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疾病的隐喻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创造与枯竭”,今天是第二讲“疾病的隐喻”。
 
 
  上一期内容中,我讲到了男人的中年危机,今天我来讲一个女人的故事,从现象上来看,这是一个女人的中年危机,但我认为还有着更深的隐喻。
 
  这个故事,可以让我们看到在《创造05 | 迪士尼的策略》这篇内容中提到的那个将“梦想家、现实主义者和批评家”给分割开的练习,是可以灵活使用的,而并非只能在创造中才使用。
 
  并且,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个分割练习的发明者——罗伯特·迪尔茨。
 
  那是38年前,迪尔茨的妈妈乳腺癌复发。在复发的一两年前,迪尔茨妈妈的一个乳房被发现有乳腺癌,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常规治疗,切除了乳房。然而,癌症还是复发了,癌细胞不仅蔓延到另外一个乳房、卵巢和膀胱,还蔓延到了骨髓中,锁骨上的一个肿瘤,甚至大得把骨头都撑裂了。
 
  病情非常严重,医生们对迪尔茨的妈妈说这已经是癌症晚期,只有几个月可以活了。
 
  但真的一定会这样吗?那时才二十多岁的迪尔茨想。也许他总结的“迪士尼的策略”可以帮到妈妈,于是他亲自给妈妈做辅导。
 
  他先问妈妈说:“你的梦想是什么?”妈妈回答说:“我没有梦想了,因为我没有时间了,那些梦想实现不了了。”
 
  根据我们之前《创造03 | 爱因斯坦的策略》一期内容中所说的,如果一个人连可视觉化的梦想都没有了,那就只剩下绝望了,这时候任何人都帮不了她了,所以迪尔茨知道,他首先要唤醒妈妈的梦想。于是,他继续问妈妈:“如果有的话,那会是什么?”
 
  这样问实际上是给梦想一个单独的空间,根本不用去思考它是否能实现,是否会被批评攻击,大胆地去让梦想涌出即可。
 
  听到儿子这样问,迪尔茨的妈妈想到了一个梦想,她说,她生命中有一个重要使命没有完成,她渴望完成它。这样一来,梦想就有了,并且不是头脑的想象,而是发自她心灵深处的声音,这种梦想非常有生命力。
 
  可是,一旦走到“现实主义者”的位置时,她就会停在那儿,形成不了计划,因为她说以前病得那么严重的人都死了,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并且在病得这么重的情况下,她没有可能构思一个可行计划,去完成她的使命。
 
  在无数人看来,这像是一个真理一般确定无疑的事实,但是,这其实仍然是人类的一个限制性的信念,并不一定是真理。
 
  我在《身体05 | 疼痛铸就的催眠大师》这一期内容中讲过艾瑞克森的故事,迪尔茨和我的催眠老师斯蒂芬·吉利根一样,都亲近过艾瑞克森,他17岁时得了一场严重的小儿麻痹症,三位医生都判了他死刑,可他不仅活过来,而且在三年后还恢复了行动能力。
 
  所以迪尔茨知道,他需要打破妈妈的这个限制性信念,于是他问妈妈:“一定会这样吗?你生活中有没有这样的例子,本来以为只会有一种结果,但最后发现其他结果也可以实现。”
 
  这个问法打破了妈妈思维中的限制,她想到了好几个例子。一个是迪尔茨的大哥,他小时候被诊断为肌肉萎缩,最后发现不是真的;一个是迪尔茨的爸爸,他得了绝症,医生说他只能活六个月,但他改变了生活习惯,最终活了16年;还有迪尔茨的外婆,她怀着迪尔茨妈妈时,医生说,你生殖系统有问题,不要勉强自己生孩子,否则你们母子都可能会保不住。可是外婆太想要孩子了,她决定试一试,最终顺利地生下了迪尔茨的妈妈,后来又生了三个孩子。
 
  通过这些回忆,迪尔茨妈妈的想象力的疆域打开了,她不再认为等死是唯一的结果,她相信还有可能继续活下去,并完成她的那个使命,而她也围绕着自己的梦想制定了一个可行的计划。最后,她痊愈了,又活了18年。
 
  后来,迪尔茨的妈妈常说:“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发病前,一次是发病后,得癌症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事,也是我生命中最棒的事。”这是一个罕见的转化,一个最糟糕状态向最佳状态的转化。
 
