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总感觉不到自己怎么办

  今天是我们的问答时间,我先来集中回答一类问题,这是我们专栏中最容易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用户简单:
 
  武老师,总感觉不到自己的梦想怎么办?
 
 
  用户飞翔的小丑:
 
  说到全然的接受自己内心的声音,可我现在内心中批评的声音冲破天际,自己的感受和内心的声音微弱到难以察觉,怎样才能排除那些批评带来的噪音,静静聆听真正的内心之声呢?冥想吗?感受身体吗?现在还是摸不着头脑。
 
  这真的是一个问题。首先我想起了《真自我带来身心合一》这篇文章中的案例,我在采访孙博时,她像是有读心术一样,我问她是如何判断的,她回答说:我不判断,只感觉。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用“头脑”去分析判断,只用“身体”或心灵直接去感觉。
 
  对孙博的这种状态,我羡慕不已,这种境界真是少有。我虽然在很多地方能尊重我的感觉,但离她的境界还是相差太远。
 
  同样的,我想很多基本上一直都在使用头脑的人,你们的确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那该怎么办?
 
  一个办法是去聆听自己微弱的感觉的声音,如聆听身体,聆听梦。
 
  还有一个可以使用的方法是,过于使用头脑的人,可以去注意那些被你视为严重的人格缺点的东西,它们常常正是你自己的声音。然后,可以试试在一段时间内,彻底允许自己去活出这些缺点来。
 
  例如严重的拖延症,这样的人会用头脑拼命批评自己的拖延,但却发现就是无济于事,因为这个“内在的批评者”常常就是内在的父母,而那个试图拖延的部分,就是“内在的小孩”在对抗。可以好好试试,在没有大的影响时,就给自己一段时间,彻底完全地拖延。
 
  这也是迪士尼策略的一种延伸。我们心中常常同时有几个矛盾的声音,同时出现在一个时空里,然后纠结在一起,谁都不能发挥作用,迪士尼是将梦想家、现实主义者和批评家分割开,我们也可以试试,将那些纠结的声音分割开,例如分别给批评者和拖延症一个空间。
 
  当然请记住,这样做时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将内在批评者给拿开了。
 
  本周问答
 
  用户辰星剧社马冲:
 
  梦想日和冥想结合,会不会产生意料之外的惊喜呢?天马行空的想象,与什么都不想的冥想,两组交叉练习,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
 
  武志红
 
  我觉得可以试试,听着是很棒的练习。
 
  依我的经验,冥想带来的世界之奇妙,远胜于梦想。我也在想,也许是那些彻底展开了梦想的人,反而可以更深地沉入到冥想的世界中。
 
  用户居安思危:
 
  老师在文章中提到:“全然地投入到自己的梦想中,现实层面的收获如钱权名利,都会像副产品一样自然而然涌来。而如果试图把它们变成主要目标,会感觉通向更大存在的通道被卡住了。”好像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越想达到一些目标往往事与愿违,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一定要有“使命感”么,可是使命感从何而来,真的是不求甚解?
 
  武志红
 
  我认为使命感不能强求,当一个人忠于自己内心时,使命感就会自然而来。
 
  所谓使命感,就是它貌似是由自己而来,但其实只是经由自己而来。
 
  法国精神分析大师拉康说,欲望着别人的欲望,意思是你以为你的欲望是你的,但其实都是欲望着别人的欲望,比如,欲望着父母的欲望,欲望着集体乃至人类的一些欲望。
 
  用户请输入昵称:
 
  武老师,依恋是我在和你的关系里放下了自恋,臣服是我在真相面前放下了自恋。这两种体验都需要放下自己的自恋,那么这两种体验是一样的吗?有什么不同呢?依恋是人的根本需求,这个好理解,为什么臣服也是人的根本需求呢?
 
  武志红
 
  依恋与我们讲的臣服很像,只是,依恋是把自己交给一个具体的人,而臣服是臣服于存在。它们很像,但臣服的范畴更大一些。依恋一个人可以,而如果是真臣服于一个具体的人,则容易出问题。具体的人和人之间,最好的关系是平等的。
 
  用户西瓜:
 
  我自身在有了觉知力之后,开始完全接纳自己,不再自我攻击,也不再害怕自己失控,无条件地爱自己之后,我之前的焦虑情绪得到了极大缓解。这种觉知和自我的容器让我变得有安全感,也有了些活力。我的问题是这种对自我的接纳带来的稳定性和对他人的依恋产生的安稳的感觉有区别吗?
 
