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红:提升你的挫折商之学习与转化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提升你的挫折商”,今天是第三讲“学习与转化”。前两天的专栏内容中,我们接连讲了保罗·斯托茨关于挫折商的四个因子,分别是控制、延伸、归因和耐力,今天我想补充另一个因子——转化。

  我必须要先说明一下,这是在我和我做测量的助手一起设计关于挫折商的心理测量时,由她先提出的。在她看来,斯托茨说的挫折商所反映的是从挫折到超越,但斯托茨提出的四个因子中,好像没有哪个是反映这个过程的,所以她提出该加入一个因子——“学习力”。

  这是对前辈的一个冒犯,虽然我常常鼓励大家要敢于去冒犯权威,可当这位年轻的助手提出这个说法时,我还是一时难以接受。但我们仔细探讨之后,并且阅读了斯托茨关于挫折商测试的每一道题目,我的确觉得这位助手提出的加入“学习力”的设想是非常合理的。

  再继续探讨的时候,我们逐渐觉得,“学习”这个词也不够准确,更准确的术语应该是“转化”,就是将挫折转化成机遇。从表面上看起来,这个过程需要学习,但真正的过程是比学习更为深刻,要用转化这个词才能形容。

  我先来讲一个自己的故事吧。

  首先说明一下,这个故事来自我一篇传播很广的文章《如何一年圆北大梦》,文章讲的是我怎样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从全班第29名,成为第一名,然后考进了北京大学。如果你面临着高考,或者你家里有要中考、高考的孩子,我向你推荐我的这篇文章。

  今天我想对你讲的是其中一个最关键的片段。那是在离高考前三个月的一次模拟考试,我考了全班第19名,而此前一次模拟考,我也是考了第19名。但是,前一次出成绩我没有慌,因为在我重点投入的科目上,我都考了非常好的成绩,我知道自己的努力是有效果的。可这一次第19名,除了化学以外,其他科目都没考好。

  而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非常努力,应该是班里最勤奋的学生之一,可竟然考了这样一个成绩,这对我的打击非常大,绝对是一个大挫败。

  成绩发布下来的傍晚,我离开学校,到田野里去散步。麦田的不远处还有一条火车道,通常我们几个好友会在吃过晚饭后,一起出去散散步聊聊天,但那天太郁闷了,我想独自走走。

  一边走一边思考的时候,我逐渐发现事情不对,因为我的学习能力,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例如语文,该背的不该背的,我都背得滚瓜烂熟,像鲁迅文章的全文、唐诗宋词等等什么的,我的水平绝对是超出课程大纲的,可我语文考试成绩一般般;再比如数理化,只有解数学难题的能力,我不如那位被视为全班最聪明的我的同桌,而解物理和化学难题的能力,我应该都是最强的;最难以置信的是政治课,我简直把整本书都背下来了,可竟然不及格,简直太荒谬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的知识水平这么高,却考得这么差呢?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那条火车道边,有一列火车轰隆隆地从我旁边飞速开了过去,因为我思考得太过投入,一开始居然没听到它的声音,于是被吓了一大跳,而看着它飞奔而过的时候,我电闪雷鸣般地想到:火车质量再好,也只有在火车轨道上才能跑得快,在旁边的公路上,它就跑不动;知识掌握得再好,也只有走上考试轨道才能取得好成绩。

  有了这个领悟后,我果断决定,除了英语外,其他各科都停止这种重复学习。我相信除了英语,其他科目的知识,我已经掌握得非常非常好了。接下来,我要思考的是怎样才能在每一科上走上它的“考试轨道”。

  那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都写日记,内容几乎全是思考该怎么考试,并且一旦想到方法就立即自己做模拟题进行检测,发现不对就立即调整。

  好像差不多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我对每个科目该怎么考试都有了很多思考,大大小小的考试方法,我找到了足足有几十条。再接下来,我用我想到的考试方法,把每一科的知识点都梳理了一遍。

  这种工作的效果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在离高考还有19天的最后一次模拟考试中,我的语文、政治和生物都考了全年级第一名,总成绩列全班第一,而这是我高中三年第一次进入全班前十名。

