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映凌:如何看待“大师”们频频爆出的丑闻

  某寺庙方丈爆出“性侵”,如何看待和尚、教授、灵修大师、公益圈知名人士等频频爆出的丑闻?

  公益圈媒体圈“性侵”频发,如何揭穿知名人士的“皇帝的新衣”?

  在这些事情曝光之前他们是衣冠楚楚、才高博学、品德高尚的“圣人”“能人”“大师”“成功人士”,拥有着普通人所渴望的光环与荣耀。所以,一旦被揭露出各种丑闻,就特别令人震惊,因为民众对于他们有更高的期待,当他们的形象坍塌时,更容易引发人们的议论与思考。

  再一次证明,人间道德的化身并不如人们想象那样,拥有对道德至高无上的诠释权威和优越地位。恰恰相反,就像无数次Me too运动呈现的背后逻辑,即它根源于加害者与受害者权力地位的不对等,以及这种不对等状态无法获得体制机制的救济与保障。

  如果人们对这一原因有深刻认知,那么便不会对一个组织更为严密、等级更为森严和独立封闭的宗教团体内发生类似事情而感到惊讶或者说难以置信了。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性是身体的本能欲望;从社会的角度看,金钱、权力更是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但凡是人,都需要诚实地面对这些欲望。

  有些人在某些阶段会表现得特别的“品德高尚”,但那并不是绝对的真实,或者说那并不代表永远是这样,因为他们的“完美”基于许多限制性的因素。比如,时机问题、资源问题、胆量问题,当时机成熟,他们才真正经受到了考验,这时候,人性本能的部分就会像猛兽出笼。

  人性最容易在三个层面陷入困境

  01

  滥用权力

  最常发生这种情形的机构、团体是权力集中于某一个人,哪怕已经对学生造成不良后果,大家还是会倾向于相信并继续追随。结果在修行、教学中,权力取代了爱。

  滥用权力可能会伴随权力拥有者的自我膨胀,随着阶级制度的建立,对学生、受众进行区分,产生秘密派系、威胁恫吓,以及依赖和独裁。

  当派系意识混杂了权力的滥用,就会滋生傲慢、偏执、孤立,严重的还可能落得兵戎相见、监视窥探、挣扎救生的下场。

  有些滥用权力的老师建立了不容质疑的阶级制度,听从的人就是圈内人、自己人,从中选出大量亲信,培养出许多愚忠的信徒,丧失了独立意识,哪怕后来许多事情公诸于众,仍然不会离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永远避而不谈这些问题,变成了精神的奴隶。

  02

  金钱利益

  不可否认,“品德”能带来大量的金钱。公益、灵修、禅修……可能对人的生活产生很大的冲击,使人变得很大方,而为机构带来大量的金钱。如果老师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而不习惯接触大笔财富,或欲望因此而膨胀,就可能在有意无意间滥用存款和基金。

  极端的例子还有把宗教、禅修、教学当成敛财的工具,鼓吹成某种“高级生活”,骗取学生的钱财等行为。

  03

  性欲与伤害

  老师、上师、喇嘛的角色被滥用,而产生伪善或秘密性行为,违反其誓言或教义,表现的方式可能是利用、通奸、滥权等危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行为。

  有时候,秘密的性行为是以“密宗”之名或特殊教法进行的,对信徒进行精神操控。

  潜意识的性欲太容易混杂进教法中,令人困惑难辨。比如有些在密集禅修训练中进行裸体约谈,掺杂于其中的性欲干扰了真正的教学。

  “大师”们为何沦陷

  许多的修行会忽视或否认我们自己的人性。许多的誓约和戒律会保护学习者不触及性,他们一直接受神秘而内在的训练,几乎不碰触人性的困难议题:性欲、金钱、权力等人性的部分。

  这种切割能培养出熟悉某些领域的老师,却使他们在个人生活的大部分领域发育不良。比如,他们可能在与伴侣相处时困难重重。

  只有随着修行的深化,真实地全面面对自己的各种欲望之后,才能转化最深层的欲望、攻击性与自我中心的根源。

  这种情形在性欲上最为明显。性欲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它是所有人性的源泉,是人的创造力所在。

  要真实地看见性欲而不是回避它。鸟儿有性、蜜蜂有性,人更是如此。就像不同的文化、族群一样,他们的性生活也各有不同,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单一性伴侣和多重性伴侣。

  其次,“大师”们总是孤独与孤立的,他们被投射出完美与理想化,也助长了自己的错觉。“大师“四周总是围绕许多仰慕他的信徒,却没有同侪,没有人可以开放而诚实地谈话。他们没有私生活,总是为团体的需求尽责,深深扮演结合母亲、父亲、神甫、疗愈者、顾问等角色。

  寻求团体的学生不会预先设想自己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心智的不成熟与虚幻的期待会令人更容易陷入其中,特别是宗教界的堕落对个人会是更为严重的破坏。它不仅摧毁人的肉体,而且坍塌受害者的价值和精神体系,彻底摧毁一个人。

  但近来的新闻事件与媒介都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些问题。整体来说,权力、金钱、性与膨胀的自我都是人性的难题,各种老师自然无法豁免,在寻求成长团体或者学习的对象时,需要有这些基本的辨识。

  1、  最年长、资深的学生是否快乐、成熟?还是一直是个学生和儿童的角色?

  2、  是否有宗派意识或分离主义倾向?

  3、  所参加的团体让你感觉到自由还是被控制?

  4、  这个团体是否有一些基本的戒律?比如乱性的戒律?

  5、  参加团体之后你的自我是丧失了还是更健全?

  6、  参加团体让你有能力回到现实还是更远离尘世?(不排除有阶段性的远离尘世)

  最后,大多数的老师并不会滥用自己的角色,他们是美德和慈悲的典范,但我们可以了解这些问题是如何发生、为何发生,才能避免自己落入陷阱,而是创造出有更多自觉与觉知的团体。

  参考书籍:《踏上心灵幽径》 [美] 杰克﹒康菲尔德

上一篇: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荣格学派分析梦的七个步骤|杨韶刚
下一篇:中国心宇心理网:自卑感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