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金钱与嫉羡

  我们这个单元的主题是“金钱的隐喻”,这是第三讲,题目是“金钱与嫉羡”。
 
 
  这节课我来讲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嫉羡”。嫉羡,是奥地利精神分析大师梅兰尼·克莱因提出的概念,她有一本书,书名就叫《嫉羡与感恩》,是专门来论述这个问题的,这是一本极好的书。不过对于非专业人士而言,可能太艰涩了一些,所以不是特别推荐。
 
  嫉羡,听上去很像我们所说的“羡慕嫉妒恨”,但它其实有很特定的含义。它的英文是 envy ,意思是你有一个东西,我也很想拥有,可我感觉这个东西我根本拥有不了,所以只能掠夺它,可即便掠夺了,还是觉得拥有不了它,于是还想毁灭它,顺带着我也想毁灭那个本来创造并拥有它的主人。
 
  昨天讲的故事中,其实都是在讲嫉羡的故事。如果说,嫉羡在现实世界中是很常见的存在,那么,创造财富并拥有财富的人会恐惧别人的嫉羡,担心别人会过来掠夺它,毁坏它,同时也把自己给摧毁掉。
 
  我们一直在讲生能量和死能量,那么毫无疑问,嫉羡是最深刻、最根本的一种死能量。
 
  嫉羡的根本在于我觉得我创造不了也拥有不了好东西,同时,受全能自恋的支配,我想高过你,那怎么办?办法是光掠夺你的好东西还不行,因为这个好东西我仍然感觉拥有不了,那最好是我把你的好东西,也连同创造和拥有这个好东西的你,一并摧毁掉,这样我就比你高、比你强了。
 
  原来我一直理解不了,为什么历史上改朝换代的时候,起义军总会毁掉旧朝辉煌的宫殿,例如项羽烧掉阿旁宫。当理解了嫉羡这个概念后,我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这应该就是嫉羡吧。我掠夺了你的宫殿还不行,我感觉我根本就创造不了这个宫殿,看着它就让我有自卑,觉得你比我强,这严重伤害了我的“全能神”的感觉,那干脆毁掉得了。
 
  最原始的嫉羡自然是发生在母亲与婴儿之间,精神分析家们认为,母亲有一个丰盛的乳房,那才是真正的“流着奶与蜜之地”。这个说法是来自《圣经》,象征的意思就是极为美好的地方。当婴儿与母亲不能建立起连接时,母亲乳房的这份丰盛与强大会严重挫伤婴儿的全能自恋,于是婴儿会产生巨大的死能量,想摧毁掉母亲的乳房。
 
  常与嫉羡相伴随的是贪婪。不过,贪婪还是要比嫉羡好一些的人性,因为贪婪的意思是我要掠夺占有属于你的好东西,可我并不想摧毁它。
 
  嫉妒,就是更好一个层次的人性了。你有好东西,你在某一方面强过我,我眼红,但我至少知道我和你之间是有界限的,我不会贪婪地去掠夺你。
 
  如果一个社会和文化中,嫉羡过于浓烈,金钱恐惧症或者说强大恐惧症就会很常见。至于一个群体或个体,如果有强烈的嫉羡,那也会导致这种恐惧症。
 
  例如,嫉妒、吃醋等故事似乎常常是关于女人的故事。看起来,好像女人的嫉妒要严重强过男人似的。我个人认为这里面的根本原因是,现在基本上还是男权社会,女性还没有完完全全得到平等的待遇,还有一些地方存在着歧视和压制,这意味着女性相对而言不被允许拥有“自体强大”这个最美好的东西。
 
  而且,在某些地方女性的财产权也不能被很好地尊重,例如女性没有分得土地的资格,也难以分到父母的遗产。于是,嫉羡的根本感觉“我创造不了也拥有不了好东西”,在女性身上就会强过男性,也因此显得比男性的“羡慕嫉妒恨”要多似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最原初的嫉羡就是婴儿对妈妈乳房的嫉羡。
 
  我在和我的精神分析师谈我的金钱恐惧症时,我常常要谈到我的收入、影响、名声和地位,这时他会说:“你谈这些的时候,在我和你之间,也呈现了你比我有钱、你比我强这种关系,这带给你什么感觉?”
 