  武志红
 
  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问题。
 
  你的自我接纳,也许是因为我们专栏一直强调而开始的。所以可以说,这最初仍然是发生在关系中,先是发生在我们的关系中,你把这个声音内化,变成了“自我接纳”。所以实际上,“自我”是一种关系。
 
  并且,目前我们这样的关系,还是太浅了,这样的理论会让你体验到自我接纳,然而,如果你能在一个超深度关系中,体验到关系带来的接纳,那会变得更深刻,甚至你会觉得,这两者简直不是一个东西,因为在量级上,相差太远。
 
  用户YJM:
 
  老师课中提到的“稳定的存在”一般都是指一种关系或者活的客体。我想问的是:这种稳定的存在,能不能是一种稳定的生活作息,或者某种习惯或稳定的某个空间呢?这种稳定的行为能不能给创造能力带来一种稳定感呢?尽管这种稳定感可能会弱一些。
 
  武志红
 
  这是可以的,我们可以给自己创造一个稳定的空间,然后在这个空间里让自己的活力流动。当然,它的确是远远不如一个稳定而有质量的关系。
 
  用户凡:
 
  聆听自己的感觉,尝试持续地表达和追求它们,让感觉的流动成为一种持续的存在。没有能让感觉流动的外在空间,会影响内在空间的改善吗?或者说仅仅凭内在空间的扩展能否带来改善外在空间的效果?
 
  武志红
 
  外在空间和内在空间,自然是可以相互影响,同时,又有相对独立性。
 
  一个好的外在空间,会让内在空间的流动变得非常简单而自然,而一个残酷的外在空间,会让人倾向于选择关闭自己。
 
  一个深入了内在空间的人,他的外在空间必然会相应地发生改变,虽然这需要时间。相信很多人体验过,当你的内在不一样后,你周围的世界逐渐,甚至立即就开始改变了。
 
  用户玥:
 
  我们首先要去学习维护孩子的感觉,孩子天然都在感觉流动之中,不要去频频攻击乃至切断,孩子就自动会保留住创造力。该睡觉的时候,孩子想玩,也让他玩吗?该吃饭的时间,孩子吃零食,也随他吗?在商店看到什么玩具都想买的时候,也满足吗?
 
  武志红
 
  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看看让孩子在某些时刻彻底自由时,会是什么样子。实际上,我们每个人自己也可以试试,如果你彻底自由,那会如何。
 
  首先,我相信每个人都会看到自己的理性存在。
 
  其次,我们会感觉到任何一个动力,真正寻求的是被看见,而不是彻底的为所欲为。
 
  再者,我个人认为,也许《天才向左疯子向右》这本书中讲的那种故事是可能的:一个人隔一段时间就会把自己关家中几天,这几天,完全信任自己的自发性,任何念头出现就去追随,结果到了最后,他的感官敏感度可能会拔到不可思议的高度。
 
  用户我是谁,我要去何方:
 
  老师,为什么"当内在感觉很难连续时,就会在头脑和思维的世界中寻找连续的感觉"? 怎样才能判断当下的感觉是内在的感觉而不是思维层面的感觉?
 
  武志红
 
  我觉得可能是“在头脑和思维的世界中寻找连续的感觉”这句话引起了歧义,我的意思是,因为感觉的水流,容易被切断的话,就会感受不到连续,而在《连续与断裂》这篇文章中我讲到过,连续仿佛是生,而断裂仿佛是死,所以人会抗拒断裂而去追求连续。当体验到感觉的水流是连续时,那最好;当体验不到时,人就会去追求思维的连续,思维的连续很容易发生,毕竟,绝大多数人的头脑都是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瞬间的空隙都难以发生。
 
  哪怕是只有瞬间,你的思维之流停了下来,这时你都会发现,原来在思维之流下面,藏着伟大的存在之流。这种体验,就像是一个瞬间的开悟体验。
 
  用户观风里表:
 
  会不会发生臣服于自己的情况呢?还是只是一种新的自恋?
 
  武志红
 
  这真是个好问题。
 
  不过,不知道你说的臣服于自己具体是什么。如果是臣服于头脑,那就是对头脑的自恋。如果是臣服于身体和潜意识,我觉得那就是直接进入到自我2的层面,这也就不叫自恋了。
 
上一篇:武志红:提升你的挫折商之学习与转化
下一篇:KnowYourself:谁不是一边想改变,一边不断回到过去|如何让彼此的关系重新开始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