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启团:你所谓的“为我好”只不过是一种操控

  01

  又到了一年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每到这时总有家长会问我:"孩子选什么专业好啊?",我经常会碰到因为这个问题而闹得不可开交的家长和孩子,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多年前遇到的一个案主。

  她是我《升级生命软件》课程中的一位学员,声音轻柔,安静乖顺,很少主动参与课堂互动。老实说,在她讲述自己的故事前,我并没有注意到她。但是,她一开口,却让包括我和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惊。

  "我一直觉得有一天我一定会闯祸,闯一个大祸,谁都无法挽回,完全打破我目前的生活状态",她轻声说着,双手拘谨地放在膝盖上,眼里闪耀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光彩。"到那时候,我爸爸肯定会惊呆掉。"说到这,她捂着嘴吃吃地笑了两声。

  她名校毕业,丈夫年轻有为,双方是公务员,之前的人生平顺得让人嫉妒。而她却像一个被宠坏的公主一样,一心只想摔烂自己美丽的洋娃娃。我在心里忍不住追问"为什么"。

  她接下来讲述的故事让我心痛。

  她说自己是一个演员,爸爸就是她人生大戏的导演,她在爸爸的指导下演着自己的人生。她的生活一直被爸爸安排:从幼儿园到大学,学什么专业,干什么工作,包括现在的老公,都是爸爸一手安排的。

  从理智的角度看,她确实在走一条最优的人生道路,以爸爸的能力和资源,她走的每一步几乎无可挑剔。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总有一股反抗的力量,其实她并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于是,闯一个祸让这部大戏结束,就成了她心底越来越强烈的念头。

  02

  也许你会经常听到有人对你说"这是为你好",他们可能是父母、爷爷奶奶、老师或者那些"经验老到"的人,他们以"这是为你好"为由,安排着你的生活,导演着你的人生。

  但这真的是"为你好"吗?大禹治水的故事大家肯定很熟悉,但大禹父亲治水的故事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尧在位的时候,黄河流域发生了很大的水灾,庄稼被淹,房子被毁,老百姓深受其害。大禹的父亲叫"鲧",他一心想治理水患,让老百姓免受其害。但是,鲧花了九年时间也没有治理好水患,因为他只懂得水来土掩,造堤筑坝。

  结果洪水冲塌了堤坝,淹死了更多人,反而造成了更大的损失。舜接替尧当部落首领后,发现鲧治水不当,便杀了鲧,又让鲧的儿子禹接着去治水,这才有了大禹治水的故事。

  大禹改变了父亲鲧的治水方法,他开渠引水,疏通河道,把洪水引到大海、农田,化害为利。结果我们都知道,大禹成功地治理了洪水,并因此受到百姓爱戴,继承舜的位置,成为首领。

  同是治水,这一父一子,不同的方法,完全不同的结局。治水如此,"治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鲧治水的方法其实是一种控制。

  什么是控制?控制的对象一般是事或物。为了安全或其他目的,通过人为的力量让事情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就是控制。

  控制的目的是为了安全,比如鲧,他想控制洪水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百姓的安全。但是控制一定会带来一个反作用力。当这两种力量对抗的时候,不仅消耗了自己的力量,而且万一有一方失败,就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鲧就的例子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人对物是控制,人对人就是操控。操控就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违背他人的意愿,强行要求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人对人的操控同样会带来反作用力。

  比如上面说的那个案主,她之所以一直想闯祸,是因为她过往的人生一直被父亲操控,在她看起来听话的外表下压制着一股反抗的力量。只是,这股力量还没有足够大,还没有强大到突破控制而已。

  我们可以想见,一旦这股力量冲破父亲的操控,这个表面光鲜的家庭就岌岌可危了。因为内心那股反抗的力量一旦爆发,乖孩子的破坏力绝对会让你难以想像。

  几年前的一个恶性犯罪案例我想大家还有点印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罪犯都是一个好孩子,他是北京最有名中学之一的优等生;不仅学习成绩好,还坚持很多业余爱好,是无数家长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

  在父母的安排下,他从小就跟随名师学钢琴、书法、冰球,并在这几个领域多次获奖……设想一下,如果他一直按照爸爸妈妈规划的道路走,他会是一个熠熠生辉的星二代,前途光明的好青年。

  但是,某一天,他突然性情大变,开始斗殴、轮奸……还有比这更恶劣的孩子吗?

