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启团:是什么让你匆匆赶路

    心理学研究发现,驱使我们做某件事通常有两种动力:一种是趋向快乐;第二种动力是逃避痛苦。
 

 
 
  01
 
  前段时间,我在美国参加了壹心理主办的中美心理学交流活动,拜访了不少美国著名的心理机构,有幸与很多优秀心理机构创始人进行交流,其中SoundsTrue的创始人Tami最值得我尊敬。
 
  SoundsTrue是一家集心理书籍出版和线上心理课程于一体的公司,自1985成立以来,以唤醒人类意识,支持个人的转变为使命。从Tami那洋溢着生命喜悦的分享中我感受到,她深深地热爱着她的事业。
 
  一个人能33年如一日地享受她的工作,就凭这一点已经足以让我十分敬佩。
 
  并非每个人都能十年如一日地享受自己的工作,即便是已经取得了非凡成就的那些人,比如中国著名投资人邵亦波先生。我并不认识邵亦波先生,从他发文《向人类苦难宣战》之后,我开始关注他的事迹。
 
  在邵亦波的成长中,加在身上的形容词一直是牛气哄哄的,"数学神童""哈佛才子"……2003年,当邵亦波以2.25亿美元的价格将他创立的易趣出售给ebay时,他的风头一时无人能及。
 
  彼时,淘宝还没有创立。而29岁的邵亦波已经拥有了幸福的婚姻,以及许多人穷尽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财富。
 
  可是,他并没有从这些巨大的成功中获得太多的满足,用他的话来说:"蛮嗨的感觉很快就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焦虑!
 
  邵亦波开挂般的人生获得了无数的"第一",可为什么这些"第一"没能阻止那无尽的空虚感呢?如果像邵亦波先生这样的成功都无法获得喜悦的话,那我们一直在拼命追逐的所谓成功还有意义吗?
 
  可是为什么像Tami这样的企业家却能够享受她的工作33年,并且乐此不疲呢?是工作的辛苦程度不一样?还是别的什么不一样?
 
  02
 
  下面这个故事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思考。
 
  记得十多年前我参加一个心理学课程时遇到过一对夫妻。那位妻子在课堂倾诉说,丈夫三年前参加了某个心理学课程,回来后就"死了",希望老师能救救她丈夫。顺着那位妻子的目光,大家看到了角落里一位沉默不语的男士。
 
  原来,他们在内地某省会城市拥有3家生意兴旺的饭店,日子一直过得红红火火的,但丈夫自从三年前参加某课程之后,像换了个人似的。
 
  "回到家里就是睡觉,要不就去寺庙、道观这些地方呆几天,有时还会随意走上一辆公交车,直到深夜公交车收车才回家。"妻子声泪俱下:"他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不做,就像个死人一样!"
 
  老师安慰了妻子之后,为丈夫做了个案处理。
 
  事隔多年,个案的处理过程我早已记忆模糊,只记得在那五天的课程里,那位男士不喜欢跟任何一个人说话,只在旁边默默地盘腿而坐,仿如一位入定的禅师,或是淡漠的局外人,在一个三十多人的课堂中他特别扎眼。
 
  那是一个四个阶段的疗愈性课程,三个月后,夫妻俩又一起回到了我们的课堂。
 
  一见到老师,妻子含泪跪在老师面前,哽咽地连声说:"谢谢老师,我老公他'活'过来了,他'活'过来了……"
 
  原来,上个阶段的课程结束之后,她的丈夫竟然重新投入到饭店的经营管理中,而且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用心,原来快要倒闭的饭店如今又生意兴隆。而更让她欣喜不已的是,那个坏脾气的丈夫竟然变得温和起来了。
 
  确实,我们都感受到了丈夫前后两次的变化。第一次来,他很沉默,总是一个人独处,不跟任何人打招呼。而这一次,他很快跟我们融为一体。
 
  受到妻子如此隆重地感谢,老师并没有居功,他轻轻扶起这位妻子,然后说了一番话,那番话,我至今印像深刻:
 
  "你丈夫的复活,并不是我的功劳。他的转变其实始于三年前那个心理学课程。以前,他为名、为利、为生存拼命工作,仿佛有一头老虎在追赶着他,内心的恐惧和焦虑不断在消耗着他的能量,他看起来把工作做很好,但其实他并不快乐。
 
