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让一切情绪流动

  我们这一单元的主题是“让情绪流动”,这是第四讲“让一切情绪流动”。
 
  在之前的三节课中,我们讲了悲伤与愤怒这两种情绪的流动,这一节课我来给你讲讲其他情绪的流动。
 
 
  1)让恐惧流动
 
  恐惧,是极为根本的负面情绪,可以说,恐惧决定着我们自我的边界。我们常说要突破自己的舒适区,进入到更大的世界中,而舒适区的边界,总是由恐惧所形成。
 
  不过这里你需要认识到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我们最恐惧的东西多是在童年,甚至是在童年早期时形成的。那个时候,我们拥有的外在资源和内在力量都比较匮乏,随着逐渐长大,特别是成年后,一个人所拥有的外在资源和内在力量都多了很多,这时候常常就可以去面对生命早期所恐惧的东西了。
 
  我来举个例子。有一位女士,每当夜幕降临时,她会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锁上,并一遍遍地检查,生怕没有锁好。
 
  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安心,她还会把家里所有的灯全打开,然后自己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看什么节目不重要,但一定要把声音调到很大。她经常就这样一直看电视到天亮,而天一亮,恐惧也随之消失,然后才在疲惫中睡去。
 
  她有一个5岁的儿子,但儿子一点都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有时,为了在晚上睡一觉,她会求朋友来陪她。朋友一定得是成年人,那样她才能睡着。朋友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她家的任何一个地方待着,她就能在卧室安然入睡。不管她睡得多好,只要朋友一离开她的家,她一定会在短时间内醒来。
 
  我们在咨询中探讨,发现她对黑夜的恐惧达到了这种地步,是因为她曾遭受过严重创伤。
 
  她在4岁时,一个漆黑的夜里,亲生父母把她送人。那一天,她傍晚时睡着了,等一觉醒来,发现已不在家里,而是在一条船上,身边是一对陌生的阿伯和阿婆,他们说,他们现在是她的爸爸妈妈了,她亲生父母不要她了。
 
  这是非常惨痛的创伤,给她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痕。现在,这位女士之所以再一次如此怕黑,是因为她第二次被重要的亲人“抛弃”,她的丈夫刚和她离婚。
 
  第一次,她是在黑夜中被抛弃,这容易给她留下这样的幻想:如果我当时没有睡着,或许我就不会被爸爸妈妈抛弃了。这种心理,带到了现在,就好像她的潜意识在说,不能在晚上睡觉,如果这次不睡着,她就可以避免第二次被重要的亲人抛弃了。这是心理上常玩的“刻舟求剑”的游戏。
 
  面临极端的恐惧,我们最容易想到的是防御恐惧。这位女士正是如此,她一遍遍地检查门窗有没有锁紧、打开所有的灯、把电视调得很响、找成年人陪,都是为了不想体验到恐惧。
 
  但我认为在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要她去聆听恐惧,发现恐惧所传递的信息。假若她彻底明白,自己的恐惧是来自4岁时被父母抛弃的经历,那么这种恐惧或许就可以逐渐地化解了。
 
  不过,这么惨痛的创伤是独自一人不能承受与化解的,她需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这也是成年人所拥有的力量之一,你有了金钱,你有了人脉,你有了生命的自主权,然后可以去寻找各种能帮助到自己的资源。
 
  恐惧,常常是在揭示着生命的真谛,你越是恐惧的地方,可能越是藏着极为重要的生命真相。
 
  2)让内疚流动
 
  比起悲伤、愤怒和恐惧来,还有一种情绪是人类更不愿意接受的,那就是内疚。因为当处于悲伤、愤怒和恐惧中时,你容易体验到自己的弱小,而当处于内疚中时,你会产生“我不好”这种感觉。
 
  为了避免“我不好”的这种感觉,很多人更愿意过分地去追求清白感,我们常常会听到人们说这样的话:“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我问心无愧”,“我良心上没有一点不安”等等。
 
  但是,一份和谐的关系,必然有丰富的付出与接受,你给予我物质和精神的爱,我接受;我给予你物质和精神的爱,你也欣然接受,然后回予我更多。如果这个付出和接受的循环被破坏,关系也随即会向坏的方向发展。
 
  并且,与想象不同,付出和接受的循环被破坏,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不愿意给予,而是因为不愿意接受。这是因为接受会带来内疚。对此,德国家庭治疗师海灵格描绘说:“我们付出的时候,就会觉得有权利,我们接受的时候,就会感到有义务。”
 