  03

  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就越大。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操控一个人的代价了,可为什么我们总喜欢去操控别人呢?特别是父母对孩子。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但父母为什么喜欢对孩子以"爱"为名行"操控"之实呢?操控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呢?

  从心理学的角度说,操控的背后是因为缺乏安全感。

  安全感是渴望稳定安全的心理需要。是指人们从恐惧与焦虑中解脱出来的信心、安全和自由的感觉。安全感是对可能出现的对身体或心理的危险或风险的预感,以及个体在应对处事时的有力、无力感,主要表现为确定感和可控感。

  当一个人安全感缺乏时,为了增加自己的确定感和可控感,他就会不自觉地操控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些弱小者,让别人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去做事,甚至是过一生。他们以为这样是"为你好",其实,他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到更安全而已。

  当一个人安全感足够的时候,他会相信自己的孩子、亲人,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做好自己的事情。

  当一个人对安全有足够的信心时,就无需去操控他人,这样,在他身边生活的人才能够真正活出自己,享受人生,否则,只会成为操控者的傀儡。

  所以,一个人是否有足够的安全感,直接决定了他身边的人的生活质量。

  而一个人是否拥有足够的安全感,来自多方面的因素,精神分析流派认为安全感与一个人童年的成长状况有关。

  一个人在成长的早期如果能够获得父母或其他重要看护人的很好照顾,他对这个世界就会感觉安全。反之,就会安全感缺乏。

  04

  既然安全感这么重要,怎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安全感呢?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找心理咨询师来疗愈自己,或者走进一些疗愈性的课堂。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因为专业,效率才会更高。

  第二个办法,来自心理学的著名实验,毒蜘蛛实验。

  研究发现,多数人面对毒蜘蛛的时候,内心会充满恐惧。但是当这个人说出"我很害怕"的时候,他心中的恐惧就会得到大幅度减少。所以,说出自己的担心,恐惧感就会减少。

  比如,那些总想操控自己孩子的家长,如果他能够向孩子表达:"孩子,我担心你自己不会填志愿,选了不好的专业,以后找不到好工作""孩子,我对你的未来有一份担心"……

  当他能说出这份担心的时候,就能减少自己的不安全感,从而让孩子获得更多的自由。

  第三个办法来自大禹治水的启发。

  前面我们说过,鲧治水用的方法是修筑堤坝,是"堵";而大禹治水用的是疏导的方法,是"引"。虽然父子俩面对的都是洪水,是同一股力量,但因为使用的方法迥异,得到的结果也完全不同。

  不安全感跟洪水一样,都是一股力量,如果压抑它,控制它,总会有控制不了的那一天。与其控制,不如像大禹那样引导,让这股力量变成激发我们成长的动力。人们之所以会感到不安全,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如果自己变得强大了,自然就感到安全了。

  同样的恐惧,它可以成为操控别人的原因,也可以成为让自己更强的力量。

  05

  我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但光有善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方法。

  当我们都以"我是为你好"为理由,去操控别人的时候,你的善良就会成为伤害他人的理由。从操控中看到自己的安全感缺失,并承认自己缺乏安全感,这样你身边人的日子才能好过一点。

  也许有读者会说,难道孩子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我不应该给他一些引导和控制吗?

  我并不是要求家长放任孩子。对那些真的会引发人生安全的状况,我们还是要去控制的。当我们以更有经验的角度看到,真的可能发生危险时,需要帮助孩子去规避。特别是那些很明显的危险,比如吸毒、犯罪,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

  只是在大多数时候,人们的操控并不在这样的范畴里面。别人要过什么样的人生,那是别人的自由,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都应该受到尊重。如果你真的博学智慧,你可以给予建议,但要允许别人做自己的选择,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孩子。

  但愿更多人能意识到这一点,希望每一个面临人生选择的学子都能够自主地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和学校,开启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


上一篇:黄启团:从电影药神看“烂人”是如何变成“英雄”的
下一篇:许映凌:懂得这个道理的伴侣,都过得比较幸福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