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启团:从电影药神看“烂人”是如何变成“英雄”的

  世间所有的冰冷,
 
  都是对温暖的隐藏。
 
  ——题记
 
 
  ”
 
  01
 
  "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我不是药神》这部剧火了,影片的亮点网上有各种影评可以看,今天团长想从心理学的视角,和大家聊聊一个"烂人"是如何变成"英雄"的。
 
  据说导演和徐峥说戏时,说他给程勇前期的人物形象定义为两个字:"烂人"。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程勇,头发就像鸡窝,穿着一件破破的夹克衫,趿拉个拖鞋叼根烟,对人对事的态度都属于人憎狗嫌的渣男。
 
  他谈判不成,就揍律师,之前还会家暴老婆。自己无力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又坚决不允许儿子随前妻移民,找不出正当理由就只能硬搬出"我是他亲爹"。
 
  他邋遢堕落,不思进取,既没本事又没钱,房租和老爸养老院费用只能月月拖。卖不出神油,只会窝在小破店里,昏天黑地乌烟瘴气地打低智商游戏。
 
  生活哪哪儿都是破洞,哪哪儿都在漏雨,这样一个活在夹缝里的男人,性格暴躁蛮横还自私 。
 
  这,不就是被我们齐齐声讨口诛笔伐的那种烂人吗?可是最后,程勇这个"烂人"却变成了英雄,就连我这样比较理性的人,也数次被他感动得落泪,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一个烂人变成英雄的呢?
 
  在生活中,也许我们还会遇到比程勇更烂的人,他们总是那样让人讨厌。他们出口伤人,不顾他人感受;他们自私自利,凡事只顾自己;他们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大打出手;他们做事没有底线和原则,为所欲为、伤天害理……
 
  这些让我们讨厌的烂人,难道他们天生就是坏蛋吗?电影中的程勇最终变成了让人感动的药神,生活中的那些"烂人"是否也能变成英雄呢?
 
  02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知道那些"烂人"为什么会那样让人讨厌。
 
  我在《只因目中无人》一书中讲过一个故事,有个学员的生活就被这样一个暴躁蛮横的人纠缠,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他的父亲。
 
  他最怕在工作时突然接到保姆的电话,每次接到都是爸爸又发酒疯的消息。爸爸几十岁了,特别爱酗酒,每次喝醉就砸东西,家里的家具砸坏了一套又一套,他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自己突然被紧急叫回家了。
 
  父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医生已经再三强调不能再酗酒了,但是没用,还是照样喝,喝完就把几个孩子叫过来大骂一顿,不孝顺,不如生下来就……,什么难听的话都能骂出来。
 
  每一次闹事都要儿女放下手上的工作赶回家里解决才算完,反复劝说无效。以前他一直觉得父亲是一个"蛮横无理"的人,无法接受。
 
  学了心理学之后,这位学员开始明白,父亲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父亲只能透过这种方式才能让孩子回家,因为几个孩子工作忙,很少回家陪老人家,每次发酒疯后,子女都会回家看自己,这时全家人才能暂时地团圆。
 
  当他看到了父亲酗酒这个行为背后的那份孤独,立马召集兄弟姐妹开了个会,定下每周轮流请老爸喝早茶的计划,从此之后老爸再也没发过酒疯。
 
  每个行为背后,一定有一个正面动机,行为也许有错,但动机总会有正面的部分。那些"烂人"有让人讨厌的行为,其实是因为他们的内心有无处诉说的痛苦。
 
  03
 
  人类能够存活到现在,是因为学会用各种防卫手段来保护自己,只是这些手段在保护自身安全的同时,容易给他人带来无心的伤害。
 
  当自己很弱小,或者自认为自己很脆弱的时候,人类就想保护自己。只是每个人保护的方式不同,极端的人会把自己变成一只战战兢兢的刺猬,从单纯的保卫自己变成对爱人和亲人也会露出尖锐的刺。
 
  无论是影片中一开始的混混程勇,还是这位学员酗酒的父亲,他们之所以让人讨厌,就是他们身上的刺让周围的人不舒服。
 
  而要收起保护自己的刺,有两个方法,一是强大自己,我们都是在变得更强大时才更有力量保护自己,但是这条路比较长,需要用一生去实践。
 
  第二则是唤醒自己本有的力量。
 
  如何才能唤醒自己内在的力量,方法有很多,本文只谈其中一个:用慈悲来融化自己的盔甲。
 
  慈悲是佛教词汇。慈爱众生并给与快乐(与乐),称为慈;同感其苦,怜悯众生,并拔除其苦(拔苦),称为悲;二者合称为慈悲。
 
  我们要变得慈悲,往往是从看到他人的痛苦开始。
 
  以程勇为例,最初他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小混混,一开始愿意去印度走私药物也只是因为生活所迫,电影的前半部分他都用一张"势力小人"的网把自己包裹住,并在这个网下生活,所以前妻说他不是男人,就连病人小黄毛也看不起他。
 