  所以你觉得他脾气坏。自从他上了那个心理课程后,他开始重新思考他的人生,他是谁?他为什么而活?那些看起来很荒唐的行为,其实是往内积蓄能量,是在内修。
 
  而我,只是在他准备好所有的能量之后做了一点点转化工作而已。如果要感谢,您还要感谢他原来那位老师。"
 
  03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是山,看水仍然是水。
 
  虽然我还没有彻悟,暂时还没领略大师彻悟后的精妙之处,但我知道,在俗世中也同样存在这三重境界。
 
  以我这位同学为例,没上心理学课程前他做饭店是做饭店,上完课后,他不想做饭店了,开始从饭店中逃离,再上一个课程后,他又重新做饭店了。同是做饭店,但前后两次已是两种不同的境界。
 
  我猜想邵亦波先生也当经历了这一过程。他厌倦了他的成功之后,开始通过心理学课程、灵修等方式寻找新的自己,从向外求转向内求。经过几年的学习,他开始敞开心灵跟别人沟通。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现在我看一部电影、一本书常常会哭,也经常会笑得很大声,没事也会跳跳舞。"他重新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快乐。
 
  接着,他开启职业新征程。这一次,他决定向人类的苦难宣战,投资1亿美元创建"evolve.ventures"基金:"它不以盈利作为第一目标,而着重于用科技满足人类深层次的需求,减少世界上的苦难。"
 
  一时间,一片哗然,惊醒了不少依然在痛苦中追逐着成功的企业家。
 
  同样是投资,这一次跟以往的投资完全不一样!这难道不正是人生的三个不同境界吗?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饭店还是那饭店,投资还是那投资,究竟差别在哪里呢?
 
  心理学研究发现,驱使我们做某件事通常有两种动力:一种是趋向快乐。最原始的快乐源于我们的欲望得到满足。一个人希望通过工作来获得名利或者权力就属于这种。
 
  比如楚霸王项羽,他看到秦始皇出游时的盛大仪仗,生出了权力欲,感慨道:"彼可取而代也!"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力,拼上了自己的性命。
 
  第二种动力是逃避痛苦。很多人是被恐惧驱使着奔跑的。不想过穷苦的日子,或者害怕被欺负,于是拼命往前跑。大多数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都是在这种动力驱使下奋斗的,我也不例外。
 
  贫穷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伤痛的记忆了,考上大学本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可是我们全家都开心不起来,因为穷,上大学成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我的大学是靠勤工俭学和奖学金度过的,想想每次吃饭时那仅有的一勺黄豆,我哪敢不努力工作?
 
  追逐欲望,或者逃避痛苦,这是普通人做或不做某件事情的两种动力。大多数人都在这两种动力的推动下获得了成功。但成功源于是,痛苦亦源于是。欲望永无止境,而恐惧更是一个无底深渊。
 
  不管获得了多少财富,欲望都不会被满足,还想要获得更多;就算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世间所有的财富,还是不得安宁,因为对失去的恐惧如影随形,于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焦虑和不安纠缠在心头……
 
  04
 
  悲观主义哲学家叔本华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似乎,生而为人,唯苦而已。
 
  但我并不同意这样一种说法,因为一个选择没有选择,两个选择会左右为难,凡是总有第三种选择。那第三个选择是什么呢?
 
  第三种动力叫做使命,或者叫生命的意义。
 
  使命,原指出使的人所领受的任务或应负的责任,泛指一个人价值所在。用心理学家马斯洛的话来说,叫"自我实现",也就是说,当你能为他人或社会提供价值时,你会感到很有意义并因此感到快乐。
 
  很多历史伟人都是在这种动力的驱动下建功立业的。
 
  比如,一生为消除种族隔离的南非总统曼德拉说:"当我从监狱中走出的时候,解放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就成了我的使命。"27年的牢狱生活丝毫没有影响他的信念。
 
  还有,伟大的慈善工作者特蕾莎修女把"为地球上陷入黑暗的人点燃他们的灯"作为自己一生追求的价值。她从18岁进入印度,并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那里的穷人。
 
  使命的力量有多强大?
 
  马斯洛形容说:"一个作曲家必须作曲,一位画家必须绘画,一位诗人必须写诗,否则他始终无法安静。一个人能够成为什么,他就必须成为什么,他必须忠实于他自己的本性"。
 
  得人心者得天下。使命的力量之所以强大,因为使命可以凝聚人心,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力量,是大众的力量,也是天地的力量。
 
  05
 
  第三种力量不仅仅是强大的,而且是快乐的。
 
  我们来看看下面这个小故事。
 
  米尔顿.艾瑞克森是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师。一次,他到美国中南部的一个小城讲学,一位同伴希望他顺道看看他独身的姑母。
 
  同伴说:"我的姑母独自居住在一间老屋,无亲无故,她患有极度的抑郁症,人又死板,不肯改变生活方式,你看有没有办法令她改变?"
 
