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映凌:什么情况下家长必须成为心理咨询的主体

     写下这个标题缘于一个个案的体会。
 
  这个少年因为严重的抑郁情绪前来咨询,经常控制不住地哭泣,想轻生,在咨询的过程中,我感觉到家庭的隐性动力的影响,但没有做太多有效的工作。因为孩子已经快满十八岁,其内在自我生长的能力足够作为一个主要的主体来治疗,所以我忽略或者说放松了对家庭的提醒与干预。
 
 
  孩子的状态时好时坏,当稳定咨询时情况尚可,但因为学业紧张,住校,很难保持稳定治疗,中间有过严重的危机(尝试轻生行为),后来,学校的老师与我交流,我们达成比较一致的分析结果。那就是这个案子中父母的功能非常的虚弱与无力。
 
  许多抑郁情绪的个案,问他们活下去的原因。大部分都会说:为了父母!不想让他们太伤心,不想背负不孝的罪名,哪怕活得再痛苦,我也要坚持!
 
  听起来很悲伤与沉重,看到了压力,同时也看到了力量与希望。
 
  但在这个案子中看不到,支持孩子活下去的是男朋友,说起父母,无感。我也感觉到一种父母的不在场:你的人是在的,你的形是在的,但你的心、你的感情我感觉不到。
 
  达成一致意见之后,学校对父母进行了正式的干预与警示。
 
  后来孩子与我告别。告诉我目前只接受学校心理老师的帮助就够了。我问Ta 最主要的好转原因是什么?
 
  答:爸妈变了。
 
  结案之后我反思,遗憾自己在这个案子的处理中,对家庭的干预力量不足。如果更早在家长的问题上果断地进行处理,而不是看似处理实则没工作到位,让家长溜走,就可以更快更有效地帮助到孩子。
 
  对于大部分家长来讲,虽然他们常常是焦虑与虚弱的。他们前来见咨询师总是带着一种“我有错”的态度前来,这种感受并不好受。
 
  家长在培育孩子的过程中的确有他们力所不能及之处。咨询师在温和同理到他们的感受的同时,需要在专业上、力量上给予足够的、明确的提醒、警示、指导。对于一些严重的病理性的家庭,需要要求他们同时接受治疗。
 
  这些情况下父母需要同时接受治疗
 
  一、 从个案的严重程度区分。
 
 
  重度。孩子的情况相当严重,有自杀、自残等倾向与行为,有严重的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往往提示着家庭有某种程度的病理性问题,如果家庭动力没有消失,个案治疗就会非常迁延凝滞,生病中的孩子是虚弱的,在咨询中好不容易获得的一点力量非常容易被家庭的病理给消耗光,康复非常困难。
 
  对于不愿意接受心理咨询的孩子,家长接受治疗。
 
  家长有疑问,为什么孩子出问题,我要治疗,我哪里有问题?同上。
 
  正是因为家庭的病理性或者错误的方式导致了孩子有严重的症状(不是绝对原因,但肯定是重要的原因),只要孩子还和家长有互动,还在家里呆着,家长就有机会透过自己调整改善后的良好心理状态,学习到的有效技巧,帮助孩子康复。
 
  中度。孩子有休学、学业、行为问题,孩子配合度高,积极接受咨询,家庭接受一定程度的咨询就可以,通常只占咨询总时数中的10%左右。
 
  轻度。一般家长与孩子咨询几次就会结案,这种类型的个案中,家长的领悟能力高,调节能力强,只是有些专业上的困惑,通过咨询能比较快速地调整。
 
  发展性咨询(成长性咨询)。孩子是咨询主体,孩子在寻找一个客观的、成熟的“第三方中介”来进行倾诉与自我探索,这提示着孩子有良好的自我意识与成长动机,孩子的心理健康状况良好,家长只需要支持就好。
 
  二、 从个案的年龄进行区分。
 
 
  幼儿期的家长来咨询孩子问题,我都会告诉家长,需要学习的是家长;
 
  小学期的亦是如此。咨询的主体仍然是家长。一些有行为问题的孩子可以透过心理辅导获得有效的改善,但仍然需要家长的高度配合。
 
  一个没有足够学习动力的家长,他们得到的零星技巧很难正确使用,更常常因为他们自身的情绪问题而无法与孩子良好地互动,所以,家长的成长很重要。
 
  初中阶段的孩子。同小学阶段,但孩子接受咨询的有效性比小学生高。情绪问题通过咨询得到消解,有利于与家长建立良性的亲子关系与健康互动模式。
 
  高中阶段的孩子。孩子是主体,但也离不开家庭的配合。假若是位焦虑症的家长,无法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情绪,孩子很容易受到家长负面情绪的影响。
 
  结合这两个部分,家长可以自行地判断自己怎么做,才能高效地帮助孩子调整状态、恢复健康。
 
  如果对你有帮助,谢谢你转发给更多的人了解。
 
  写这么多,是因为每一个个案,我基本都要向家长讲述这个观念和现实,如果你通过阅读可以明白,对于你们及我们的工作,都是很大的帮助。
 

上一篇:武志红:职业枯竭
下一篇:武志红:越简单,越复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