  迪尔茨妈妈的这个故事,也许很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我在2008年听到这个故事时也觉得太过于神奇。但后来,我采访过几位所谓的出现了“奇迹”的癌症患者,他们在癌症治疗中,都有了心灵上的重大转变,同时他们也在积极接受医学治疗。
 
  这种事情还发生在我最好的一位女性朋友身上,她陷入了糟糕的婚姻当中,但想离却离不了,就这样过了七八年,后来发现得了癌症。当发现得了癌症后,她立即下定决心离婚,接着积极治疗,并且积极调整心态,后来竟然痊愈了。
 
  我们继续讲讲迪尔茨妈妈的故事。当年,听到这个故事后,我采访了迪尔茨,我问他为什么这次练习会对他妈妈起到这么大的效果。
 
  他回答说:“我们得知道,一个人的想象创造了他的现实。”而这句话,他后来重复了几遍。
 
  我接着问:“如果你的妈妈只是想‘一定要活下去’,这就会实现吗?”
 
  迪尔茨认为,如果这是自我1的需要,也就是从死亡焦虑而发的需要,那么这一“奇迹”就不会发生。同样的,如果他给妈妈做辅导时,也是从自我层面上说“我不想妈妈死,我一定要妈妈活下来”,那么这一“奇迹”也不会发生。关键是深入到心灵深处,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卡住了,使得癌症这种最糟糕的状态发生。
 
  他说:“首先把‘自我‘放在一边,把那些‘我想要’的想法放到一边,记住莫扎特的那句话,‘我真的从不曾追求创意,音乐不是由我而来,音乐是透过我而来’”。
 
  现在我不只是在得到开设心理学课程,我自己也是得到的超级用户,已经订阅了22个专栏,在万维钢老师的《精英日课》专栏中,万老师一再讲的一句话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self ,也可以用在这里。
 
  迪尔茨说,当十年后他和妈妈一起去检查身体,妈妈完全康复了,锁骨上的瘤没了,用X光都看不出问题。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不可能的梦实现了”。那一刻,他充满感恩。
 
  这件事让他对生命有了很多思考。他想到,疾病的英文词“disease”的意思就是“不自在”,这可以理解为有些疾病是“内在的不自在”的一种反应。
 
  我们多次讲过躯体化的概念,而迪尔茨把这个概念放得更大,他说:“每一种疾病都是一种表达,当我们压抑一些东西,不允许它在意识层面表达时,它会通过身体表达,这就是身体的疾病。可以说,每一种症状都是一部分自我在说‘不’,但我们不倾听这种讯息,最终它不得不通过破坏性的方式来表达。”
 
  关于妈妈的疾病,迪尔茨说他后来的理解是,这是一个很深层次的内在矛盾,是自我和灵魂的矛盾。一方面,她的灵魂想做自己,另一方面,她的自我担心这样会失去别人的爱与认可,这种恐惧使得她按照别人的意志而活。于是,她的生命的最根本动力就被严重压抑了。最终,她的身体用极端的方式向这种活法说“不”。当她终于聆听到自己内心的呼唤,并尊重了这种呼声而做自己后,身体就不必再通过破坏性的方式来表达这一动力了。
 
  迪尔茨说,他妈妈的这一对矛盾,也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矛盾。生命不断用各种方式呼唤我们,聆听并尊重你的内在心灵,在这个地方你是和整个存在连接在一起的。所谓疗愈,所谓创造力,都是来自于这个地方。
 
  迪尔茨妈妈的故事,也许对于很多用户来说还是会有怀疑,会觉得是不可思议的故事,我认为这种怀疑是珍贵的。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本意就是“我唯一能确认的,就是我可以怀疑”。
 
  但这个故事也是说明我们上一期内容所讲的,你最大的创造,是遵从你的心去创造专属于你的人生,如果你彻底背叛这一点,那么你的身体可能会用各种方式来表达不满,甚至罢工。实际上,你会深深感知到,当你的生命彻底不能由你做主时,你真的很想消极懈怠或者罢工。
 
  今日得到
 
  一个人的想象,创造了他的现实。要深入到心灵深处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做自己,还是按照别人的意志而活,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矛盾。生命不断用各种方式呼唤我们,聆听并尊重你的内在心灵,在这个地方,你是和整个存在连接在一起的,疗愈和创造力都来自于此。
 
  你最大的创造,是遵从你的心去创造专属于你的人生,如果你彻底背叛这一点,那么你的身体可能会用各种方式来表达不满,甚至罢工。
 
上一篇:武志红:越简单,越复杂
下一篇:武志红:关于“创造”主题的回顾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