  如果只付出不接受,一个人就会有一种清白感,会觉得自己在这个关系中绝对问心无愧。这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有这种感觉的人,会觉得自己在关系中永远正确。那么,相应的,关系的另一方就会觉得很不舒服,会频频感到内疚,即便不明白付出者为什么那么喜欢付出,也会经常觉得问心有愧,最终一定会产生逃离的冲动。
 
  一旦对方真做出了逃离的举动,那个一直认为自己清白无辜的付出者就会觉得受到了莫大伤害,并且会激烈地指责逃离者的背叛举动,但实际上,付出者才是破坏关系的始作俑者。
 
  我在做心理咨询和日常生活中,见过很多这样的故事:夫妻两口子中,一个人很好,另一个人众所周知的坏,可这个被大家视为坏的人,却坚定地提出了离婚,而那个很好的人拒绝离婚,各种闹,各种不舍。
 
  这是因为在这样的关系中,那个“好人”在过度地追求清白感,而那个“坏人”则越来越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们常常难以说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的咨询师朋友于东辉就讲过这样一个案例。“坏人”丈夫说,之所以离婚的原因是:“可能是你太好了,对我太好,对我家人也太好,什么都好……我说不好,但就是对这一点不舒服”。
 
  “好人”妻子听了更加委屈,激动地说:“我太好了,难道是一个罪过吗?”
 
  接着,“好人”妻子对咨询师于东辉说:“对这个家,我尽全力了,要是真走到离婚这一步,我也问心无愧。”
 
  咨询师立即问她:“在和其他人的重要关系中,你也问心无愧?”
 
  她说:“是的,我对所有人都尽力做到最好。”
 
  咨询师再次问她:“你对人很好,他对人一般,那么是你的朋友多,还是他的朋友多?”
 
  这个问题问到了关键,的的确确,这位“好人”妻子的朋友远不如“坏人”丈夫多。
 
  一个人不管多么付出,仍然会不可避免地伤害另一方,总会产生或轻或重的内疚,所谓的“好人”常常拒绝这份内疚的流动,于是非常努力地去做一个“完美的付出者”,那样就可以问心无愧了。只不过,这份内疚并没有消失,它其实是被“付出者”有意无意中转嫁到“接受者”身上了。
 
  简单而言,“付出者”其实在享受这样一种逻辑:既然我是付出的一方,那么我们关系中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那都是你的错了。
 
  最根本的人性是自恋,所以人最容易逃避的东西,就是“我错了”,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所谓的“好人”为什么常常不被待见了。
 
  3)让一切情绪流动
 
  人性极为复杂,关系也极为复杂,在复杂的关系互动中,我们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深具价值,越是能尊重这些情绪,并让它们在自体和关系中充分流动,越是对你、对我和对关系的尊重。
 
  如果我们把一些情绪视为好的而去表达,而把另一些情绪视为坏的而去压抑,那么关系就会失掉那些关键的信号,于是关系、我和你,都变得不真实了。
 
  我曾看过一部电影,是美国一位心理咨询师的真实经历,这位咨询师很资深,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集中精力与来访者共情,甚至在来访者倾诉时,他常常分神,例如在记录本上画漫画。而同时,他和妻子的情感也陷入了一种无聊的状态。
 
  在这种情形下,他决定来一次全球旅行,在这个过程中他经历了很多刺激的事。例如,他险些出轨,体验到了“可以同时爱两个女人”的感觉,接着体验了被骗的感觉。在非洲,他被武装部落关起来,险些体验到死亡的感觉。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强烈体验。
 
  最终,他历尽千辛万苦回到家后,在做一个幸福体验的测试时,他脑区里的所有部分都变得极度活跃,他有了巨大的幸福感。然后,他和妻子的关系发生了质变,对来访者也可以很容易地感同身受了。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情绪情感是最重要的体验部分,当你让这一切体验都流动时,你会发现,并非是只有正面情绪能让你体验到幸福,实际上,一切情绪的流动,才是幸福感的根本。
 
  4)今日得到:
 
  人需要突破自己的舒适区,进入到更大的世界中,而舒适区的边界,总是由恐惧所形成。恐惧,常常是在揭示着生命的真谛,越是恐惧的地方,可能越是藏着极为重要的生命真相。
 
  人性极为复杂,关系也极为复杂,在复杂的关系互动中,我们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深具价值,越是能尊重这些情绪,并让它们在自体和关系中充分流动,越是对你、对我和对关系的尊重。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情绪情感是最重要的体验部分。当一切体验都流动时,你会发现,并非是只有正面情绪能让你体验到幸福,实际上,一切情绪的流动,才是幸福感的根本。
 
上一篇:许映凌:心理咨询师也会焦虑吗
下一篇:中国心宇心理网:痛苦并接纳着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