  埃里克森到同伴的姑母家去探访,发觉这位女士比形容中更为孤单,一个人关在暗沉沉的百年老屋内,周围找不到一丝生气。埃里克森请老人家带他参观一下她的房子。
 
  他真的想参观老屋吗?当然不是,他是在找一样东西,找寻一样有生命气息的东西。终于在一间房间的窗台上,他找到几盆小小的非洲紫罗兰——这屋内唯一有活力的几盆植物。
 
  姑母说:"我没有事做,就是喜欢打理这几盆小花。"埃里克森说:"好极了!你的花这么美丽,一定会给很多人带来快乐。如果你的邻居、朋友在他们特别的日子里能收到这么漂亮的礼物,他们该有多高兴啊?"
 
  从此之后,她开始大量种植非洲紫罗兰,城内几乎每个人都收到过她的礼物。与此同时,她的生活也因此大有改变,一度孤独无依的姑母,变成市里最受欢迎的人。
 
  在她逝世时,当地报纸头条报道称:全市痛失一位"非洲紫罗兰皇后"。几乎全城人都去为她送丧,以感谢她生前的慷慨。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能感受到这位老人家的晚年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她为什么能从孤独和抑郁中走出来,我想已经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了。
 
  邵亦波先生今天之所以会"笑得很大声,没事也会跳跳舞",是因为他不再是为欲望和恐惧而投资,而是为了"减少世界上的苦难"而投资,看似同样是投资,实属两种不同的境界。
 
  06
 
  如何才能找寻到属于自己的独特使命和意义呢?
 
  1)保持觉察:
 
  不妨问问自己,"我享受自己的工作吗?"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么,驱动你工作的很可能就是前两种力量,满足欲望或者逃避痛苦,看见才能重新选择。
 
  2)从外求转向内求:
 
  很多人习惯于通过外在的物质、权力、声誉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或逃脱内心的恐惧。古印第安人有一句谚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你的灵魂"。试一试停下脚步,通过打坐、禅修等方式,正视并穿越内心的欲望与恐惧。
 
  3)通过心理学疗愈自己:
 
  绝大多数情况下,恐惧并不是真实的,只是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创伤造成的匮乏,正因为内在匮乏,才导致你的贪欲,为了满足这些贪欲,你只好疲于奔命地向外索取。
 
  这一切,都是内心的一种执念而已。一旦疗愈了这些执念,我们就能活得自在自如。
 
  爱尔兰俚语说:We are in the middleof things.(我们什么事都做不了)。一旦跟随自己的欲望或者任由恐惧所驱使,我们真的"什么事都做不了"。
 
  能照耀人生泥沼的那道光便是你自己。当你终于找到那个天赋的使命,活出与生俱来的生命价值,你终将告别"另一种苦难"。
 
  最后,送上朋友胡TT翻译的一首小诗:
 
  “
 
  一个雪夜,驻足林间
 
  罗伯特.弗罗斯特
 
  翻译/胡TT
 
  这林子属于谁,我想我知道。
 
  不过他的房屋在镇上;
 
  他不会看到我在这里驻足
 
  看着他的林子被白雪覆盖。
 
  我的小马驹,一定很奇怪,
 
  为何附近没有农场,我却停了下来。
 
  在林子和冰湖间,
 
  是一年中最黑的夜晚。
 
  它晃了晃马鞍上的铃铛,
 
  想问问是不是弄错了,
 
  回应它的只有掠过的柔风,
 
  和绒毛般飘落的雪花。
 
  林子美丽、黑暗、深邃,
 
  可我还得信守那些承诺,
 
  在我入睡前,还有许多路要赶,
 
  在我入睡前,还有许多路要赶……
 
  ”
 
  我经常借胡TT的一句话自问:
 
  是什么,让你总在匆匆赶路,无法驻足?究竟是使命,还是执念?
 
  在一次打坐中,我获得了另一个答案:是游戏。亲爱的朋友,你呢?
 
上一篇:许映凌:心理咨询师的孩子还会有心理问题吗
下一篇:精神分析播客:必须面对自己并非全能,不能占有父母的事实|俄狄浦斯情结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