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映凌:心理咨询师也会焦虑吗

  具体记不得是哪一天,我意识到自己有着无处不在的焦虑感。这对于一个职业化多年的心理咨询师来讲,好像有那么点说不过去,嘿,你可是擅长于处理各种情绪问题的哦,难道是医者不能自医?
 
 
  首先,焦虑是每个人都有的,只是程度有不同。至于是否需要治疗有医学上的指标可参照,也可以依据个体的感受与需要来定。
 
  有一种常见的情况是,你不知道的不代表你没有。即你觉得自己状态好得很,但其带来的影响你没有觉察,或者身边人都觉得你焦虑,但你就是自我感觉良好。
 
  首先是从交通开始。出发去赶车、飞机的时候我容易有轻微的焦虑,时间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想着,时间够吗?事实上是,我从来没有误过火车或者飞机,我在工作上也几乎没迟到过。哪怕看起来好像是踩着点出门的,最后也都是相安无事。
 
  有天我突然意识到了,我问自己,既然我一直按照这种节奏出门,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失误,那为什么要焦虑?这焦虑从何而来?
 
  看起来这种焦虑无伤大雅,甚至说适度焦虑可以提高你的整理速度,事实是,你真的没有必要有焦虑。
 
  当想要探索的念头出现,总会找到答案。后来我明白了,这种影响来源于小时候父亲在时间上的苛刻要求。父亲是那种和谁约都要提前十五分钟上以到达的人,并且,无论去哪里,哪怕是一家人出去玩,随便逛个公园,他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起码在我的解读和感受里是这样的。
 
  问题是,他不仅如此自我要求,他对别人(全家人)也是如此要求。所以,每次出门,他都是最先收拾妥当的那个人,然后他还会早早地下楼等你。到了楼下看见他伫立在风中,那威严感阴森森地传递过来,令人害怕,如果你迟到了肯定免不了一番批评。所以,出门前就是一阵折磨,那种担心被他批评的感受很不舒服,长时间下来,成为了一种习惯性焦虑。
 
  同样的焦虑还出现在工作安排上。
 
  相当长的时间,我对于工作亦有过高的紧张(在今天的自我评估来看)。不可否认,一定程度的焦虑提高了我的成就,从焦虑的曲线图来看,亦是如此。但我思考的是,可以不焦虑而一样把工作做好吗?毕竟,焦虑这种感觉无论如何并不是一个多好的东西,我也分明地感觉到了它的消极作用。因为当焦虑上来时,耐心不够,情绪不好,有时候理性还不在线(人被感觉控制了,理性就不在状态了)。
 
  我自己也体验过,在放松的情况下,工作效能更高。足够的静心品质能带来同样品质的工作效果。
 
  这个焦虑的背后是“我不够好”的担心在作怪。扩展开去是“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把这件事情做好”,“我无法做到一百分”,“无论我做到什么程度都会有问题”……纠其背后是——我永远不会是你(父母)满意的孩子。
 
  父亲在我的印象中,总是严厉的。他的刚硬令我倍感压力,害怕紧张,常常想逃。我的同学来我家玩,都要问清楚:你爸在家吗?不在,大家才敢来玩。
 
  有时候,他未必是对孩子不满意,但因为我们极少接收到他满意与欣赏的表达,也极少感受到他的放松与温柔,他的气息让我内化成各种信念与感受,我也长年地处于一个要努力做一个让父亲欣赏的孩子的自我要求中。
 
  而这种时刻,似乎永远不会到来。
 
  中国传统的教育,父母更多是评判再评判,打压再打压,他们认为这样你才不会得意忘形,你才会继续努力上进……极少有鼓励和表扬,中国父母不懂得如何赞赏自己的孩子,向孩子表达爱。结果就是,高压之下爱的疏离与高度焦虑。
 
  回看自己的成长过程,我的父母已经算是非常好的父母,尽心尽责,尽其所能,虽然他们有局限,但亦做到了他们当下能做到的最好。
 
上一篇:武志红:自我实现者的人格特征(下)
下一篇:武志红:让一切情绪流动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