  可后半部分他从混混变成了英雄,善良与慈悲心,责任与使命感,被一桩桩一件件小事,从他的内心里激发出来,成为人性之光。虽然他改变的过程很悲壮,但还是感动了无数的观众。
 
  是什么原因,让程勇这样一个烂人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变成白血病人口中的药神?
 
  从吕受益的离世给了程勇巨大的打击开始。
 
  当站在挚友的病床前,看他顶着稀稀拉拉的头发,张开发白起皮的双唇叫自己吃橘子的时候,他坚固的外壳融化了,当听到挚友不堪病痛丢妻弃儿自杀的消息传来时,他的良知爆发了。
 
  在吕的葬礼上,面对着前来吊唁的无数带着口罩的白血病患者期盼、无助的眼神,程勇内心的某种神圣的力量被唤醒了。
 
  于是他找回了当初的团队,决心重新卖药,只卖成本价500块一瓶。
 
  那个曾经"看不惯"他的小黄毛,为了救他,驾车引开了警察,遭遇车祸死亡。刚刚露出调皮的笑容,就被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了个粉碎,失去了自己年仅20岁的生命,散落在地上的白色药片,和黄毛满手的鲜血一样刺眼。
 
  这次程勇的慈悲被彻底激发了,即使印度药厂被封,他也以3000元的价格从印度药店购药,500元卖出,不仅仅只在上海卖药,他还把药卖到了全国。
 
  电影中的"药神"程勇,在这一场生命与法律、人情、现实的博弈中,他内心的慈悲被唤醒了,他的力量也被同时唤醒了,于是他的生命从此绽放,变成了感动万千观众的英雄。
 
  不是每个人都是永远的坏蛋,有些坏,只是因为内心太苦不得已而为之。
 
  当一个人只看到自己身上的苦,他就会竖起浑身的刺来保护自己;但当他能把焦点从自己身上移向他人时,别人的苦就会唤醒他的慈悲之心,这,就是从"烂人"到英雄的关键。
 
  04
 
  要看到每一个人都有不容易的地方,尤其是那些带刺的人。
 
  他的刺并不是来伤害你的,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刺猬竖起它的刺,只是因为内心有所恐惧,只有一个弱小的人才会时刻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有时候,保护自己的代价是很大的,大到足以牺牲生命。
 
  就像蜜蜂,每一次蜇人都会让自己直接付出死亡的代价,但是到了保护自己的那一刻,它除了这样做毫无办法。所以,那些带刺的人,他们那些让你受伤的刺,何不是在伤害他自己呢?
 
  当你能够看到这一点,你的慈悲之心就会生起。其次,你再想想他身边的人,你只是跟他萍水相逢有短暂的缘分而已,但和他朝夕相处的人每天都要面对他的刺,他们该有多苦啊?
 
  慈悲心生起后,你就不会跟他对抗,这时,你内心某股神圣的力量就被唤醒了,你的良知会让你很想帮帮他,让他从痛苦中走出来。当你真的去帮助他们的时候,你不就是他们的英雄了吗?
 
  05
 
  每个人都有需要自我保护的地方,希望你在保护自己的同时,能看到防卫的盔甲会切断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压抑你的生命力,让你活成一个别人讨厌的人,
 
  如果你不想变成一个让别人讨厌的"烂人",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别忘了试试去看一下别人的不容易,到那时你的慈悲心就会被唤醒,生命也会因此绽放。如果你失去了与痛苦的连接,你的心就封闭了,生命力也会因此丧失,慢慢走向枯萎。
 
  已故音乐大师莱昂纳多·科恩曾说过一句话"万物皆有裂缝",就如我们不是完人,甚至有时也会变成别人讨厌的人。但这没什么可怕,因为还有后半句"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只要你愿意唤醒你的慈悲心,每个人都拥有成为英雄的内在资源,至少是你身边人的英雄。
 
上一篇:拉康心理:实在界、象征界、想象界与神经症
下一篇:黄启团:你所谓的“为我好”只不过是一种操控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