  高考时,我的成绩还是全班第一,就此考上了北京大学。

  这些考试方法中,有很多小的考试技巧,也有一个关键的考试原则,那就是站在考官的角度看考试。

  之所以能形成这个原则,是因为我观察自己时发现,我对想象中的考官充满了敌意,我觉得考官是故意来为难我的。

  还有一定的现实性,当时我作为理科生,要考七门课程,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政治课的多项选择题,简直就像是故意为难人,占了约三分之一的分数,而每一道题的选择,你选多了没分,选少了也没分,我之前那次没及格,就是因为多项选择题丢了太多分数。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考官为什么这么出题呢?思考中,我脑海里突然跳出一句话:“不要站在学生的角度上看考试,要站在考官的角度上看考试”。

  有了这个意识后,我再重新看每一个知识点,都会想如果我是出题人,该怎么出题,特别是政治多项选择题,最后达到了一种“变态”的境界。我能够感受到出题人是严格还是宽松,从而决定在做选择题时标准严格些还是宽松点。

  这个意识也让我形成了一些具体的考试技巧,例如政治论述题,老师教的考试技巧是尽可能多写,多涵盖知识点。但是我一站在考官角度上,就想到哪个考官愿意读这种答案呢,我断定老师教的是一种普通的考试技巧,针对的是那些没掌握好知识的学生,而更高级的考试技巧是用清晰的逻辑结构、简练的语言把论述题的答案写成一篇篇小作文,让考官读起来感到舒服。

  这收到了奇效。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我的政治科目足足提高了30多分,并且是我所在的省重点高中第一名,高考时是第二名。要知道,我三个月前的分数还是不及格。

  这个故事,呈现了我在考试方面的高挫折商,虽然有了很大挫败,可我还有一定的控制感,同时没有污染发生,而且做了正确归因——“我的知识没问题,我主要是不会考试”,然后有了耐力,最终战胜了挫败。特别是,这次挫败直接让我形成了“考试轨道论”,所以实际上,我是有了一个巨大的转化发生。

  那么,这个转化是如何发生的呢? 我在重新思考我的这个故事时想到,这个转化中是有这样一个逻辑结构的:

  1. 我有一个有一定容量和韧劲的自我;

  2. 一个挫败入侵我的自我,这个挫败对于我而言,就是死能量;

  3. 我的自我有面临着瓦解的危险,也就是自我有被这个死能量给污染,以至于杀死的危险;

  4. 我没有排斥这股死能量,反而吸纳进来,然后用我的自我1和自我2,去消化这股死能量;

  5. 我的自我1和自我2兜住了这股能量,并且,因为有了智慧发生,这股死能量转变成了生能量;

  6. 我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这像是在驯服一匹野马的过程,要么我被野马击败甚至杀死,要么我驯服了野马,最终可以使用它的这股能量,甚至达到人马合一的境界。

  也许,大多数从挫败到强大的过程,都有这样一个基本逻辑:一股被你的自我感知为死能量的挫败感袭来,你正视它,吸纳它,容纳它,消化它,最终把它转变成可以被你的自我所掌控的生能量。

  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智慧是看得见的,并且它像是发生在自我1的层面之中,但其实自我2作为一个容器的坚韧度更为关键,因为你的智慧要在自我2不瓦解的状态下才能发挥作用。

  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做“杀不死你的,让你更强大”,你是否也有类似的故事呢?那里面有各种细致的心理过程发生,例如你是如何保护你的自我,你关键的智慧又是如何发生的?欢迎你将自己的故事分享在留言区。

  今日得到

  我总结的考试方法中有一个关键原则:“站在考官的角度看考试”。

  转化的过程,也就是从挫败到强大的过程,都有这样一个基本逻辑:一股被你的自我感知为死能量的挫败感袭来,你正视它、吸纳它、容纳它、消化它,最终把它转变成可以被你的自我所掌控的生能量。这就是高挫折商的体现。

  转化的过程中智慧是看得见的,虽然它像是发生在自我1的层面,但其实自我2作为一个容器的坚韧度更为关键,因为你的智慧要在自我2不瓦解的状态下才能发挥作用。

上一篇:武志红:提升你的挫折商之延伸与耐力
下一篇:武志红:总感觉不到自己怎么办
隐藏边栏