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宇心理网:痛苦并接纳着

  心理咨询过程中,
 
  当来访者让咨询师感觉很痛苦的时候,
 
  这正是咨询师真正接纳的开始。
 
 
  来访者会说:
 
  我一无是处。
 
  我就是个失败者。
 
  我没有一点力气,你说的我都懂,但我做不到。
 
  咨询师,你并不关心我,
 
  你所在意的,
 
  只有是不是符合咨询规则,
 
  只有你那套让人厌烦的理论。
 
  如果咨询师听到这些之后,
 
  心静如水,没有一点感受,
 
  那只能说明咨询师在隔离着咨访关系中的情感,
 
  而不是接纳了这些情感。
 
  咨询师听到这些之后,
 
  往往会有心痛的感受,
 
  虽然这种感受可以解释为反移情。
 
  但更重要的是,
 
  这种感受是咨访关系中的真实感受,
 
  是真正需要接纳的感受。
 
  来访者通过投射性认同,
 
  无意识地以折磨自己以及折磨自己父母的方式折磨着咨询师,
 
  咨询师只有接纳了这种痛,才算真正接纳了来访者。
 
  当咨询师说:
 
  我接纳你这个人,但我不接纳你的症状;
 
  我接纳你对的部分,但不接纳你错的部分;
 
  我接纳你的优点,但不接纳你的缺点;
 
  我接纳你让我舒服的行为,但不接纳让我痛苦的行为。
 
  咨询师这种选择性的接纳,到底在接纳什么呢?
 
  这时,咨询师只是一个有过滤功能的容器,
 
  但过滤掉的部分岂不也是来访者的一部分吗?
 
  剩下的,符合咨询师价值体系的部分,已经残缺不全,
 
  当然,这也许是咨询师想要的。
 
  咨询师体验不到痛苦,是因为来访者没有触碰到咨访关系的边界,
 
  来访者在通过防御做一个假的自己给咨询师看,
 
  就像孩子撒谎给大人看一样,
 
  如果能说真话,孩子怎么能不说呢,
 
  往往是因为孩子怕,怕大人骂他,批评他。
 
  来访者也是一样,来访者也怕,怕咨询师不接纳他。
 
  来访者一边保护着自己,一边保护着咨询师,
 
  怕咨询师受到伤害,怕咨询师远离自己。
 
  如果咨询师能够痛并接纳着,
 
  说明咨询师真切地感受到了来访者的存在,
 
  感受到了来访者的挣扎,
 
  感受到一个真实的来访者,
 
  也感受到了一个真实的咨询师。
 
  要接纳,就接纳他的全部。
 
  阳光下如果一个人没有影子,
 
  或者他比阳光还亮,
 
  或者他是绝对透明的,
 
  或者他的影子被遮盖物吞没了,
 
  或者他只是一个概念而已。
 
  咨询师对来访者的接纳态度,
 
  也可以表现在一个人对自己的接纳上,
 
  表现在任何一种人际关系中。
 
  只是,
 
  我们不能强求每个人都是心理咨询师,
 
  包括咨询室之外的咨询师。
 
  但是,
 
  尽力而为,
 
  终可实现痛苦并接纳着,
 
  完成接纳扩展的修炼。
 
上一篇:武志红:让一切情绪流动
下一篇:武志红:你的需求不是罪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