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映凌:有一种抑郁叫做谁也看不出来我抑郁

  朋友推荐过来一个个案,对方觉得自己是抑郁症,想找心理咨询师。朋友很困惑,这也是抑郁症吗?因为并没有任何的迹象显示出来抑郁状态,平时一起带着孩子参加活动,照顾家庭,跟大家一起的时候没有很兴奋,也没有很低落的情绪,人很温和,对人友好。
 
 
  我明白朋友的意思,这也让抑郁者很难得到有效的帮助,当他们做出一些危险行为时令人震惊,啊,这个人也抑郁!?
 
  但我并不惊讶,因为那些来到咨询室里治疗的抑郁者看起来抑郁的并不多,相反,他们大部分都有着正常的样子。
 
  他们对熟悉的人微笑和表示快乐,对陌生人表示亲切与和善,只有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感觉很不好,他们会让咨询师知道他们真实的样子,那就是,我有抑郁症。
 
  通常青少年与儿童容易被发现,因为他们相对而言少些伪装,当学业与生活中的状态改变就会被发现。成人隐藏得很深,他们有着牢固的假面,这个假面戴久了,很难取下来。
 
  假面、面具是社会功能的一部分,用于应付一些社会交往的需要,也是自身能力的一部分。他们的问题在于,把大部分的精力用来应付生活中的各种事务,这些事务未必是自己所真心喜欢的,只是“责任”、“应该”、“大家都如此,我不能有其他想法”等等,长期以往,另一个真实的自己被过度地压抑,在奄奄一息时终于忍不住向主人求救:我不想就这样死去。
 
  这种类型的抑郁者存在于生活中的各个角落。
 
  长期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为了生计疲于奔命;被强力地控制按照某种方式生活;长时间地做某一种角色,并且受限于自己的角色无法脱身,比如家庭主妇。
 
  这种类型的抑郁症极难被发现,因为他们曾经是快乐满足的,他们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快乐。明明一切都是符合这个社会的正常标准,个人生活还有着被人羡慕的面相,总之,你这样的,没有理由抑郁。说自己抑郁容易被说是矫情,是生活太好了呗!
 
  检测自己是否进入抑郁状态
 
  1、体验自己的状态,是否可以平和地做事情?
 
  包括带孩子、做家务,或者长期地重复地做某项工作,你未必从中得到快乐,但你并不厌倦厌烦,如果你觉得烦,烦的频率有多高?是属于正常的范围还是过高?你可以和过去做一个比较,去咨询信任的朋友或者专业人士。
 
  需要留意的是,你过去的好状态并不代表今天的安好。曾经孩子的到来让你感觉到很满足很快乐,再苦再累也觉得值得,但今天这些已经无法让你觉得生命有意义。
 
  过去的工作曾经让你觉得很有价值,但今天你已经无法从中得到成长的发展的欣喜,哪怕这份工作看起来再好,都无法滋养你,无法满足你的需要,你需要尊重的是真实,而不是对错。
 
  2、以你的真实感受为准,而不是别人说什么。
 
  永远就是有些人容易随遇而安,有些人更容易满足,有些人更容易接受现实,有些人更愿意对现实妥协,但这并不代表你必须也是如此,他们没有错,你也一样,你有新的需要、新的想法,你想实现与探索未知的部分,这都需要被允许,而不是被粗暴地阻断。
 
  3、积极寻找能帮助与支持你的资源。
 
  有任何的情绪状态都不可怕,也不需要被责怪;当然,有追求有梦想更是如此。去积极地寻找那些能理解与支持你的朋友与亲人,那些个人状态良好的人,去与他们交流。
 
  人以类聚,相同状态的人会在一起,这带来了安全感,同时也再来了阻滞,容易让你以为除了像你这样的群体之外,不存在其他不一样的活法,那些活法会很艰难更痛苦。
 
  但事实并非如此。
 
上一篇:犯罪心理学:人,天地过客,一切随缘;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下一篇:许映凌:让我特别心累的是,我要装出没有抑郁的样子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