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映凌:家长为何无法与孩子沟通?不妨看看咨询中咨询师和孩子在谈些什么

  经常有家长问我问题,到最后就是问:我该怎么和孩子沟通,怎么说他才会听?
 
 
  这样的问题难以有满意的答案,因为沟通是一门需要通过训练的能力,不是几句话就能教会的,哪怕是天生沟通能力特别强的,遇到一些特定的时刻也会沟通无效,另外,亲子关系的沟通考验的还不仅仅是沟通能力,而是互动中的情绪暗流。
 
  首先家长们带着太多的焦虑,这些焦虑没有缓解之前,他们是无法换一种方式去沟通的。
 
  其次,大部分家长都有一个做“家长”的面子、架子在那里,无法真正靠近孩子。
 
  再次,沟通中的最重要的要素:真诚。也是家长极难做到的。
 
  真诚需要放下身份与面具,真诚还需要你有能力觉察到自己的情绪(比如焦虑)。这三者混在一起,家长与孩子的沟通就变得犹为困难。
 
  作为咨询师,沟通算是工作中的核心了,但也有遇到困难的时候,这时,我能做的就是真实与真诚。
 
  感谢案主,同意我如实呈现与他的工作内容。
 
 
  这次的咨询延续着上次的沉默模式。
 
  问到无话可问,再沉默下去也不知道做什么时,我说:“说到这里,我也不知道再问你什么好,好像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沉默。
 
  “我不是说我不想和你工作,而是我不知道问你什么好,好像该问的也问了,你也很真实的回答我。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不说话的,我知道你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看着我,给了一个“嗯,我同意你说的”的表情,还是沉默。
 
  “所以,我……” 我笑着做了一个略有无奈的表情。
 
  沉默了一分多钟,他突然跟我说:“我现在作息正常了。”
 
  “啊?” 我有点诧异。因为他之前的作息是非常混乱的,有时下午三、四点睡觉,晚上十一点醒,然后开始玩游戏或者无所事事到天亮,困了就再睡一会;或者是半夜睡一会,起来一会……
 
 
  “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我用了短程焦点疗法中的提问方式。
 
  “就是困的时候拼命地忍住不睡,坚持到晚上才去睡。”
 
  “我感到惊奇,因为这真的不容易。” 我积极肯定地回应他,“你能再说详细点吗?” 我进行强化。
 
  于是他描述了是如何把时间调整过来,困的时候做些什么等等。
 
  “我听到这个信息很开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带着疑问望着我。
 
  “因为我下个月有一个课程培训要出差,我跟对方说把时间安排到周四和周五,这样我就可以周二继续和你工作,然而周三飞过去。”
 
  我看着他的眼睛,有光闪过。
 
  “我和你的约定在先,我安排其他工作会错开这个时间,因为对我来说,这很重要。” 我再次强调,这是事实,对于连续工作的案主,我轻易不会改时间。
 
  他仍然望着我。
 
  “但是这次企业方有困难,因为他们周五无法上课。我犹豫了下,就定下来了。我想,看看到时能不能跟你把时间从下午调到早上,我们见面后我下午飞过去,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因为你早上可能在睡觉,起床会很困难。” 他已经很长时间上午睡觉,下午起床,这也是抑郁症的常见现象,所以,在我的咨询计划中有调整咨询时间的部分——当治疗联盟建立时,来访者愿意配合咨询调整作息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我们相视而笑。
 
  “所以,你好像知道我的犹豫和困难似的,就把时间调整过来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保证一周见一次了。”
 
  他又笑了。
 
  PS.
 
  我非常能理解家长面对青春期的孩子不说话时的抓狂与无助,但这也不是少年自己的意愿和故意作对。因为陷入困境的少年内心有着巨大的自卑、焦虑、恐慌,他们不知道怎么表达(所以变成转化为抑郁症、强迫症、休学等),这种状态下家长无法与他们沟通是非常正常的。
 
  呈现一段交流内容,希望能够让你们有一点点了解,在特殊的情况下,沟通需要极大的稳定、静心、耐心、技巧,当然,还有漫长的等待与真诚。
 
  在这段交流中,应用的技术主要是:此时此地+真诚。
 
  如实地表达当下的情况(比如困境:我不知道说什么),真诚地表达我的所思所想,我的担心与我的开心。
 
  看似技术,其实也不是技术,因为它已经融于我与大部分人的交流互动中。
 
上一篇:拉康心理:我要不要从事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这个职业
下一篇:武志红:职业枯竭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