  最初他这样分析时,我会说我完全没有觉得有“我比你强”的这种感觉,我觉得我就像在谈数字和客观事实。后来我逐渐地看到,我谈这些的时候是有一些不安的,再后来我看到这份不安非常巨大,我的确会非常惶恐,我意识到我也在和我的分析师一争高下,而且一旦涉及到钱权名利这些现实世界的俗物,我都胜过他。
 
  我会注意到一旦要谈这些东西,我就会屏蔽掉情绪情感,也就是三种心灵过程中的情绪过程,貌似只剩下理性的思维过程,可是我的身体“出卖”了我,这个时候,我的身体都会显得有些佝偻。这是一种纯自动的举动,这样做是在向他表达顺从。
 
  因为财富的这种隐喻,和金钱或利益打交道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我看到互联网上流行的一句玩笑话:“何以解忧,唯有暴富。”但我觉得实际上暴富未必是一种祝福。
 
  我们上一节课程中讲到,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那些在彩票中中大奖的人,75%的人五年内破产,这方面的故事和研究还有很多。例如有个地方的村民因为拿到巨额拆迁款而暴富,却在拆迁款拿到后的半年内,因生病和车祸死亡的人数有21人之多,还引来了一百多场的官司。我个人觉得这算是暴富的一种“诅咒”,金钱是可以增强人的力量的好东西,可一下子暴富的人,还没有学会如何和金钱打交道,驾驭不了它,反而被它所控制。
 
  暴富之所以会是“诅咒”,根本上是因为暴富突然增强了人的自恋,同时也引发了周围人的羡慕嫉妒恨,或者自己内心对嫉羡的恐惧,这些都是根本人性。别说驾驭,很多人可能对它们都严重缺乏意识,于是内心会被它们带来的焦虑所充满,而没法有智慧地去处理。
 
  那些靠自己努力逐渐富起来的人就很不一样。在我的观察中,我觉得各种人群中富人的精神面貌和人性成熟程度,相对都比较高,特别是那些白手起家的精英企业家。
 
  很多轻视金钱的群体,常常自恋地认为自己是一直在和灵魂打交道,所以他们的灵魂层次是很高的,富人的灵魂肯定不如他们。但在我看来,事实恰恰相反。那些一直不谈钱的人群,可能很多人性并没有展开,所以人性成熟度反而堪忧。
 
  例如我的一位朋友,一直非常清贫,勤于修行,本来是我很佩服的人,但后来他竟然陷入传销中,对传销所谓的挣钱逻辑深信不疑,后来自然就被骗了。我自己作为一个本来和钱有仇的人,逐渐变得有了些钱后,也从一个一直回避利益的人变成老板,我越来越认识到,追逐利益但又不被利益控制,会让一个人的人性变得更为成熟。
 
  既然金钱这么容易引起羡慕嫉妒恨,那么我觉得能处理好与金钱关系、以及自己和其他人的金钱关系的人,自然是更为成熟的人。这通常意味着,这个人同时处理好了强弱的力量维度和善恶的道德维度,这是两个人性的根本维度。
 
  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看,一边追求更多的金钱,一边去观察你的内心,以及你和周围人的关系,这绝对是一个非凡的挑战,也是一条英雄之旅。
 
  今日得到:
 
  嫉羡是最深刻、最根本的一种死能量,它的根本在于我觉得我创造不了也拥有不了好东西,我掠夺你的好东西,但还是感觉拥有不了,于是我把你的好东西,连同创造和拥有这个好东西的你一并摧毁掉,这样我就比你高、比你强了。
 
  最原初的嫉羡是婴儿对妈妈乳房的嫉羡。如果一个社会和文化中嫉羡过于浓烈,金钱恐惧症、强大恐惧症就会很常见。
 
  暴富未必是一种祝福,因为它突然增强了人的自恋,同时也引发了周围人的羡慕嫉妒恨,或自己内心对嫉羡的恐惧。所以一下子暴富的人没有学会如何和金钱打交道,驾驭不了它,反而会被它所控制。
 
  和金钱或利益打交道,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追逐利益但又不被利益控制,能处理好与金钱的关系,以及自己和其他人的金钱关系,会让一个人的人性变得更为成熟。这意味着一个人同时处理好了强弱的力量维度和善恶的道德维度。
 
上一篇:武志红:三重世界
下一篇:武志红:从嫉羡到感恩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