放,但是如果母亲也黏着孩子不放,不允许足够的分离,也许是因为,孩子是这位母亲生命中唯一欣慰的对象。那么,对这孩子来说,就可能会产生有待克服的问题。
 
  这也是俄狄浦斯情结的一部分。母亲可能会像排山倒海而来,父亲可能会介入采取行动。儿童对父亲的反应可能是“啊,讨厌”,因为父亲在设立规则。但同时儿童也可能觉得非常宽慰,因为父亲能为他这么做。
 
  父亲的角色,在弗洛伊德的理论模型里,代表着权威、法律,同时也担任母亲的爱的客体对象。后面这一点非常重要。
 
  必须有某些事物,比我们的所为,更能够捕捉母亲的关注。这可能是另一个女人、家庭友人、亲戚,有能力将母亲与儿童分离,或将儿童与母亲分离的任何人。
 
  在这个阶段,我们必须分别讨论男孩与女孩的不同发展,因为这是性别的差异,第一次透过心理的表现而呈现出来。
 
  ——1905年弗洛伊德《性学三论》
 
  俄狄浦斯情结能化解的关键,是要有认同的发生。
 
  弗洛伊德认为,人不是生而为男,或生而为女。他认为,我们趋近于男生或女生的位置,或说是男人或女人的立场。这些过程,其实是在俄狄浦斯情结里完成的。
 
  根据古典精神分析,有一个父亲或有一个母亲的重点之一,就在于提供范例,提供不同性别的模范。
 
  你必须对“男人”与“女人”这些分类概念,找到自己的定位,然后赋予这些分类意义。
 
  某个程度来说,其实无法归纳出恒常、固定的意义。归纳出男性应该如何后,马上会遇到一个不是这样的男性,反之亦然。
 
  这些其实是很困难且强烈的危机时刻,让儿童难以应付招架,其结果也不见得总是稳定的情况。
 
  基本上,没有所谓适当、完美或干净利落的方式来处理俄狄浦斯情结,总是有弄虚作假、模模糊糊的部分,所以解决方式变成:“没关系,继续如此,不会崩溃的,大家都可以共存等等。”但往往都是“哇!真是一团乱!”
 
  某个层面来说,精神分析探讨的是,一个人为何无法把自己建构成男性或女性。
 
  我们在这些案例中所看到的是,每个男孩或女孩都无法顺利、完美地通过这个情结,这是每个人都必须处理的课题。但令人惊讶地,却很少有人能够以理想的方式来应对。
 
  ——1917年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
 
  精神分析有一个概念,认为俄狄浦斯情结、以及怎么处理这个情结,会留下一生的印记,或一辈子纠缠我们。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你可以在成人身上看到俄狄浦斯情结的运作。
 
  个案来找精神分析师时,除了直接讨论症状之外,还会说些什么呢?除了重复的恶梦、忧郁、焦虑之外,他们还说些什么呢?
 
  他们会谈职场的人际关系,男女朋友以及伴侣的感情关系,但是他们也会谈到自己的父母、家庭。
 
  我们经常看到,弗洛伊德标举、重视的俄狄浦斯情结,仍然持续在成人的生命里运作。
 
  有人主张所谓的俄狄浦斯情结,其实是有着规范的功能,将男与女区隔开来。
 
  至于我们是否能在于每个个案中,都确实看到俄狄浦斯情结,则是另一个问题。
 
  我们得见的是,人们透过各种方式,无法达到教科书所描述的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在某个程度上,就是在探索这个失败的历史过程。
 
  是呀,人类的生活不就是如此吗?你得尝试克服家庭带给你的恐惧!
 
上一篇:黄启团:是什么让你匆匆赶路
下一篇:黄启团:你以为的洒脱可能是一种病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